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政党代表大会背后的美式民主:限制政党作用 政府与政党分开

2012年10月15日 13:45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董郁玉

美国的政党,从来就不是一个组织严密的政治团体。政党组织“无组织、无纪律”的松散性,既保证了每个党的党员不会因为“入党”而获得什么好处、而只以党的政治倾向为认同标准的“党的纯洁性”,又防止了因党内资源分配而出现的人身依附现象。而这反过来又使得政党没有必要聚拢那么多的社会资源以“犒劳”那些党内的“积极分子”,进而就在最大范围内根除了滋生政党腐败的土壤。

并且,无论从资源使用上还是在财政开支上,政党与政府间的界限分明:政党的一切开支均来自于政党筹得的资金,与国家的财政开支没有关系。因此,美国的政党全国代表大会,不论规模多大,不论开支多少,都甭想从国库里揩油。即使某个政党的候选人日后如愿当选,其胜利也与该党在其任期内的兴衰无甚关系。甚至总统被执政党开除出党,也不影响其法定的权力和任期。这个在理论上的“执政党”,既不能因为本党推出的候选人当选而成为当选者的实际控制力量,更不会因为本党党员成为政府官员而在国家财政上得到一分钱的好处。

百多年来,美国政党的政治作用不断式微。政党在国家政治权力交接与继承过程中的作用大小,是与公众的政治参与方式不断增多、手段日益多样化呈反向关联的。1796年,在华盛顿明确表示其“回家种地”的意愿之后,分属当时不同党派的国会议员以非正式会议的形式,分别提出了本党的总统以及副总统候选人。这种由国会议员中的政党成员召开的决定各自政党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的非正式会议,被称为“大佬核心会议(KingCaucus)”。30年之后,因美国领土西扩,各政党内部的权力急剧分散,“大佬核心会议”这种决定政党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的机制寿终正寝。19世纪30年代,美国各政党开始采用由来自全国各地的党代表来提名本党参加大选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的制度。由此,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取代了“大佬核心会议”。

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与“大佬核心会议”相比,政治参与度更强,被推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的代表性也更强。但是,在19世纪上半叶,由于政党经费开支的限制,旅行和住宿等问题甚至都可以成为限制出席政党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人数增加的重要掣肘因素。代表人数少,候选人与选民接触的机会有限,成为政治参与度提高的天花板。此时,各州以及全国性机构的政党领袖们,就会利用决定财务开支的权力,挑选那些符合他们意愿的人充当参加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

进入20世纪,旅行和住宿已经成了普通公众可以自行负担的事情,有意参选的人也可以通过日益增多的技术途径来募集更多的款项,来支撑其在更广的范围内游说选民,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所以,到1916年,已经有过半数的州把由政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名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改变成由普通“党员”直接选举参加大选的候选人,最终再由政党全国代表大会确认候选人资格的初选制度。这个制度,大体上就是人们今天看到的美国总统大选的党内初选制度。

进入20世纪,广播、电视的出现和普及,彻底改变了政党进行政治动员的方式,使得任何阻碍政治参与度提高的借口都不再成立。在互联网时代,普通“党员”利用技术从事政治活动的能力,往往要高于政党的领袖人物。党员、支持者、捐款人、“粉丝”被互联网融为一体。这样,有意参加投票的“党员”甚至都不用离开家门,就可以多角度地了解参选人的背景、主张以及其他品性,当然,也少不了丑闻和八卦。有这样便利的条件,各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沦为”对已经在初选中被选定的候选人的确认仪式,就再正常不过了。

“大佬会议”和全国代表大会“提名并确定”候选人程序的消失,让每个政党参加大选候选人角逐的内部过程完完全全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之下,并成为一定范围内的公众事务。由此,“大佬”也好,“遗老”也罢,其影响力,甚至往往还不如一个选举专家公开发表的一篇政治分析文章。在这种情况下,党内的权势人物也就很难再关起门来在小范围内确定只有不多人中意和更少人知道的人选。在上届美国总统大选中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那些党内深孚众望的所谓“超级代表”,不敢逆拂党内普通党员和代表的意愿,也正是出于这种原因。

美国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说到底就是要让本党的候选人成为国家政府掌权者的一个动员会和誓师会。由此,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目的,就是要“染指”国家政权,接掌政治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就是美国国家政治权力交接和继承中的一个既定的公开程序。这个程序,大体上保障了美国自联邦政府建立直至现在为止的权力交接和继承过程的和平和有序。当然,在争夺权力继承人的过程中,也时有候选人相互“抹屎”的现象出现,但是,无论怎样,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候选人相互“抹血”的血腥场面。

没有经过任何政党遴选程序而当选美国首任总统的乔治·华盛顿的伟大之处,在于其把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质上的掌握国家政治权力的“终身制”驱离了美国政治传统。其实,从理论上讲,一个“符合程序”的掌握最高政治权力的终身领袖,并非不可能出现在民主政治中,其出现也并非就一定违反民主政治中“麦克风里出政权”、“摄像头里出领袖”的“票箱规则”。但是,幸运的是,就是如此这般的“小概率事件”,也被华盛顿“扼杀”在动议之中。而华盛顿此举,不啻为美国尚属稚嫩的民主“肌体”剜掉了一块可能被用来“下蛆”的“肌肉”。此一历史意义,从今天俄罗斯前总统、现总理普京力图钻宪法的空子而“二进(克里姆林)宫”的政治努力中,更加凸显出来。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美国 民主 政党 民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