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富田事变:红20军反毛泽东是错误 但非反革命暴动

2010年09月13日 11:09
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作者:戴向青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在敌人10万大军“围剿”革命根据地的严重关头,对领导机关肃AB团的错误采取武装反抗的手段,无疑是错误的。尤其是把队伍拉过河西并提出“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彭黄”的分裂口号等更是十分严重的错误。给以适当处理,无可非议。但认定为“AB团领导的反革命暴动”,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错案。

1930年代的中央苏区的儿童团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共党史研究》1989年第1期 作者:戴向青   

1930年5月,赣西南苏区反AB团的斗争在党群机关中普遍开展,9月进入高潮,11月由地方发展到军队,12月初地方和军队同时并进,于是爆发了红二十军一部分反抗滥捕、滥杀AB团的富田事变。之后,“左”倾临时中央认定“富田事变是AB团领导的反革命暴动”。因此,又进一步掀起捕杀AB团的高潮。反AB团和富田事变,是两个互相关联至今仍未彻底平反昭雪的历史大冤案。

一、AB团的产生和灭亡

江西历史上确实存在过AB团。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江西的国民党组织是共产党帮助建立起来的,因此,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在国民党省党部占优势。1926年11月8日,蒋介石率部分北伐军攻克南昌后,发现江西国民党的省、市党部,完全由共产党人“把持党务”,这是他要把南昌变成反革命基地的极大障碍。于是,蒋介石指示国民党中央特派员段锡朋组织国民党右派组织——反共反人民的AB团。

AB团产生后的首要目标,就是篡夺省党部的领导权。1927年1月1日至15日,国民党江西省第三次代表大会召开。大会选举结果,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在17名执行委员中竟占了14名。一些AB团分子吵吵闹闹,说共产党包办选举不算数。段锡朋借机玩弄阴谋诡计,提出把选出来的17名执委再加一倍上报,由蒋介石转国民党中央圈定的办法解决,圈定谁,谁就当执行委员。蒋介石圈定的结果,得票多的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大都被圈掉了,得票少的AB团分子,反而被圈进了省党部,于是AB团从此篡夺了省党部的领导权。

AB团篡夺了省党部后,很快把一些地主豪绅组织起来,以省党部“特派员”的身份派往各县、市。他们每到一地便纠集同伙,拉拢流氓打手,无恶不作,为所欲为,遭到了人民群众的强烈反对。

在江西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广大工农群众同AB团把持的省党部进行了坚决的斗争。3月中旬,南昌市的党组织召开市民大会,公开揭露AB团反共反人民的种种罪行。同时宣布被封闭的市党部恢复办公,它的机关报——《贯彻日报》继续出版。

3月17日,共产党员邓鹤鸣率10余人赴武汉,向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汇报和揭露江西AB团把持的省党部反共反人民的大量罪行,得到了国民党中央的大力支持。汉口《民国日报》于3月19日至25日,连续把AB团的罪行公诸于众。这给AB团分子以极大打击,大大鼓舞了江西人民的革命斗志。

3月30日,国民党政治委员会作出了改造江西省政府的决定,由朱培德代替李烈钧任省主席,一些共产党人和左派人士任委员和厅长。消息传来,江西人民奔走相告,兴奋异常,趁势于4月2日组织了大暴动,一举打垮了AB团把持的省党部。

4月3日,南昌各群众团体3万余人在皇天侧公安体育场举行揭发控诉AB团罪行大会,并组织了裁判委员会,除了少数逃到京沪的AB团分子外,被捉到的30余名AB团骨干,批斗后被进行了处置。从此,AB团的组织彻底崩溃,其“寿命仅三个月”。

二、AB团既未恢复也未重建

1931年4月,曾经是AB团头子的段锡朋说:AB团在四二暴动后,“一般忠实同志,纷纷逃避京沪,此时适奉中央开始清党,是AB反赤团之目的已达,非但按诸党纪,党内不得再有组织,即环境之变迁,人事之移易,亦万无可以存在之形势,AB反赤团因以无形解散,并将其经过情形呈报中央,即在中央党务刊物,亦曾正式备载其事实。”段锡朋这段话是符合历史事实的。

第一,“AB反赤团之目的已达”,没有恢复之必要。AB团被冲垮之后不久,蒋介石即在上海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四一二政变,4月18日,在南京建立了反革命政权,接着进行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全面“清党”活动。蒋介石的反赤比段锡朋AB团的反赤更坚决更彻底,所以AB团没有再恢复之必要。

第二,蒋介石为巩固其反革命统治,在其上台清党之后,立即宣布不许任何人在党内有任何派别组织,否则予以党纪制裁。按照蒋介石“整党”的要求,也不允许重新恢复AB团。

第三,环境之变迁,人事之移易,AB团失去了存在的条件。AB团在四二暴动中被摧垮,当时支持武汉政府的朱培德,按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要求,把被捉的30余名AB团分子禁闭起来,准备处理,没有被捉到的AB团分子不敢留赣,逃之夭夭。5月,以方志敏为首的共产党人,又重新召开江西省国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重新组建了以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为领导的国民党省党部,各县、市也随之变化。在这一段时间里AB团没有活动的余地,更没有重建和恢复之可能。6月,形势朝着不利于革命而有利于反革命的方向急剧变化。武汉政府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宁汉合作、蒋汪合流正在酝酿之中。在这种形势下,善于投机钻营、望风使舵的朱培德投靠了蒋介石。他在6月5日“礼送共产党人出境”后,立即公开倒向了蒋介石一边。他虽然释放了AB团分子,但一手操纵了“党务”、“政务”、“民运”大权,使AB团分子失去了重建或者恢复的条件。

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里,存有一份时间为1928年9月6日的《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等致国民政府的呈文》,并《钞呈AB团七月二十六日举行第四次会议议决案》原文。有的同志据此认为AB团在四二暴动后因蒋介石得势又恢复了组织活动,这完全是误解。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ab团 富田 十二军 肃反 毛泽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