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曹操墓能这样就“确认无疑”吗?
2010年08月22日 12:57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河南安阳日前挖掘出一座破坏严重的汉墓,当地地方政府和文物部门根据一些出土和在文物市场截获文物的线索,迅速“确认”其为曹操墓,一些专家针对各界质疑,甚至使用了“确认无疑”等不容置辩的词汇。

曹操墓能这样就“确认无疑”么?

曹操是沛国谯郡人,其开府后的据点,一在许(今河南许昌东),二在邺城(今河北临漳),三在洛阳,但洛阳经董卓焚毁,迄未恢复,直到曹丕时代才“适合人类居住”,在曹操时代只是临时据点。如果曹操的陵寝“按惯例”设在“首都附近”,则未必在洛阳附近,更未必在离洛阳和许都都有一段距离的安阳。关于曹操墓地的传说很多,固然有涉及安阳的,但涉及邺城的更多得多,如“规西门豹祠原上为寿陵”、“铜雀宫观委灰尘,魏之园陵漳水滨”等诗句,比比皆是。以传说为据,确认安阳说,排除其它说法,原本就站不住脚,更何况即使安阳说成立,也不能说就一定是挖掘中的这一座。

持“确认无疑”说的部分专家提出的一个重要依据,是找到了八件带“魏武王常用”铭牌的兵器和枕石。史料记载,曹操病故于东汉献帝延康元年正月,即公元219年底,延康元年十月,曹丕代汉,尊为魏武帝,“魏武王”的称号只有短短9个月寿命,如果曹操是在死后匆匆下葬,依照他的节俭风格,随葬器物应该是平时使用的器具,不应有“魏武王”这种死后才有的铭刻;如果是改葬时入土的器物,则应已追认帝号,该刻“魏武帝”才对。

一些质疑者认为器具粗糙,不似帝王用物,有赝品可能,且不去说这些说法有无道理,即使这些物品果真是曹操所使用,也未必可以证明墓主即为曹操。

首先,器物中有不少是在文物市场缴获,没有信服证据证明,它们一定就是从这座墓中被盗挖的;

其次,这些器物就算是在这座墓中被盗挖,就算是真的,也不足以证明墓主就一定是曹操,这些“自作”的兵器等器物,并不一定是曹操保存,其号称“虎豹骑”的亲兵卫队,以及某些权臣、爱将都可能受赐,甚至敌人也可能缴获,按照当时的风俗,这些人都可能将这些代表荣誉的器物随葬。今天被列为国宝的“越王勾践自作用剑”,出土于湖北江陵望山楚墓,难道我们可以借此“确认无疑”,勾践的陵寝,就建在远离越国本土的湖北望山?当地某座楚墓中曾同时出土越王勾践剑和吴王夫差矛,难道就此可以认定,勾践和夫差合葬于这座墓中?可见,仅凭兵器名牌判断墓主,是难以服众,更不应“确认无疑”的。

在这座墓葬中,除了那几个铭牌外,并无碑文、墓道砖等更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或证伪)墓葬的真正主人为曹操(或不为曹操),至于发现的尸骨,曹操《蒿里行》有“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之说,足见汉末白骨,遍野即是,又如何能“确认无疑”他就是魏武真身?

退一万步说,如果“疑冢说”有据,那么这样普通的几件随葬,同样可能出现在任一疑冢中;若此说无据,偌大魏武高陵,只出土这些“文物”,既没有更值钱的九锡器具,也没有更不值钱但能说明问题的墓道砖、碑文,岂不令人质疑?

一些分析者认为,墓葬早期被破坏,是“司马懿报复”,此说更加荒谬。为证明自己是“合法承继”,晋代对曹魏后人保护有加,历史记载曹操后裔所封的“陈留王”,一直到南朝末年都还保存爵位,比晋朝的历史还长得多,晋代禅让给刘宋、刘宋禅让给齐,负责恭送玉玺的都是陈留王曹氏,很难想象出于政治需要对曹操后人礼数周到的司马氏,会去做算计魏武高陵的蠢事,而“司马懿报复”则更不可能--司马懿乃至其子司马师、司马昭都终身未称帝,当时仍是曹魏的江山,他们盗挖魏武高陵,不是告诉天下人自己是“反贼”?那么毋丘俭、诸葛诞讨伐司马氏,如何不就此大做文章?要知道这几位讨伐司马氏的魏国忠臣,都在离安阳不远的扬州当官。

写到这里笔者要强调,笔者无意证伪(或证实)这座墓地的归属,笔者只是强调,仅凭目前零星证据,不足以证明这座墓地的主人究竟是谁,更不用说“确认无疑”了。

安阳是殷墟所在地,有挖掘古墓葬的传统,在这一问题上更宜严谨、科学,以免败坏“文物之都”的美誉。当年长沙马王堆汉墓,佐证充分、文物丰富,有关部门仍用几年时间反复验证,才最后宣布了墓葬主人是长沙国相利苍夫妇;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过《孙膑兵法》、《道德经》等多部重要著作,文字材料充裕,光竹简就达7500枚以上,但惟独缺乏墓主资料,有关方面至今也不肯确定墓主的姓名,迄今距墓葬群开挖已39年,距博物馆落成也已20年零两个月了。两相比较,安阳“曹操墓”的“确认无疑”,是否喊得有些太早了?

不仅如此,在随后的开挖直播中,考古方兴师动众,却发现寥寥,而这寥寥的发现,又在不恰当的公众化安排下,被炒作成一出闹剧,“翡翠珠价值千万”、“曹操头骨疑似被刀劈”之类不符合考古基本原则和常识的话,始则被广为传播,继而被考古方“辟谣”并反过来指责他人炒作。考古挖掘本来就是专业性工作,如果出土了文物和遗骨,后期的整理、考据和鉴定则更是复杂而漫长的过程,本应先关上门,踏踏实实把专业性的工作在专业圈内做好,然后再直播、再公布,才能够以理服人,才能够避免媒体“不负责任”、“不专业”,如今,继草率判定墓葬为“曹操高陵”、将盗掘一空的出土墓葬凑进“十大发现”后,虎头蛇尾的“开挖直播”再次上演不专业的一幕,实在让人难过。

再次重申,笔者无意、也不可能说这座墓是真或伪,希望挖掘方拿出当年前辈们考察中山靖王墓、银雀山和马王堆汉墓的科学态度、负责精神,先弄清楚,再下结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陶短房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