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俄罗斯民主20年:叶利钦花120亿收买军队镇压议会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人参与 评论

在最后攻击之前,叶利钦的人马已经从国家货币发行局支取了10亿卢布;之后,又支取了110亿卢布。

苏联需要存在,那么,未来的苏联联盟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呢?苏联中央政府与各加盟共和国经过反复讨论,当年8月确定了新的联盟草案。最简单地概括这一联盟草案:联盟的成员身份是自愿性的,共和国的法律优于联盟的法律,而且征税权力也将移交到各共和国。苏联最高苏维埃将被解散,而中央部委要么被解散,要么仅仅变成一个各共和国之间的协调机构。——如果从苏共的角度看,这一草案与苏联解体无异。

这一草案最后的争议是:联盟税。戈尔巴乔夫回忆说:“俄罗斯领导人一直不同意建立联盟税,而没有联盟税,联盟国家便无法存在,联盟机构被置于向各共和国乞讨的地位,难以发挥它们所肩负的职责。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妥协办法,叶利钦才撤销了最后一条反对意见。——通过固定的税率制定了统一的联盟税和征收法,该税率是在联盟支出条款的基础上和各共和国协商规定的。”这一草案将于当年8月20日签署。叶利钦仍然犹豫,戈尔巴乔夫搞定了最后一个细节:“起初他(叶利钦)对我建议将各共和国代表团就座的位置按字母顺序排列很不理解。经过解释,这样安排俄罗斯正好居于中心位置,他的顾虑打消了。”一切准备就绪,从草案到签字细节,苏联的新联盟呼之待出。

戈尔巴乔夫对苏共的评论一直不太正面,其中最著名的判断是,“先锋队倒退为后卫队”。在戈氏改革的路径里,过去的庞大的利益集团苏联共产党,是被削弱的利益集团,他们成为“后卫队”也是正常。但是,政治活动是无可抱怨的,政治家必须面对并且恰当地处理这一利益集团。朝着自己目标前进的戈尔巴乔夫,似乎没有足够理解并解决好这一利益集团的“利益善后”事宜。这一潜在危机源,随着苏联新的联盟草案签署,即将引爆。

1991年8月15日,在苏联的新联盟草案签署的前5天,《莫斯科新闻》周报公布了联盟条约草案,这一草案令人震惊,而先前是准备签署完毕再公之于众。这是引爆后来“8·19”事件的关键因素。而戈尔巴乔夫分析为什么会发生后来的“政变”:“溢出忍耐杯子里‘最后一滴水’,就是失去个人权力的担心。”

在完成联盟条约草案最后的讨论里,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讨论了干部问题:“谈到必须大力更新权力机构的上层领导班子——几位副总理,特别是要害部门的领导人。提出了亚佐夫(苏联国防部长)和克留奇科夫(克格勃主席)的具体问题——他们退休的问题。当时叶利钦很不自在,他好像觉得有什么人在一旁偷听。他甚至几次起身走到凉台去查看一下,这说明他确实感到有些不安。”叶利钦的直觉是正确的,“我们的谈话被录了音”。

结果,包括亚佐夫与克留奇科夫在内的苏联副总统、总理、内部部长等苏联高官决定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以挽救并且捍卫苏联的统一。一直隐而未彰的苏共“保守派”开始发力,力求绝地反击。

1991年8月18日傍晚,国家紧急委员会成员去到戈尔巴乔夫休假的别墅,他们建议戈尔巴乔夫亲自签署紧急状态命令,被拒绝。戈尔巴乔夫记录下了这一过程:

“那您就授权给亚纳耶夫(副总统),‘脏活儿’我们来做,然后您再回来。”再拒绝。

“那么,您辞职也行。”

“别指望我辞职。你们是在犯罪,你们对自己的冒险行为是一定要负责任的!”戈尔巴乔夫非常愤怒他的苏共同僚们的作为。但他也由此失去自由,所有电话以及其他通讯方式被切断,被拘禁在福罗斯别墅。

第二天,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苏联进入“紧急状态”,史称“8·19”事件。

在宣布苏联进入紧急状态之时,叶利钦还在睡觉。前一天他在哈萨克喝了一顿大酒,后半夜才飞回莫斯科。他的小女儿叫醒了他:“快起来!莫斯科发生政变了!”“你们怎么,跟我开什么玩笑?”……叶利钦醒了。随后迅速起草了一份《告俄罗斯公民书》:我们过去认为,现在仍然认为,这种武力手段是不可取的。它在破坏苏联在世界面前的名誉,损坏我们在国际社会的威信,把我们拉回到“冷战”时代,在国际社会中把苏联孤立起来。所有这一切迫使我们宣布,取得政权的所谓委员会是非法的。与此相适应,我们宣布,该委员会的一切决定和命令都是非法的……

叶利钦迅速去到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所在地“白宫”,这天中午,叶利钦离开办公室,走向人群。这时,白宫周围已经聚集了将近1000人。叶利钦爬上塔曼坦克师110号坦克,对着苏联记者,更多的是西方记者的电视摄像机宣读了他的《告俄罗斯公民书》,号召俄罗斯人民抵抗紧急状态委员会。莫斯科“政变”新闻,马上成为全球性突发事件,“站在坦克上的叶利钦”——叶利钦用这种抵抗者的形象,在第一时间里定义了这一事件。

相关专题: 苏联解体面面观之民众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苏联 俄罗斯 叶利钦 戈尔巴乔夫 普京 炮打白宫 议会 苏维埃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