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人心中的传奇英雄:李玉林飞车进京报灾
2010年04月20日 20:09 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明天是唐山大地震30周年。30年前的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秒,唐山发生了举世震惊的7.8级强烈地震,震中烈度高达11度,百年城市毁于一旦。地震造成24.2万多人死亡,16.4万多人重伤,7200多个家庭全家震亡,4204人成为孤儿。灾情之重,损失之巨,举世罕见。西方媒体曾预言唐山从地球上“抹掉”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唐山大地震”现在已成为一段悲恸的历史。 这场灾难,究竟留给今天的人们多少清晰的图像、难忘的瞬间、沉重的警示和震撼人心的细节?其实这一切都深藏在唐山人的内心深处,深藏在唐山每一个市民的回忆里……

题记

十秒钟。山崩地裂,房塌屋倒,失亲丧友,死伤枕藉,鸡鸭虫鱼齐喑,四野一片死寂。

悼逝者。或情侣被困险地,自绝生路,全爱人之生,可怜墟中骨,犹是梦里人。或父母舍身救雏,以己之死,求血脉之存,黄泉路万里,亲情遗人间。或殒命沉睡之中,悄然辞世,无片言只语,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伤生者。引三江之水,难浇胸中块垒,聚六州之铁,难消心头遗恨。可堪回首,睹物思伊人,物是人已非,再婚之夜,竟作向隅之泣,叹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余悸难除,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绿荫深处,知是何人之冢,竟中夜反侧,寤寐不安。

感救援。以血肉筋骨之躯,竟拔山扛鼎之功。铁血战士,云集危城,断壁残垣下,刨出无数奄奄一息之人;南粤义士,惠泽蓟北,废池乔木边,挽回几多危在旦夕之命。

三十年。未吟《黍离》之悲,不作《芜城》之赋。十年重建,十年振兴,十年发展。昨日之日不可追,今日之日须臾期。愿唐山再造之丰功,可告慰冤魂于地下。是为记。(苏宁)

30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改变着千千万万唐山人的生命轨迹。李玉林,一个原本平凡的矿工,当年那段飞车进京报灾的事迹使他成了唐山人心中的传奇英雄。

李玉林,1935年生,河北唐山人,1950年参军,1959年转业到开滦唐山矿。历任矿机关党支部副书记、矿工会副主席、矿党委副书记。1994年退休。地震中他失去了包括父母、大儿子在内的8位亲人。今天,这位71岁的老人住在唐山抗震纪念碑东侧的普通居民楼里,过着平凡的日子。“你已是第93位采访我的记者了。”这是老人家开门时说的第一句话。

只穿内裤飞车奔赴中南海

依靠在副总理怀抱中痛哭

记者:地震发生时,你是怎么逃过劫难的?

李玉林:家里的两个大衣柜顶住了塌下来的房顶,我和老伴都受了点伤,不过还好,没事,只是在姥姥家睡觉的大儿子死在那儿了……后来,我拉着老伴和小儿子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当时我决定到矿上去,大约400米左右,井下有2000个人。我是工会副主席,我有责任去矿里。

记者:这400米的路上你看到什么情景?

李玉林:路已经看不到了,我只能沿着通向矿山的铁路走。铁轨都成“S”形了,还有的铁轨拱起2米多高。人都没了,那个静呀,静得可怕,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什么虫、鸟,什么声响都没有。

记者:那种情况下,你怎么想到去北京的?

李玉林:当时我想找矿领导、市领导,但我看到矿办公楼、局党委大院都成废墟了,市委大院损坏得很严重,整个唐山的国家机器似乎停摆了。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唐山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地震,党中央、毛主席知道了吗?只有他们才能救唐山,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记者:北京,去得了吗?

李玉林:说来也巧,当时救护队司机崔志亮恰好开一辆救护车赶来救人,我马上拦住他说:“你这个车现在听我指挥!”我们是28日凌晨4点10分左右动身的,到北京8点多了。

记者:听说当时你穿着内裤就直奔中南海?

李玉林:当时是急呀。我在国务院接待站,换上了新的军装,就在那里等,快到9点了,接待的人把我们接到中南海一间很大的会议室,后来才知道是紫光阁。

记者:听说你哭了?

李玉林:当时纪登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一把抱住我,那种亲切感和依靠感太强烈了,唐山人民有救了,我就哭了。陈永贵、吴德、李先念、吴桂贤、陈锡联几位副总理也在。我站在门口,没有一个领导在椅子上坐着,有的在发愁,看着特别着急,有的就在地上来回走。我原来真没想到国家领导那么随和亲切。当时我就高喊:“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柯学东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