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沉冤八股文
2010年06月07日 01:51 语文教学与研究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文摘自《语文教学与研究》2002年19期

百年沉冤八股文

原本没有必要为一种文体翻案,但在中国“八股文”烙上的政治印痕太深太多,在它身上牵连了太多沉重的话题。它似乎牵连着中国政治从古至今某根敏锐的神经。

在世界范围内没有那一个国家的哪一种文体,像中国的八股文一样大起大落搅浑了六百年的历史。

八股文原本也只是文章学家总结出的一种普通的文章结构,严格地说来,只能算是政论文中的一种普通样式。要求文章由八部分组成,每一部分被叫做一股。

一股:破题,限两句。

二股:承题,限三至五句。

三股:起讲。

四股:入手。

五股:起股。

六股:中股,宜用对偶句。

七股:后股,宜用对偶句。

八股:束股。

也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结构,被明清两代五百年封建王朝钦定为选拨国家栋梁之材的考试文体。明清两代的文坛并不寂寞,尤其是清代散文创作,流派纵横,何以八股文天下独尊呢?这只能说明八股文作为一种考试文体。有它的合理性或生命力。这是长期以来被人们忽略了的问题。百年因袭,一种文体就算不朽了,五百年不衰,难道这文体本身没有值得珍惜的东西? 八股文之所以遗臭万年,表面上似乎是这种文体太古板,太陈腐,没有生命力。它限制了人们的思想,戕害了人材。但是八股文作为一种考试文体,自然要体现出它的限制性。这种性质是考试这种特殊的社会现象所决定的。就如当今高考每科都有全国统一的标准答案一样。由于科举制度性质决定,是以一篇文章定终身。如果文体不一,评判好坏的标准也就不统一,科举制公平性就会更加削弱。从这个意义上讲,八股文的限制性正是它公平性的体现。换一个角度而言,如果一个考生怕限制性的作文,能不能说明他是优秀人材?就如当今高考作文,假设没有一定的限制,既不给材料,也不限话题,结果将会怎样呢?同时,如果一个考生只会写那些不受限制的东西,思维经受不起程式化的约束,国家又怎能委之以重任,视之为栋梁?因此,八股文的限制性是八股文的特点,更是作为一种考试文体必不可少的要素。我们不能因为八股文的限制性而视这种文体如草芥。至于天下的读书人只写八股文,不学习其它文体导致不学无术,这是功利使然,是制度形成的负面效应,罪责不应归咎八股文。

但是,八股文为什么在明清两代五百年不衰?难道就找不出另外一种文章结构来替代它吗?这就牵扯到了中国政治某根敏锐的神经:权力往往被物化。

纵观历史,权力被物化的例子多如牛毛,姑且不说封建帝王的尚方宝剑,黄马褂,就连国民党时期蒋介石的一句“娘希匹”,也被他的属下奉为国骂,被骂还是一种恩赐。至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各种不正常现象,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可能是中国政治从古至今形成的中国特色之一。八股文既然是钦定文体,就自然成了一种政治工具,世人只有顶礼膜拜的份儿,即使发现它的某种不足,也只好投鼠忌器。八股文也只不过是从古至今权力被物化的例子罢了。八股文是不是就是科举制?这似乎是一个十分幼稚的问题,但长期以来历史却让一种文体代政治制度受过,这似乎同君王犯罪了可以割发代首,革不革命关键看剪不剪辫子。人死了还要鞭尸一样不得要领。将八股文等同于科举制同样是将文体当作政治工具,这犹如一个反暴力主义者在用暴力惩治暴力,最后的结果不是道义的胜利而是力量的胜利,这如出一辙的一正一反,使得区区八股文,上天入地。反映了中国传统的学术批评同政治的那种“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导致八股文沉冤百年的根本原因。 “五四”运动。“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舍得一身剐,随着皇帝被拉下马的还有封建科举制度。从此,八股文便成了封建科举制度的代名词,臭不可闻。导致八股文沉冤的始作俑者并不是“五四”运动。明清之际的著名学者顾炎武指出“八股文取士败坏人才,毁灭文化,比秦始皇焚书坑儒还恶毒,”到了“五四”时期鲁迅认为“八股文原本是愚蠢的产物”。当然八股文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遭受到的最后一击是毛主席延安整风中所写的名篇《反对党八股》。毛主席把党内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用八股文一比,八股文从此再也没有生还的希望。掐指算来八股文从大红大紫,至尊至贵的宝座跌下来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遗憾的是,被视为懒婆娘的裹脚的八股文,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而懒婆娘的脚仍然还在臭。只不过如今不用土裹脚,改用洋裹脚或者干脆换成意大利高跟鞋了。八股文被判了极刑,但文学界和思想界却并没有因此而让僵化消失,考试不用八股文了,考试也没有走出不让考生受约束的圈子。

八股文只是一种文化,我们绝不能将它等同于一种制度。文艺批评以及学术批评更不能耍封建帝王推脱罪责式的无赖,只割头发,不割脑袋。历史事实证明封建科举制度的腐朽与反动,并不在于采用了八股文作为考试文体,而在制度本身。不采用八股文而采用“九股文”或其它某种文体,结果都会是相同的。文体只是一种格式,是一种表达形式,是没有阶级性的。这犹如机关枪,抗战时期头一天它在日本鬼子手里,便是侵略的武器,第二天被八路军缴过来,还是这支枪,它又成了抗日的工具。战场上抗日军民埋葬鬼子的时候,是绝不会连同机关枪一起埋掉的,枪该不该扔,关键要看枪的质量。八股文作为一种议论文的格式,具有它的典范性和严谨性,现代人若真能写出一手漂亮的八股文不能不被人恭奉为文章高手。

其实现代人的思维应当多接受一点约束。鱼儿离不开水,水,实际上也是对鱼的约束。人还没有达到为所欲为的神的境界,何必对带约束性的东西这样深恶痛绝。

冤哉,八股文!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李时容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