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流浪儿得国军少将收养 文革划清界限批斗养父

2013年06月22日 11:18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傅靖生

核心提示:建委和街委会红卫兵围了一圈,爸爸,妈妈低头站在人群中间。大家一阵口号过后,接着就是我在愤怒,我挥动蓝裤衩,揭发他们保留了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录,里面不是侵华日军的头目,就是国民党的反动军阀,这是幻想着蒋介石反攻大陆!然后,郑重地宣布和他们断绝父子关系。

本文摘自:《经济观察报》2013年03月18日第49版,作者:傅靖生,原题为:《我斗了我爸》

我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现代中国人呱呱坠地后大多会有三次庄严,第一次是九岁,在五星红旗下戴红领巾。至于什么是主义?似懂非懂,好玩而已。

第二次是少年,面对团旗宣示:“为解放全世界2/3的被压迫、被剥削的劳苦大众将革命进行到底,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一次,意味着灵魂像石膏流进了胶模,定型了。

我在山东省实验中学,因为品学兼优,任少先队大队长,不满十五岁就入了团。一路走来,一路优秀。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我是团总支宣委。到了电影学院,自然成了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兼院火炬报主编。

现在,我冲刺第三次庄严,加入中国共产党,在1964秋,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

我怀着赤子之心向党写了申请书,坦诚地说明自己出身:生父是国军将领,四九年逃往台湾。在我沦落街头的时候,现在的爸爸收养了我。从此,我心有奋斗目标,行动则以雷锋为坐标,每天都狠斗私字一闪念,并且,一周递交一次思想汇报。

很快,摄影系党支部书记W找我谈话说:你和党越来越近了,要好好努力啊!你很有希望。学雷锋做好事,只停留在表面上,雷锋的本质是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书记的话具体体现党的领导,让我感到心里真温暖,深深鼓舞着我。不管要做什么,先看毛主席怎么说,我再怎样做。

老子反动儿混蛋

电影学院在新街口外大街25号,是完整的苏式花园建筑。贯彻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号召,最有效的莫过于直观教育,现在的大课是斗争反动学生。

大礼堂全校师生群情激奋,高喊:打倒反动学生郭宝昌,吴天忍,刘文田!郭宝昌的主要“罪行”是散布资产阶级糜烂的生活方式,他虽然是被收养的,但是成长为同仁堂的继承人,所有言行就都打上阶级斗争的烙印。领导宣布决定后,念念不忘阶级斗争的口号此起彼伏,公安干警将三人押下讲台。这位日后的大导演被强弯着的身影消失在大门的逆光中,前往南口农场。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1970年 公安六条 SYZ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