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仲老评选清词十大家:纳兰性德是大家
2010年05月20日 15:03 文汇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我曾写过《钱仲老眼中的清诗十大家》(载9月15日“笔会”),现再简介钱仲联先生评选的清词十大家。钱仲老于清词所下的功夫虽不及清诗,但钱仲老不仅善写诗,也擅填词,对词的个中三昧,深有体会,而对清词更是目光如炬,穿透了二百余年清词史。

钱仲老认为王国维《宋元戏曲史·自序》所谓“唐之诗,宋之词,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的说法,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文学发展的规律,不能反映唐诗宋词以后万紫千红的客观存在。他赞同近代大学人又是词人的沈曾植《彊村校词图序》“词莫盛于宋……及我朝而其道大昌”的观点,认为沈氏所论,是着眼大处,乃卓见。

钱仲老总结清词具有如下特色:1.清词爱国内容多;2.词人兼有各种旧学者多;3.流派众多,如云间派、阳羡派、浙派、常州派、彊村派;4.杰出词人众多,而且不限于五大派,如屈大均、王夫之、纳兰性德、项鸿祚、蒋春霖等都不在派中;5.清词有丰富的词学理论,洞见渊微,宋人所不逮;6.清词人之众,大大超过宋人;7.清朝二百余年间,随着其由兴盛到衰亡的历程,作家的优秀作品大多以此为重要的主题,不愧为血泪浇铸的“时代镜子”,是历史唯物主义、爱国主义的有声图画。其他如缘情抒爱,山水风光的描写,则是余事了。

在清代众多的词家中,钱仲老选出了前期不列宗派的王夫之、屈大均,阳羡派的陈维崧,浙派的朱彝尊、厉鹗,大家纳兰性德,常州派张惠言,后期不列宗派的项鸿祚、蒋春霖,彊村派朱祖谋这十大家。又谦虚地说,不敢说老马识途,高屋建瓴,用心在于为广大读者作个导游者,尽一些职责。对清词十大家,钱仲老皆有评价,兹略作介绍。

王夫之(1619-1682),虽为大儒,但词芳菲缠绵,风格遒上,往往冲破音律的限制。朱祖谋《望江南·杂题我朝诸名家词集后》题其词云:“苍梧恨,竹泪已平沉,万古湘灵闻乐地,云山韶濩入凄音。字字楚骚心。”揭示了他怆怀故国的深心。

陈维崧(1625-1682),工骈文、诗、词,骈文宗唐,诗为吴伟业派,词最工,为阳羡词派的开山,一生所作,有1629阕之多,为古今词家所未有。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以为“迦陵(陈维崧)词沉雄俊爽,论其气魄,古今无敌手,若能加以浑厚沉郁,便可突过苏、辛,独步千古。”至于其关心民瘼,以杜诗和元白乐府精神为词,以及大量反映明末清初国事之词,尤足当“词史”而无愧。

朱彝尊(1629-1709),博通经史,词为浙派开山祖,宗姜夔、史达祖、张炎,以醇雅清空为归。其咏物、集句之作,有偏重形式之病。尝选辑唐、五代、宋、元人词为《词综》,可见其宗趣。

屈大均(1630-1696),曾周游各地,与顾炎武、李因笃等订交,联络志士抗清。大均词具有辛弃疾悲壮风格,小令学《花间》。

纳兰性德(1654-1685),词工小令。王国维曰:“纳兰侍卫以天赋之才,崛起于方兴之族。其所为词,悲凉顽艳,独有得于意境之深,可谓豪杰之士,奋乎百世之下者矣。”(《人间词话》)

厉鹗(1692-1752),学问渊博,诗词兼工,尤熟于辽史、两宋朝章典故,为浙西词派的重要作家。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曰:“(厉)樊榭词拔帜于陈(维崧)、朱(彝尊)之外,窈曲幽深,自是高境。然其幽深处在貌不在骨,艳非从楚骚来,故色泽甚饶,而沉厚之味终不足也。”

张惠言(1761-1802)为著名的经学家、词家。其词是常州派的开山祖。他以儒学见解论词,强调比兴寄托、意内言外之旨,上接《风》《骚》。与弟琦合辑《词选》,选唐宋词44家,116首,示人以准则。常州派出,浙派末流的弊病,有所纠正。清词至此,体格一变,其影响直至清后期。

项鸿祚(1798-1835),中年困顿,故肆力于词。谭献《箧中词》以与纳兰性德、蒋春霖并举,称为“古之伤心人也!荡气回肠,一波三折,有白石(姜夔)之幽涩而去其俗,有玉田(张炎)之秀折而去其率,有梦窗(吴文英)之深细而化其滞,殆欲前无古人。”推许稍觉过当。

蒋春霖(1818-1868),少工诗,中岁弃去,专力于词。谭献《复堂日记》以为“婉约深至,时造虚浑,要为第一流矣”。朱祖谋手批《箧中词》云:“水云(蒋春霖)词,嘉、道间名家,可称巨擘。”

朱祖谋(1857-1931),与在苏的郑文焯同为晚清吴中词坛盟主。叶恭绰《广箧中词》曰:“(朱)彊村翁词,集清季词学之大成。”

钱仲老认为读者首先通过对这清词十大家的接触,然后进一步泛览清词,宏观与微观相结合,自会大有收获。

凤凰网历史频道基于传递新闻价值之必要,特补发《文汇报》2009年10月14日标题为《钱仲老评选清词十大家》文章,以飨读者。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英志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