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列宁的“爱国主义”观
2010年06月22日 21:19 理论月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我这样不厌其烦、连篇累牍地引用列宁原文,正是为了引到对列宁思想中至关重要而常被忽视的一个方面——列宁的民族思想和世界革命理论。

三、国际主义和世界革命是列宁思想和行动的圭臬和纲领。也是理解苏俄初期历史的一把钥匙

作为以推翻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为使命的马克思主义信徒,列宁把世界革命作为无产阶级战胜国际资本主义体系,在全世界范围内确立社会主义体系的决定性环节。而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就是作为引爆世界革命(当时列宁以为西欧革命形势已经成熟)的第一环节而发生的和胜利的,怎样才能实现世界革命的爆发呢?列宁的武器就是国际主义的路线,通过革命的输出最终诱发世界资本主义后园——西欧的冲天火光。因此,在列宁那里,国际主义就是世界革命的同义词,世界革命的路线就是而且只能是国际主义的路线,而“爱国主义”或民族利己主义的路线恰恰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死敌,是国际资产阶级欺骗和涣散国际无产阶级阵营的有力武器,因此是必须加以无情克服的错误思想。他不厌其烦地告戒全党国际主义的重大意义:“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第一要求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服从于全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第二要求正在战胜资产阶级的民族有能力和决心去为推翻国际资本而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为此必须时刻警惕“爱国主义”的危害并同其作不调和的殊死博斗:“把无产阶级专政由一国的(即存在于一个国家内的,不能决定全世界政治的)专政转变为国际的(即至少是几个先进国家的,对全世界政治能够起一定影响的)专政的任务愈迫切,同最顽固的小资产阶级民族偏见这种祸害的斗争就愈会提到最重要地位。”按这里说的“小资产阶级民族偏见”就是“爱国主义”。

正是在世界革命理论的照耀下,列宁不顾第二国际中右各派领袖(如盖德、考茨基、伯恩施坦、王威尔德、普列汉诺夫、马尔托夫)等人的阻挠,坚持高举国际主义的旗帜,痛斥他们的叛卖行为,并进行思想上组织上的决裂;同样,列宁不顾考茨基、罗森堡等人的大力非议和反对,坚持果断抓住和利用一战造成的有利局势,在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率先发动十月无产阶级革命并取得胜利,从根本上说,也是为大战带来的革命形势准备必要的条件,因此列宁才在与经典作家认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形势有很大差距的条件下发难,而决不是列宁当时就意识到社会主义可以在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如俄国)直接建成。列宁始终把俄国社会主义革命成果的最终巩固寄托在世界革命胜利后的欧洲对俄国援助的设想上的。这一点,斯大林代表党中央在列宁葬礼上的悼词明确无误地阐明了这点:“……列宁从来没有把苏维埃共和国看作最终目的。他始终把它看作加强西方和东方各国革命运动的必要环节,看作促进全世界劳动者战胜资本的必要环节。列宁知道,不仅从国际的观点来看,而且从保全苏维埃共和国本身的观点来看,只有这样的见解才是正确的……”。因此,世界革命的思想是理解苏维埃早期历史和列宁建国初期(直到1921年俄共(布)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决定转向新经济政策之前)思想的一把钥匙。

在一系列深刻影响当时和后来历史的重大事件中,几乎都能找出受到“世界革命”战略支配的轨迹。比如:为什么列宁不惜得罪几乎整个俄罗斯民族甚至险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于分裂境地而以辞职相威胁坚持签定对俄国极其不利、骇人听闻的掠夺性和约——《布列斯特和约》;苏俄为什么不顾自身力量薄弱和环境险恶,毅然发动和支持位于通向西欧心脏的枢纽位置的德国11月革命和汉堡、慕尼黑等武装起义和匈牙利、意大利等国苏维埃运动,而不惜为此冒巴黎和会列强制裁和干涉的危险;在战后革命浪潮迅速失败的废墟上,苏俄为什么不顾拉狄克、托洛茨基等人的坚决反对坚持进军波兰,将革命的战火引向西方;为什么列宁冒着工农联盟破裂和与社会革命党从合作走向内战的危险,坚持推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拧紧螺丝钉”,采取“余粮收集制”、“贫民委员会”、“征粮队”、契卡等非常制度坚持最大限度地剥夺农民和社会各阶层?凡此种种似乎各不相关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都能在“世界革命”这一思想体系和行动纲领中找到符合逻辑的答案,也只有在这一体系中才能得到合乎历史真相和时代背景的圆满解释。答案很显然:为什么非签定《布列斯特和约》?列宁为首的主签派和布哈林等反对派争论和斗争的实质是什么?让我们用列宁自己的话来说明吧:“谁把同德国帝国主义进行的战争称作防御的正义的战争,而实际上却得到英法帝国主义者的支持,并且对人民隐瞒同这些帝国主义签订的秘密和约,谁才是背叛社会主义”。“……现在我们策略的基础,不应当是现在帮助两个帝国主义中的哪一个较为有利的原则,而应该是这样的原则,即如何才能更加稳妥可靠地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在一个国家能够巩固起来,至少可以支持到其他国家也起来响应”。

因此,是否坚持国际主义,是否愿意为了这一目标暂时牺牲俄罗斯民族的利益而使两大帝国主义集团继续厮杀而互相削弱,从而通过战争的继续促使欧洲革命形势的进一步成熟和早日到来,并保住新生的滩头阵地——苏维埃政权,迎接未来的世界性革命浪潮,这就是列宁和布哈林斗争的焦点和实质所在。列宁站在“世界革命”的高度,坚持和发扬了国际主义,强调必须为即将到来的世界革命作出必要的妥协和牺牲;而布哈林及社会革命党成员却不懂得这个道理,一味强调俄罗斯利益和荣誉的不可侵犯,认为这种牺牲过于昂贵因此不值得付出,这就沦为列宁再三痛斥的“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毒素的俘虏。显然,这是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之争。可是有些历史学家对和约得失的评价往往离开这个世界革命的历史背景,陷于就和约本身谈和约,把和约之争理解为一般的外交和军事危机处理方面的策略之争,并在此基础上讨论其得失,因此不可能得出客观公正的结论。

四、正确看待并批判地继承和发展列宁的爱国主义观的对策

当然,在列宁波澜壮阔的革命理论和实际生涯中,他对“爱国主义”的理解并非一成不变的,在他的笔下的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和不同的国内外环境下表达的意思也有不小出入,这同样是无可否认的客观事实。本文限于篇幅,不拟详加论述。但作为一名忠实践行经典马克思学说和世界革命理论的革命家,他对这一概念的理解只能是否定和批判倾向占据主流地位,这是任何具有时代烙印又深刻影响那个世界进程的人所不能完全避免的。我们当然不应该为此苛求前人,但同时也不必为尊者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认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才能对列宁所处的那个时代和他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上的巨大贡献和成就作出应有的历史性评价。

列宁之所以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视“爱国主义”为工人阶级解放运动不共戴天的仇敌,除了思想上深受传统理论的束缚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同当时严重危害国际工人阶级前途的弥漫于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和民族沙文主义作斗争的需要,也是同挑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各国扩张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潮展开无情的揭露和批判的需要。他旗帜鲜明地高举国际主义的伟大红旗,就是为了反对战争,提倡和平,避免各国无产阶级和进步力量在为各国垄断集团的争斗中自相残杀和消耗,使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获得更多的理解、同情和支持。列宁并非无原则地反对人们对自己祖国的深厚感情。因此,列宁当时对被无情玷污的“爱国主义”持激烈反对的立场,不但可以理解,而且是完全正当和应该的。而列宁对卢森堡等无视民族主义传统的“左”倾论调的反对和十月革命后对波兰、芬兰等弱小民族独立解放运动的支持,恰恰说明列宁是完全理解和全力支持为摆脱殖民统治而进行的“爱国主义”的正义斗争的,并认为殖民地民族的解放是国际工人阶级获得解放的必要前提和必然途径,也是判断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列宁对第二国际和孟什维克右倾领袖的投降主义和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和对“爱国主义”的批判,体现了在涉及工人阶级命运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毫不动摇的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立场,也体现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和民族解放事业的高度统一和不可分割。因此,列宁的“爱国主义”观是和当时国际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进步事业相一致的,是列宁光辉理论所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

今天,当我们运用“爱国主义”一词时,一方面要注意对列宁在不同场合的表述要有不同的理解和把握,要在列宁的整个革命理论实践中准确理解和完整把握词句的原意,反对脱离具体历史条件和上下文的片面理解和断章取义,这样才能忠于原著所表达的深刻内涵;另一方面,对于工人阶级已经建立政权,国内外情形与列宁当年有着根本不同的今天,特别是中国这样有着五十六个民族的社会主义大家庭而言,只有大力提倡和宣传爱国主义,才能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和海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党的领导下和谐共处、同心协力,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贡献力量,也为列宁为之奋斗终生的国际共产主义事业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名词解释: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

马克思主义关于全世界无产阶级维护共同利益、反对共同敌人而实行国际团结的思想;处理民族之间、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平等互助关系的基本准则。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础首先在于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阶级地位、根本利益和最终目的的一致性。K.马克思和F.恩格斯提出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集中体现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本精神。

到帝国主义时代,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成为冲击帝国主义体系的两股巨流。因此,В.И.列宁肯定了“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战略口号,扩展了国际主义的内容。在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成为社会主义国家间平等互助关系的指导原则。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钱可威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