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中被淡忘的关键人物黎天才
2010年07月19日 16:10 《抗日战争研究》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他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就是一个共产党的活动分子。张作霖曾经要杀他。张学良见他聪明,能写文章,就留下来,做他的私人秘书。黎天才投降了张学良以后,改变了思想没有,外人不得而知,不过在张学良任行营主任时,黎天才的一个属员(指潘文郁,见本文第三部分,引者)是共产党,泄漏了军机枪决的。从这件事上看起来,黎天才还是和共产党有往来,仍旧替共产党做工作,是无疑的。只因张学良很服从蒋委员长,黎天才还是不敢怂恿张学良赤化。到了陕北以后,黎天才一定看透了张学良的隐衷,乘机进言,张学良就上了他的圈套了,这或许是这次叛变原因之一。

本文摘自:《抗日战争研究》2000年03期,作者:罗建,原题《西安事变中被淡忘的关键人物黎天才》

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时,身边有一位叫黎天才的人物,曾十分引人注目,但至今却似乎已被淡忘。

一黎天才引人注目的原因

最早注意到西安事变中有黎天才在起作用,可溯至1936年。蒋介石被扣西安尚未释放,当时的上海《新闻报》就连日刊登文章,点出了张学良身边的黎天才,并往事变的起因上挂疑:

他(指张学良——引者注)所信任的黎天才,本来是共产党徒,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就是一个共产党的活动分子。张作霖曾经要杀他。张学良见他聪明,能写文章,就留下来,做他的私人秘书。黎天才投降了张学良以后,改变了思想没有,外人不得而知,不过在张学良任行营主任时,黎天才的一个属员(指潘文郁,见本文第三部分,引者)是共产党,泄漏了军机枪决的。从这件事上看起来,黎天才还是和共产党有往来,仍旧替共产党做工作,是无疑的。只因张学良很服从蒋委员长,黎天才还是不敢怂恿张学良赤化。到了陕北以后,黎天才一定看透了张学良的隐衷,乘机进言,张学良就上了他的圈套了,这或许是这次叛变原因之一。

从上述文字可以看出,黎天才受到注意,不仅是因为他当时任西北“剿总”政训处的少将副处长,职位颇显,更是因为他“本是共产党徒”,又“还是和共产党有往来”。

而更早注意到张学良的左右有前共产党人渗透的,还是中共领导人和中共特科。1936年4月9日夜间,周恩来在延安秘密会见了张学良,后又听取李克农、刘鼎汇报了东北军的相关情报,随即于4月11日向中央发出报告,说到张学良“言他的左右有一些研究法西斯主义的人,其中有几个共产党人(脱离党的叛徒)”。这里所提到的那“几个共产党人”,显然是指黎天才等,因为能称得上是张学良的“左右”且是“脱离党的叛徒”者,只有黎天才为首的一批前共产党人,他们大多是被中共六届四中中央开除的反对派“中央非常委员会”(以下简称“非委”)的重要成员。直到今日,当年在东北军中工作过的老共产党人提起黎天才时,脱口而出的还是“叛徒”。

事变后期,蒋介石也注意到了黎天才的特殊作用,故而在扣押了张学良之后,随即扣押了来探望张氏的黎天才。戴笠曾就扣押黎天才之举做过解释,“天才兄恢复自由……一时尚不能办到”,“主要原因”乃“最高当局”怀疑西安事变的发生,黎天才“颇有暗中鼓动之嫌”。不久,蒋发表了《西安半月记》,开篇“痛切诫斥”的第一人又是黎天才:

十二月十一日

早起在院中散步,见骊山上有二人,向余对立者约十分钟,心颇异之。及回厅前,望见西安至临潼道上,有军用汽车多辆向东行进,以其时已届余每日治事之时间,即入室办公,未暇深究。黎天才等忽来求见,事前未约定,殊觉突兀。黎谈话时,对剿匪方针表示怀疑,与汉卿昨日所言者如出一辙;知其受毒已深,痛切诫斥之。是晚招张、杨、于与各将领来行辕会餐,商议进剿计划。杨、于均未到。询之张汉卿,则知彼亦于今晚宴来陕之中央军政长官,杨、于先在西安招待,俟此间餐毕,将邀诸人同往也。汉卿今日形色匆遽,精神恍惚,余甚以为异。殆以彼昨来见时受余责斥,因而不快欤?或彼已闻余训责黎天才之言而不安欤?临睡思之,终不明其故。以时迟,亦遂置之。

此后的十余年间,蒋介石的那部“日记”被选入民国的中小学生读本,黎天才几乎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国民党退踞台湾后,蒋介石明说了西安事件确与共产党无关系,岛上的、海外的史学界才“放松”了留在大陆的黎天才;而大陆一方,则因黎天才的特殊经历与叛徒身份,每每在论及兵谏起因时便回避和淡化之。时至今日,一度名声显扬的黎天才的名字,在一般的民国人物词典里是很难找见了,仅在某些文著中偶被提及;黎天才和少帅的关系,当年在“兵谏”中黎起何作用,也是鲜有论述;至于黎天才与共产党组织的隐秘关系,更是讳莫深焉,甚至其家乡的有关部门都不知其人其事。

距西安事变已近60年之时,黎天才终于被史界重新关注了。王效挺、黄文一主编的《战斗在北大的共产党人》里,对黎天才(李渤海)有短短数百字的介绍。1994年,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史建霞女士以《李渤海》为题,作黎天才小传,自启蒙入塾到蒙冤瘐死,介绍了这位传奇人物的一生波折。最能引起人们注意的,对黎人才其人加以关注并发表了独到见解的,是西安事变研究学者张魁堂先生。90年代初,张先生曾认为“在张学良身边,黎天才是唯一主张造蒋介石反的人”,此说载于他临终前的最后一篇论文中,距西安事变已近60年。以张先生的一贯慎言,如此评价一位前共产党人,乃基于多年的研究:张先生接触并研究过未公开发表的《黎天才自传》及50年代黎被关押于上海公安局时的交代材料,注意到他的前共产党人身份,以及黎和其他的前共产党人辅导张学良学习共产主义理论等举动;张先生专访过罗章龙先生,并曾与旅居海外的李希逸先生取得联系。罗先生是历史上著名的前共产党人,当年事变爆发时,他早巳易名罗仲言,在开封的河南大学任教。虽然迄今为止,并未有任何公开资料提及他同西北发生的事件有何牵涉,但罗先生与黎天才早在20年代初作为北大校友就相交颇深,在领导工人运动时也有过成功的配合,《黎天才自传》中又特别提到曾把罗作为马列主义学者推荐给张学良,张魁堂拜访罗章龙显然与这些线索有关。李希逸也是一位老资格的前共产党人,与黎天才的关系可溯至20年代中,同为中共北方组织重要人物,李希逸被奉系拘捕入狱,恰是经黎天才手释放,西安兵变之时,李早已进入东北军机要,与黎天才合作有时。张先生与李希逸联系,不仅因为李亦为西安事变的亲历者、见证人,他的前共产党人身份及与黎天才不一般的关系显然是更值得追索的。张魁堂先生似乎已经注意到了应该从前共产党人的角度对黎天才进行新的审视。不幸的是,1994年底张先生匆匆离世,给西安事变的研究、黎天才的研究都留下了遗憾。

<<上一页 1 2 3 ... 5 6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罗建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