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黑九月事件与巴以冲突
2010年06月02日 19:20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单独进行的刺杀行动外,“摩萨德”还于1973年4月9日夜与以色列国防军特种部队“总参谋部侦查营”的突击小分队联合发动了一次代号为“青春之泉行动”的最大胆、最肆无忌惮的军事行动。“总参谋部侦查营”负责人、后来担任以色列总理的埃胡德·巴拉克男扮女装指挥了这次行动。突袭队远途奔袭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攻击了位于市中心的巴解组织总部办公楼和一幢4层公寓楼,打死了被以色列认为很深地卷入了黑九月事件的“法塔赫”组织的三个重量级人物——巴解组织第三号人物,专门负责“法塔赫”和“黑九月”之间联络工作的阿布-尤素福、公共关系负责人兼巴解组织发言人卡马勒·纳塞尔,以及负责在以色列占领区搞破坏活动的凯马勒·阿德万。同时,一只伞兵旅小分队攻击了“人阵”总部大楼并将其夷为平地,另一支伞兵旅小分队袭击了附近的军火制造厂和燃料仓库。攻击行动打死了100多名巴勒斯坦人。对贝鲁特的袭击完成了“上帝之怒行动”最广泛的目标之一——用恐怖手段对付他们的领导人,并迫使巴勒斯坦游击队转入防御。

“摩萨德”一直没有放松对头号暗杀目标哈桑·萨利迈的追踪。虽然1973年以色列特工在挪威误杀他人引得国际舆论一片谴责,但是以色列并没有停止刺杀活动。1979年初终于在贝鲁特用汽车炸弹将他刺杀。随着红色王子的死亡,以色列报复行动结束。而参与制造慕尼黑惨案并被释放的三名恐怖分子虽然一直隐瞒身份四处躲藏,也有两人没能逃脱被刺杀的命运。

至此,历时9载的“上帝之怒行动”结束,以色列刺杀了绝大多数它认为与“黑九月”有关的恐怖分子,而且还错杀了无辜者。

其次,“黑九月”进行了反报复,恐怖活动日益升级。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包括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在内的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之间出现了长期对峙和冲突的局面。多次战争阿拉伯人都没有占到便宜,阿拉伯人与以色列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慕尼黑惨案是对以色列人的一次沉重打击,产生了巨大的政治轰动效应。不仅整个阿拉伯世界兴高采烈,“黑九月”分子更是深受鼓舞。而以色列发动的“上帝之怒行动”,使“黑九月”更加频繁地进行针对以色列人的反报复恐怖活动。

慕尼黑惨案后10天内,巴勒斯坦人就发出了51封炸弹信件,并炸死了以色列驻英国使馆农业参赞沙苏里。10月29日,两名“黑九月”分子劫持了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机,以13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性命为要挟,迫使德国释放了参与慕尼黑惨案的3名恐怖分子。1972年12月28日,“黑九月”特工袭击了以色列驻泰国大使馆,绑架了包括以色列驻柬埔寨大使等在内的6名外交官。由于埃及大使的斡旋,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进入1973年,“黑九月”进行了更加疯狂的报复行动。1月15日,“黑九月”分子利用梅厄总理到梵蒂冈与罗马教皇会晤的机会,准备在罗马机场袭击梅厄的专机,但在专机降落前几分钟被以色列特工所挫败。1月23日,“黑九月”分子刺杀了“摩萨德”在欧洲的负责人巴鲁·科恩。3月1日,“黑九月”的一个小组袭击了沙特阿拉伯驻苏丹大使馆,目的在于促使美国对其盟友以色列施加压力。由于没能达到所提出的释放恐怖分子的目的,他们残忍地杀害了美国驻苏丹大使克莱奥·诺埃尔。4月,“黑九月”杀手在罗马杀死了一名被怀疑是以色列特工的意大利人。为了给“青春之泉行动”中被以色列特种部队打死的三个同事报仇,在萨利迈的命令下,两名自称“第七自杀小队”组织的枪手于8月5日在雅典机场候机大厅用冲锋枪向乘客狂射,并投掷手榴弹,造成4人死亡,55人受伤。两名枪手认为他们杀害的都是以色列人,但实际上这些人主要是美国人。

3黑九月事件是现代奥运会历史上最惨痛的事件,是巴以冲突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也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事件。透过黑九月事件所引起的以色列的报复以及巴勒斯坦人的反报复这样一种以暴制暴、以恐怖对恐怖的恶性循环,我们可以从中得出一些启示。

首先,黑九月事件是对奥林匹克宗旨的悖逆,它无助于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

奥运会是和平盛会,“目的在于通过开展与奥林匹克主义及其价值相一致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和平而更加美好的世界做出贡献”[12](P10)。正因如此,世界各国对参加奥运会十分重视,各国运动员和教练员大都是怀着增进友谊的目的参加慕尼黑奥运会的。如被杀害的以色列击剑教练安德烈·斯皮策在遇刺前几天曾经说过:“奥林匹克理想就是你会忘记你们属于两个民族或者两个交战的国家,你们能够因为体育而走到一起,并通过体育发现各自拥有的好的东西。”[8](P202)在慕尼黑奥运会期间,他曾与几个约旦运动员愉快握手。但是,“黑九月”分子为引起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问题的关注,竟然采用了在奥运村绑架甚至杀害手无寸铁的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方式。试想一下,即使在古代奥运会举行期间,还有“神圣休战”的规则:任何城邦在奥运会时向另一个城邦发动进攻,都会受到所有国家的联合惩罚。“‘黑九月’分子不仅仅是谋杀了11个运动员……而且谋杀了奥林匹克梦想。”[8](P202)这种行为不仅违背了战争的惯例,也违背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因而遭到了国际舆论的普遍谴责。它不仅污染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和平气氛,使奥运会比赛被迫中断(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且无助于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

其次,黑九月事件一定程度上达到了事件制造者的目的,但是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促使巴解组织采取军事和外交并重的方式解决巴以冲突。

恐怖主义曾经被人比喻为“一个用扩大的声音对观众说话的努力”[10](P170)。如果就纯粹宣传来衡量,黑九月事件在提高巴勒斯坦问题的国际重要性上取得了成功。阿布·伊亚德声称:“世界舆论被迫关注巴勒斯坦剧目,巴勒斯坦人民在一个将他们排除在外的国际集会上显示了自己的存在。”[8](P206)贝鲁特一份报纸指出:“奥运会比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更能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关注。从纯粹宣传角度看,选择奥运会是100%的成功。如同把巴勒斯坦的名字喷涂在了一座大山上,从地球的各个角落都能看见它。”[8](P206—207)美国恐怖问题权威布鲁斯·霍夫曼也说:“以恐怖手段将一个事业从鲜为人知提升到众所周知的例子……毫无疑问要首推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杀害11个以色列运动员。”[13](P11)在慕尼黑事件前,国际社会并不多么重视巴勒斯坦问题。但是,全世界亿万观众通过电视看到了血腥的残杀过程和恐怖场面,他们认识到巴勒斯坦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认真对待的时候了。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赵文亮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