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国学泰斗王国维:古代吐火罗人是白人 是大夏后裔

2011年01月21日 15:0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王国维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综此二说,则大夏当在流沙之内,昆仑之东,较周初王会时已稍西徙。《穆天子传》云:自宗周瀍水以西,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又四百里。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自西夏至于珠余氏及河首,千又五百里。自河首襄山以西,南至于春山珠泽昆仑之邱,七百里。是西夏氏西距昆仑二千又二百里,与《管子》、《吕览》所记大夏地望正合,惟《海外东经》云:国在流沙外者,大夏竖沙居繇月支之国。又云:西胡白玉山在大夏东,与周秦间故书不合。此出汉通西域后所附益,非其本文矣。《大唐西域记》(十二)云:于阗国尼壤城东四百余里,至睹货逻故国。国久空旷,城皆荒芜。宋于阗国姓,实为尉迟,而画家之尉迟乙僧,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云:于阗人,朱景元《唐朝名画录》云吐火罗人,二者皆唐人所记,是于阗与吐火罗同族,亦吐火罗人曾居于阗之证。又今和阗以东大沙碛,《唐书》谓之图伦碛,(《唐书·西域吐谷浑传》,李靖等军且末之西,伏允走图伦碛,将托于阗。是图伦碛在且末、于阗间)今谓之塔哈尔马干碛,皆睹货罗碛之讹变。是睹货逻故国在且末、于阗间,与周秦间书所记大夏地位,若合符节。《唐书·西域传》云:大夏即吐火罗,其言信矣。大夏之国,自西逾葱岭后,即以音行。除《史记》《汉书》尚仍其故号外,《后汉书》谓之兜勒《和帝纪》及《西域传·序》),六朝译经者谓之兜佉勒、(《婆沙论》卷九,世尊极知兜佉勒语,胜生兜佉勒中者。)兜佉罗,《大智度论》卷二十五,见上)《魏书》谓之吐呼罗,隋唐以下谓之吐火罗,《西域记》谓之睹货逻,皆大夏之对音。其徙葱岭以西,盖秦汉间之事。

希腊地理学家斯德拉仆所著书,记西历纪元前百五十五年时,睹货逻等四蛮族,侵入希腊人所建之拔底延王国。是大夏之入妫水流域,前乎大月氏者仅二十年,故大夏居妫水南,而大月氏居其北。此其侵略先后之次序也。此事,中国、印度、希腊古籍全相符合,则睹货逻一族,与月氏同出东方,可断言矣。窣利、睹货逻既同出东方,则其同语系之种族,若印度、若波斯、若大秦,当无一不出自东方,特其迁徙,当远在有史以前。此前说之结论必归于是,又与民族西徙之事实相符合也。虽然,侵略者自东往,贸易者自西来,二者皆史实也。

凡西徙之种族,于其所征服之国,不过得其政权及兵权,而自成统治者之一级,其时人民之生活仍如故也。慧超《行传》于西域诸国,屡言土人是胡,王是突厥;或言土人是胡,王及兵马俱是突厥。凡东方民族侵入西域者,殆无不然。且西域人民,以国居东西之冲,数被侵略,亦遂专心职业,不复措意政治之事。是故希腊来则臣希腊,大夏、月氏来则巨大夏、月氏,哒来则臣哒,九姓昭武来则臣九姓昭武,突厥来则臣突厥,大食来则臣大食。虽屡易其主,而人民之营其生活也如故。

当时统治者与被统治者间,言语风俗,固有不同,而统治一级,人数较少,或武力虽优而文化较劣。狎居既久,往往与被治者相融合。故此土之言语风俗,非统治者之言语风俗,实被治者之言语风俗也。世或以统治者之名呼其种族及言语,如大月氏人、睹货逻语之类,盖非尽当。考古书所载,此土人民,本与波斯、大秦同是一族,《汉书》言自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异言,然大同,自相晓知也。其人皆深目多须髯,善贾市,争分铢,贵女子,女子所言,丈夫乃决正。是其形貌、言语、风俗本同西方,自汉讫唐,蝉嫣未变。《北史》言康国人善商贾,粟特人多诣凉土贩货,大月氏人商贩京师。《唐书》言康国人好利,丈夫年二十去旁国。利所在,无不至。

玄奘、慧超所记胡俗无不同贯。又西域记于素叶水城及怛罗斯城,皆云各国商胡杂居,于飒秣建及迦毕试国,云异方奇货,皆聚此国。是大食未兴以前,东西贸易,悉在此种胡人之手。故自汉以来,人民颇复东向。《北史》言高昌以西,诸国人等,皆深目高鼻。是汉时此族,以大宛为东界者,至南北朝已越葱岭,而以高昌为其东界。虽此种人民,或于有史以前本居东土,然于有史以后自西徂东,亦为事实。故高昌以西,语言、文字与波斯、大秦同属一系。后魏以来,总呼为胡,深合事理。然则论西胡之事,当分别统治者与被治者二级观之,否则鲜不窒阂矣。

王国维:西胡续考

自《汉书·西域传》言自苑以西至安息,其人多深目须髯,后世所记胡人容貌,如《世说新语》(六)记康僧渊,《太平广记》(二百四十八)引《启颜录记》隋三藏法师,又(四百三十五)引《朝野佥载》记宋蔡事,无不如是。《北史·于阗传》,言自高昌以西诸国人等,皆深目高鼻,惟此一国(于阗)貌不甚胡。《唐书·突厥传》,言颉利族人思摩,以貌似胡,疑非阿史那种,故但为夹毕特勒而不得为设。是胡之容貌,显与他种不同,而其不同之处,则深目多须四字尽之。隋唐以来,凡非胡人而貌类似者,亦谓之胡。刘宾客《嘉话录》,言杨国忠知吏部铨,呼选人名,引入于中庭,不问资序,短小者通道参军,胡者云湖州文学。李匡乂《资暇录》(下)云:俗怖小儿曰,麻胡来。不知其源者,以为多髯之神。李商隐《骄儿诗》:或谑张飞胡,或嘲邓艾吃。)

《东观奏记》(上);宣宗问宰臣白敏中曰,有一山陵使,胡而长,其人姓氏为谁?敏中奏,景陵山陵使令狐楚。《侯鲭录》(四):王晋卿尝过巩洛间,道旁有后唐庄宗庙,默念始治终乱,意斯人必胡。及观神象,两眼外皆髭也。是中国人貌类胡人者皆呼之曰胡,亦曰胡子。此名当六朝时本施之胡人,《艺文类聚》(三十五)载梁简文帝、谢安、吉公主饷胡子一头,启云:方言异俗,极有可观,山高水远,宛在其貌。

即用《世说》所载康僧渊事。盖谓真胡人。至唐而中国人类是者,亦谓之胡子。《太平广记》(二百四之五)引《御史台记》云:邵景萧嵩俱授朝散大夫,二人状貌类胡,景鼻高而嵩须多。同时服朱绂,对立于庭。韦铿帘中独窥而咏曰:一双胡子著绯袍,一个须多一鼻高,云云。又《云谿友议》载唐陆岩梦桂州筵上赠胡子女诗云:自道风流不可攀,那堪蹙额更颓颜。眼睛深却湘江水,鼻孔高于华岳山。是自唐以来皆呼多须或深目高鼻者为胡或胡子。此二语至今犹存。世人呼须及多须之人皆曰胡子,俗又制鬍字以代之。《北梦琐言》(七)载蔡押衙诗云:可怜洞庭湖,却到三冬无髭须。以其不成湖也。是唐人已谓须为胡,岂知此语之源,本出于西域胡人之状貌乎!且深目多须不独西胡为然,古代专有胡名之匈奴,疑亦如是。两汉人书虽无记匈奴形貌者,然晋时胡羯皆是南匈奴之裔,《晋书·石季龙载记》云,太子詹事孙珍问侍中崔约曰:吾患目疾,何方疗之?约素狎珍,戏之曰:溺中可愈。珍曰:目何可溺?

约曰:卿目睕睕,正耐溺中。珍恨之,以告石宣,宣诸子中最胡状,目深,闻之大怒,诛约父子。又云,冉闵躬率赵人诛诸胡羯,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死者二十余万。屯据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于是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安禄山事迹》(下)云:高鞠仁今范阳城中,杀胡者重赏。于是羯胡尽死。小儿掷于空中,以戈承之。高鼻类胡而滥死者甚众。事亦相类。夫安史之众,素号杂胡,自兼有突厥、奚、契丹诸部;晋之羯胡,则明明匈奴别部,而其状高鼻多须与西胡无异。则古之匈奴,盖可识矣。自后汉以来,匈奴寖微,而东胡中之鲜卑起而代之,尽有其故地。自是讫于蠕蠕之亡,主北垂者,皆鲜卑同族也。后魏之末,高车、突厥代兴,亦与匈奴异种,独西域人民与匈奴形貌相似,故匈奴失国之后,此种人遂专有胡名。顾当时所以独名为胡者,实因形貌相同之故,观《晋书·载记》之所记,殆非偶然矣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王国维 大夏 吐火罗 白人 希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