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兰台说史第3期:年夜饭前聊聊吃 1960年谁能吃熊掌?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吃货们,我们的节日又到了!兰台君没法像瓜瓜童鞋一样从非洲带生肉给爹妈尝鲜,也吃不起二万六一桌的“超级豪华年夜饭”,只能眼巴巴地给大家八一八各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吃。

丰盛的年夜饭 资料图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作者:兰台

吃货们,我们的节日又到了!兰台君没法像瓜瓜童鞋一样从非洲带生肉给爹妈尝鲜,也吃不起二万六一桌的“超级豪华年夜饭”,只能眼巴巴地给大家八一八各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吃。

最奢华的吃:60年代初宴会桌上已有熊掌“飞龙”

原中组部副部长李锐曾兼任毛泽东秘书,据他回忆,1958年南宁会议后,曾有一天去毛泽东的卧室谈话:“谈到9点钟,服务员进来准备晚饭。首先报菜单,第一个菜就是熊掌。”[1]民主人士宋云彬1960年4月8日的日记里,写到了出席政协会议时品尝到的口福:“中午有熊掌,乃哈尔滨市委所赠也。生平第一次吃到熊掌,据黄洛峰言,烹煮熊掌须历六七小时云。”[2]叶圣陶从1961年7月29日开始记录的《内蒙访问日记》中写到的宴请同样也丰盛:“菜甚好。有禽名飞龙,其肉视山鸡更嫩。有甲鱼,昨在哈尔滨尝食甲鱼,不意北边亦有之。有烤羊腿,殆是主菜,而余不能嚼之”。[3]

相比之下,1960年傅抱石率领的画家巡游团所受的招待就只能算是“低调的奢华”。据组员的记录,在成都杜甫草堂一装饰古朴的餐厅,四川省委宣传部长李亚群请客,龙抄手、赖汤圆、香炸金糕、银糕、肥肠粉、四川苕饼、醉魔芋、钟水饺等等,“共端上来20余种小吃。初吃狼吞虎咽,后来摸着肚子喊吃不下了,但还是往上端……”而前些天“在乐山凌云山下的路旁,我们曾见有一老妇尸体,破烂的衣着,脸色菜黄,显然与长时间吃不饱、营养不良有关。大家低着头走过……”[4]

根据原石油工业部情报所副所长毛华鹤的文章来看,60年代的大庆干部们可说是常年都能享受这种“低调的奢华”:从1960年开始,局、处二级机关就办有小食堂。小食堂全是细粮,精米白面,大鱼大肉不断,每餐做出五六种花样。当时会战队伍从西北来的多,因此,隔三差五地有“凉皮”“活饹”“羊肉泡”“手抓肉”。而且是交够粮票尽饱吃。饭钱也只有实价的四、五分之一。小食堂甚至连“泔水坑”里都经常有剩残的鱼肉,在冬天,泔水流出不久还会冻成一层白花花的猪油。当时的大食堂长年累月只供包米面、高粱米。一个二两包米面“窝窝头”一多半是大白菜帮子,一两小米稀饭稀到能照出人影,常年没有肉腥。据传,处、局两级开办“小食堂”,是向解放军学来的。[5]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熊掌 年夜饭 期作者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