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蕾莎修女:只为受苦受难的人
2010年03月04日 14:40 《文史参考》 】 【打印共有评论0

1997年9月,一位满面皱纹、瘦弱文静的修女去世,印度政府为她举行国葬,全国哀悼两天。成千上万的人冒着倾盆大雨走上街头,为她的离去而流下悲伤的眼泪。她就是被誉为“活圣人”的特蕾莎修女。

特蕾莎修女所著的《活着就是爱》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话:“一颗纯洁的心,会自由地给予,自由地爱,直至它受到创伤。”正是缘于这样的信仰,她从她的家乡——马其顿一个偏僻的乡村,来到遥远的印度,来到被尼赫鲁哀叹为“噩梦之城”的加尔各答。那一年,她刚好18岁,还是如花似玉的好年纪。从此以后,她为印度这片古老的土地和土地上的人们献出了自己的一生。

她走出修道院的高墙,走进那些不避风雨的贫民窟。在街头,这个瘦小的修女亲手握住快要横死的穷人的手,给他们临终前最后一丝温暖,让他们含着微笑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在医院,这个受着病痛折磨的修女亲吻艾滋病患者的脸庞,为他们筹集医疗资金。她给柬埔寨内战中被炸掉双腿的难民送去轮椅,也送去生活的希望。她细心地从难民溃烂的伤口中捡出蛆虫,亲切地抚摸麻风病人的残肢……

特蕾莎修女自己也是一个穷人,她的生活朴素无华;同时,她又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因为她拥有爱、给予爱、收获爱。

在特蕾莎修女的感召下,数以万计的宗教人士和非宗教人士参与了她的“慈善传教士”活动,数以千万计的人从这个修道会的福利和救援工作中受益。她将工作的重点放在印度和孟加拉国,但她的足迹遍布全世界,既包括欧洲、北美、澳大利亚,也包括非洲、俄罗斯和中国。

1979年,特蕾莎修女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她的答辞是:“这项荣誉,我个人不配领受,今天,我来接受这项奖金,是代表世界上的穷人、病人和孤独的人。这个奖是对贫穷世界的承认。”特蕾莎修女把奖金全部捐献了出去,她还向诺贝尔委员会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取消例行的授奖宴会,她认为那太浪费了。委员会接受了这一请求,并且将省下来的七千一百美元赠与她领导的仁爱修会。她不给自己留一点积蓄,也不使用任何奢侈品,就连教皇赠送给她的一辆林肯高级轿车,她也通过义卖,将所得款项用于修建一所麻风病医院。

特蕾莎出殡那天,就在她的遗体被抬起来那一刻,包括印度总统在内的现场所有人全部双膝下跪,两边大楼上的人也全跑下来——没有人敢站得比她高。因为,没有人能付出得比她多。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傅文涛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