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初期的延安边区保卫工作
2010年07月19日 19:48 《文史春秋》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陕北的延安是中共中央驻地,也是八路军后方大本营,朝朝暮暮,风晨月夕,宝塔山下,延水河边,时时传出雄壮的抗日歌声,被迫实行联共抗日的国民党政府还在延安城里保持一些机构,街上一些建筑物门口挂着“肤施(延安旧称)县党部”,“肤施县政府”等牌子,邮局等部门也由他们控制,敌我阵营分明,中统,军统也在延安设了秘密据点,时不时搞些反共活动。

本文摘自《文史春秋》2007年第4期,作者:张家胜 剑萍,原题:《抗战初期延安反特战线的生死较量》

(一)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陕北的延安是中共中央驻地,也是八路军后方大本营,朝朝暮暮,风晨月夕,宝塔山下,延水河边,时时传出雄壮的抗日歌声,被迫实行联共抗日的国民党政府还在延安城里保持一些机构,街上一些建筑物门口挂着“肤施(延安旧称)县党部”,“肤施县政府”等牌子,邮局等部门也由他们控制,敌我阵营分明,中统,军统也在延安设了秘密据点,时不时搞些反共活动。

1937年秋,陕甘宁边区保卫处在延安军民的大力协助下,破获了一起敌特案,逮捕了以宝塔山下一古寺住持僧人超尘(俗名孟知荃)为首的中统小组的多数成员,保卫处长周兴亲自主持了审讯工作。

案情似乎并不复杂:超尘早年在南京读过佛学院,1930年加入中统,接受过射击,爆破等专业训练,几年后奉令潜回家乡延安,在清凉寺为僧,超尘身材魁梧,贪淫好色,因不守清规而被逐出山门,但他有后台,1936年经国民党县长马濯江出面协调做工作,超尘被安排到宝塔山(又称清凉山)背后一古寺中当起住持,红军进入延安后,超尘指挥手下的一伙特务造谣言,搞破坏,利用暗藏的电台不定期地向西安中统站发密码电报,送去我党政军情报,引起边区保卫处的注意,及时实行监视,并向中央情报部负责人李克农作了汇报,超尘过高估计了自己的能耐,继续搞特务活动,仗恃腰包里有的是钱,他与众多有些姿色的青年妇女保持通奸关系,大晴天,超尘常坐在宝塔山上一岩石边吸烟和品茶,若发现山下某农家晒红丝绸面被子(这是约定的暗号,表示男主人已外出,夜晚不会在家),他就在晚上摸下山去与那家妇人私通。

正因为超尘不知收敛,在延安百姓中民愤很大,他被捕后对自己的恶行劣迹和特务活动供认不讳,请求免其一死,最好将自己交给国民党方面,由高仲谦县长处置,但他的请求被否定了,几个月后他被处决,他部下的几个特务有的因有血债在身被公审后处决,有的被判处有期徒刑,此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一起敌特案被破获后,延安古城暂时平静了几个月,但若将这一起案子比之不久后发生的触目惊心的敌特大案,那就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了,但由于种种原因,此大案长时间以来都鲜为人知……

(二)

1938年4月,延安城外东郊公路上尘土飞扬,从西安方向驶来两辆军用卡车,在哨卡上受到边区守卫部队和民兵的检查,司机和同车的上校军官均出示了特别通行证,并表示他们是奉胡宗南司令之令护送肖致平教授,刘永川教授二位名流来延安参观访问的,那军官完成了任务后,即傲气十足地与八路军官兵和民兵挥挥手,转身上车,绝尘而去,肖致平教授很激愤反感,指着驶远的军车骂了一通;刘永川教授则保持儒雅的风度,与检查人员客气了几句。

随同二位教授访问延安的还有一位英俊青年,名叫沈辉,长着一张国字脸,双眼很有神,身材中等略高,穿着朴素的卡其布中山装和已补过的半旧牛皮鞋,仪容整洁,神态谦和,他名义上是肖教授的私人助手,显得学生味十足。

肖教授向骑毛驴前来迎接的陕甘宁边区教育部长徐特立,陕北公学负责人吴玉章等人介绍:自己和刘永川教授原先在北平燕京大学执教,教授社会学,北平沦陷前他和刘教授,陈源教授等同事南下去武汉,在武大执教才几个月,战火又燃向这个华中重镇,他们只好联袂西行入川,他在重庆中央大学开课,这回访问延安是希望增加对八路军和共产党的了解,进而以亲历亲闻来驳斥重庆国民党方面的反共宣传。

实际上像肖致平这样的教授在当时并不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但他是较早要求参观访问延安的高级知识分子,故而他与刘教授都受到很高的礼遇,到了延安后,他们被安排住在杨家岭中央招待所的窑洞里,天天有热水供应,有警卫分班保护,伙食也远远好于延安的党军政干部,抗战初的延安,天天能吃上猪肉,白面馍馍和白菜,萝卜,豆腐等菜肴是非常之不易的,连日来,肖教授等3人参观了陕北公学,鲁迅艺院,抗日军政大学等学校,还观看了留守部队的操练,射击等项目,他们还荣幸地受到毛主席,周恩来副主席,朱德总司令,张闻天等领导同志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沈辉表现得很谦恭温顺,总是少言寡语,与二位教授保持着无形的距离,他看八路军演练时很认真,还主动上球场和八路军官兵打篮球,很投入,傍晚,在流萤闪亮的延水河边漫步时,这个沈辉倾听着《黄河谣》,《延安颂》等歌声时,竟然潸然泪下,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唱起来……

30天很快就过去了,肖致平,刘永川二位教授恋恋不舍地向东道主提出告辞,说如不及时回西安,将招致破例为他们提供帮助的胡宗南将军的不满,而胡一向是以既抗日又反共而著称的,不想沈辉却坚决不肯走了,要求留在延安就地参加革命,他向有关方面表示:当初正是出于想投奔延安,才中止在“中大”的学业,主动要求给与他父亲是世交的肖教授当随员的。

边区保卫处按照规定对沈辉实行严格的政审,周兴处长与他两次谈话,试图发现什么破绽,当年延安处于胡宗南20万装备精良的大军包围之下,为防范国民党特务的渗透破坏,对进入陕甘宁边区的人员一律实行政审与调查,且大多行之有效,据沈辉自我介绍,他是河南息县人,在家乡读完中学,1936年考入开封师专,抗战爆发后南下入川,经肖致平教授相助,以同等学力进入重庆北碚的,由南京内迁来的中央大学一年级就读……

保卫处结束了对沈辉的政审后,周兴出于搞政保工作的强烈责任心,又请重庆我党组织进一步协助调查沈辉在“中大”的情况,应当说是够慎重的了,在重庆那边信息未反馈回来之前,沈辉被安排在边区政府教育部普教科当临时性的助理员,暂不定编制。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家胜 剑萍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