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撒切尔改革后遗症:离婚率失业率上升 贫富差距扩大

2013年04月08日 23:47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约翰·格雷

上述政策产生的部分结果是,兼职和合同工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工人不再是中产阶层的工作职位应征者,许多低技能工人的收入甚至不能达到养家糊口的最低水平,结核病、佝偻病及其他一些与贫困相关的疾病再次出现。前中产阶层被激励向“投资人”转变,不专属为某一公司或机构工作。据1996年的调查显示,传统职业已经消失,成为回忆。

与此同时,福利的发放受到严格的限制,对失业者的救济措施(比如1996年的《求职者津贴法》)只是为了强迫被救济者接受那些只追求市场利润而不顾及工人死活的工作。人们似乎又听到了19世纪30年代《济贫法》改革的回音。这两者造成的相同结果是雇工在经济体系中议价能力极大地丧失了。

自由市场内部最深刻的矛盾就是它必须削弱曾经依靠的传统社会机制,其对家庭的影响就是个鲜明的例子。撒切尔时期英国传统家庭结构变得支离破碎,众多家庭走向败落,18~49岁女性已婚比例从1979年的74%下降到61%,而同一时期未婚同居的比例却由11%上升到22%。20世纪80年代非婚姻生育的人口数量涨了一倍多,单亲家庭比例从1979年的12%上升到1992年的21%,其中单亲未婚母亲数量增长得最快。

到1991年,英国平均每两对夫妇就有一对离婚,离婚率高居欧洲国家之首,堪与美国相比。难道这与英国是欧盟中唯一采用美国式自由劳动力市场的国家有关?的确,那些在撒切尔政策下通过放任型劳动力市场最为成功地降低了失业率的城市,相应地也是离婚率和家庭破坏率最高的城市。

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底层阶级的不断扩大。英国全体失业的家庭(无养老金领取者),也就是所有成员都不参加社会生产的家庭,在英国所有家庭中所占比例从1975年的6.5%上升到1985年的16.4%,再上升到1994年的19.1%,在梅杰政府时期,这一数字的增长还在继续,甚至可能加速。1992~1997年,丁克家庭的失业率上升了15%。

很清楚,当今英国差不多每5个家庭(不算养老金领取者)中就有一个家庭全体失业,这代表着一个庞大的被社会淘汰的人群,其他欧洲国家或许闻所未闻,但在美国已经司空见惯。底层阶级的急剧扩大是新自由主义福利制度改革的直接后果,特别是在改革影响到住房之后。向租房者出售其所租公寓,这通常被赞誉为撒切尔夫人的政绩。这一政策确实在20世纪80年代有力地提高了撒切尔夫人的选民支持率,尽管在90年代又变得对保守党不利。放在政治和经济大背景下,这一政策有其欠妥之处。大幅减少公租房是新自由主义刚显现的依赖性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1996~1997年,政府在住房上的花费估计约超过110亿英镑,这占当时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5%,是1979~1980年住房开支总额的10倍多。公众的住房开支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由政府提供的租房折扣和购房补贴代为支付。英国公租房私有化的代价是巨大的,导致人们对福利制度产生深重的依赖。

以上变化更为重要的影响在于,英国与其他欧洲国家在历史经验上产生了差别。其他欧洲国家没有经历长期的新自由主义公共政策的治理,反而是美国在这一点上与英国惊人相似,即便在刑事政策方面,两国都表现出密切的相关性。英国的监押率远高于其他欧洲国家(虽然比美国低很多),而且上升迅速。1992~1995年,英国监狱关押人数几乎增加了1/3(超过5万人)。

关于犯罪率的数据很难取得,也非常难于解释,但对于反映英国社会的趋势却十分有用。1970年英格兰和威尔士警方侦办的严重犯罪案件不到160万件,而1981年这一数据就上升到280万件,至1990年年底,有记录的犯罪统计已达430万件,1992年继续增至560万件。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1992年英国犯罪率调查显示,实际的犯罪数量是官方公布数字的近3倍。

相应地,英国政府用于执法的开支也水涨船高。1978年9月至1982年3月,政府在对警察机构的原有拨款基础上又追加了近1/4的资金。撒切尔夫人的第一任期内,英国警察数量从将近1万人激增至超过12万人(警察数量和收入如此大规模的增长不是梅杰政府的特色)。总之,整个撒切尔政府执政时期所有类型的犯罪及政府用于执法机构的开支都呈增长势头,这一趋势在开展自由市场实验的新西兰及罗纳德·里根时期的美国同样存在。

关于撒切尔主义对犯罪行为和社会秩序的影响,最近一份社会学报告作了很好的总结:

对犯罪行为的总体分析表明,过去10年无论主要形式的犯罪还是不断增加的无视法律的行为,对于我们考察近20年来英国社会经历的变化都至关重要……英国家庭和社团的传统社会联系明显减弱,英国小学和中学的传统职能最终被改变了,从以教育为导向的社会管理型转变为以竞争为导向的知识技能培训型,这反而造成社会的不和谐。以往作为初等教育示范的维多利亚寄宿学校的精神在21世纪被人们遗忘了……正是由于公园管理员、巴士引导员、就学督促员这些社会管理辅助机构工作岗位的消失,使得警察不得不事事亲临,为对付犯罪行为疲于奔命……越来越多地借助监狱制度来解决社会问题,既收效甚微,成本之高也让社会难以承受。危害英国和许多后工业国家的犯罪问题反映出这些社会整体更深层次的病症。

事实上,自由市场与“法律和秩序”相关政策之间的联系从未被忽视,在维护社会秩序的中间机构和管理社区生活的非正式团体被市场经济大潮冲垮后,政府维护社会稳定的职能得到了加强。只是当刑法的威慑力成为残存的最主要的维护社会秩序的工具时,这一进程才走到尽头。在美国,同样的终结点或许已不远了。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撒切尔 英国 经济 自由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