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讲述:1966—— 邢台大地震(一)
2010年04月20日 18:25 cctv 】 【打印共有评论0

马栏村袁贵格(70岁)

地震那会儿听着呼啦呼啦,呼啦,我说坏了,地震了,也不知道是个啥碰的,把这儿碰了个窟窿,这个窟窿流血啦,手上那血成了血蛋,后来我拿个啥东西捂到头上了,我这还有一个疤。

现在大难不死的老夫老妻睡在一个用角铁制作的防震床上,防震床顶上有铁架支撑的护板,可以挡住塌下来的房梁,虽然铁架上锈迹斑斑,但40年来他们睡在这张床上才稍感安全,这种防震床现在邢台地区还有许多。

马兰村的袁桂锁在那次大地震中失去了包括大女儿在内的6位亲人,后来他成了一位地震测报员。

马栏村袁桂锁:

睡了不大一会儿,那屋子叽喱咣当叽喱咣当来回晃得非常利害,我就说毁了,我就喊小孩妈妈,我说地震了,她当时就说怕啥,地震好年景,怕啥,当时地震知识不多,都说地震好年景,就在这时我说不行,这是大地震,我就往起一爬,就跳到屋里地下去,往里一看,屋里挺明亮,那整个屋顶都飞起来,我说毁啦,坏事了,我就往里一咕碌,那大屋梁子哐一下就下来了,就把我压在大梁底下了。

袁桂锁后来被别人救了出来,但他的女儿却被埋葬于倒塌的房子下。

大震过后,县里立即派出干部职工下乡救灾,胡宝海就是其中之一。

原邢台地震办公室主任:胡宝海

到村里一看,房子全部倒平,人们老年人和小孩子蒙着被子坐在院里,有的流血,人们也不会哭,孩子门也不会哭,人们处于一种天要塌了的那种感觉。

天塌地陷的大地震还使平坦的大地裂开了一道道大缝。

滏阳河堤上裂开的大缝,又宽又深,长达数百米。这些地缝一张一合有的延伸到村民的房屋里,甚至把落入其中的人挤死。

原白家寨公社书记杨世英 :

在那(马栏村)村里一个大裂缝,裂缝有一米多宽,我从那裂缝看里边,黑糊糊的,看不到底,裂缝还挤死个人,挤死那个叫段全科。

马栏村村民段全印眼见弟弟落入地缝而亡。

段全印(75岁)

地震那阵咚咚咚乱响,他(弟弟段全科)从炕上下来,地上有大缝子,他一下落到大缝子里头了,要不是地缝还出来了,光扶那桌子还能出来,那地缝呼扇呼扇地宽得不行,他在那屋里我看一下掉缝里出不来了,挤死了,对的(地缝)来回一挤一挤,那缝大的要不是就出来了。

大震过后,除了这些令人恐怖的裂缝,地上还多处喷水冒沙,形成一个个喷泉和沙丘。

邢台地震局原办公室主任:胡宝海:

麦田里面冒着黑水,都是地下的黑污泥水冒着黄沙,好像蚂蚁窝一样窜出来,像马栏村,它那村冒出的沙能够整个村建房都没用完,说这沙多的,在麦地里你看吧,到处是沙堆。

农民脚下的土地改变了模样。

千百年来这一向养育了人们的大平原到底是怎么了?面对着一片废墟人们感到极度困惑和迷茫。

在北京城的北部有一座地坛,建于明朝永乐年间。

中国古代认为天圆地方,因此地坛是四方形。两层四方的土坛摞在一起,共八个角,应是四平八稳之意。

过去皇帝每年到此祭拜,祈求江山永固,四海升平,然而,我国本身就处于地震高发地区,因此,千百年来,地震就没有断过。

过去当地震发生时历朝地方官员也会给皇帝呈报的灾情的奏折,这些奏折详细记载了地震受灾的情况。

对此,皇帝一般是无可奈何,朱笔御批,知道了,毕竟地震并不常见,因此,人们对地震不甚了解,也不太重视,

地球物理研究所高工:张少泉

地震活动有一个特点,一段活跃,一段平静,解放以后一个阶段,地震基本集中在西部,特别是西藏地区。

1950年和51年我国西藏察隅和当雄地区各发生一次强烈地震,因地处偏远,影响不大,

而1966年的这次邢台地震不一样,基本上启动了东部地区地震拉开了序幕,特别是这次地震的形势发展往北走,1966年邢台,1967年河间(地震)1969年渤海湾(地震)等等,一直逼向北京,所以由于地震(发生)的特殊位置,使得全国的老百姓对地震有了认识,可以说是一次地震知识的大普及,

那么这次地震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邢台地震局办公室主任:胡宝海

因为人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闹不清是怎么回事,这房子突然倒塌,人被砸死的砸伤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