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60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肯尼迪竞选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

2012年10月12日 20:10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傅岘

本文摘自:《肯尼迪》,作者:傅岘,出版:辽海出版社

肯尼迪已经准备就绪了。在洛杉矶那儿,他为出席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组织工作已做了充分的筹备。宣传机器也开足了马力,每天都发布新闻消息,每天都向新闻界宣布新增加的支持者的名单:如北卡罗来纳州当选州长桑福德、明尼苏达州的弗里曼、新泽西州的代表等。一大批各种类型的志愿工作者,比如马萨诸塞州的代表,有闲的旁观者,肯尼迪的老朋友,都被分配任务去同54个代表团膳宿一起,按时向肯尼迪报告这些代表们的情绪、问题和倾向,特别是密切关注他们的投票情况。肯尼迪的“控制室”里存有每个代表的档案卡片,肯尼迪的“代表接待室”里挤满了人群;许多俊俏的姑娘忙着分发附有竞选徽章的免费咖啡,并且放映一部介绍候选人的影片。

肯尼迪于7月9日星期六抵达洛杉矶,受到数千人的欢迎。随后,他在《会见报界》的电视节目中说:“我认为我们将赢得提名,但是我并不认为大局已定。……没有一次代表大会是这样的。”他知道,1912年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钱普·克拉克和1924年代表大会上的威廉·麦卡杜,在大会刚开始时都受到多数代表的拥护,结果却没有得到提名。不过,那时的规定是,被提名者必须获得三分之二代表的选票。要不是罗斯福和法利在1936年废除了这项规定,使民主党从此变得自由化的话,肯尼迪是绝不会获得提名的。

代表大会于7月11日星期一开幕时,一个声势愈来愈大的推举史蒂文森运动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罗斯福夫人附和了尊敬的沃尔特·李普曼早些时候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出的主张,表示希望肯尼迪的“大公无私敢作敢为”会使他同意担任副总统的职位,因为在这个职位上,他会得到“成长和学习的机会”。她说,黑人不会投他的票的。休伯特·汉弗莱在西弗吉尼亚州预选后一直对肯尼迪很友好,不过始终没有正式承担义务。这时他说,出于“对国家的关注”,他决定从支持肯尼迪转而支持史蒂文森。原来以为能争取过来支持肯尼迪的许多加利福尼亚州的代表,已经被史蒂文森拉走了。哥伦比亚特区的许多支持肯尼迪的人受到支持史蒂文森的人的压力。

史蒂文森本人曾被要求支持肯尼迪的提名,一些和他们俩人都有友好关系的人一再要求停止这些拉票的努力,因为这种做法只能帮赛明顿和约翰逊的忙。他们要求他结束这种踌躇不决的态度,以取得肯尼迪的尊敬,并支持肯尼迪的提名,作为对肯尼迪在1956年支持他提名的报答。

与此同时,约翰逊的支持者亦愈益活跃起来。在参议休会至8月间这段时间里,多数党领袖约翰逊同意其支持者的要求,正式宣布参加总统候选人提名竞选,但他对反肯尼迪和反天主教的众院议长萨姆·雷伯恩的观点没有表示赞同。他的声明警告说,“罪恶的势力,。。对于无辜的人是毫无怜悯之心的,对于没有经验的人也不会格外照顾的。”雷伯恩攻击肯尼迪的领导地位“没有受过考验”。约翰·康纳利和印第安·爱德华兹对肯尼迪体力上能否胜任总统之职表示怀疑。老资格的政客故意地谈论着可能会出现一种僵持局面:由于史蒂文森夺走了肯尼迪的一些选票,所有总统候选人就都继续处于竞争状态,那么,在经过两轮投票肯尼迪的票数减少以后,约翰逊,或许是史蒂文森,将作为妥协的人选。有人企图修改代表大会的规则,以防止候选人的提名在第一轮选举中就解决掉。这次动议显然是为了阻止肯尼迪被提名而提出的,但未获通过。

尽管约翰逊和史蒂文森挤进竞争圈内,约翰·肯尼迪仍然对前途充满信心。他知道,凡是赢得提名的候选人总要被人指责是采取了“高压手段”、“哗众取宠”和“讨好拉拢”的。谣言、混乱和暴徒式情绪之类的东西,就如同铜管乐队、气球、标语牌和演讲一样,构成了民主党代表大会的内容的一部分。然而代表工会上真正重要的事情,却是争取761名代表的选票,即1520票总数中的半数。

实际上,转而支持史蒂文森和约翰逊的代表人数比所宣传的要少得多。无论是会场里支持史蒂文森的观众,还是会场外支持史蒂文森的纠察队员,抑或是无数封有组织的支持史蒂文森的电信,都代表不了美国人的大多数。支持约翰逊和赛明顿的人可以去谈论将会出现的僵持局面,但是,自从三分之二的规则被废除以来,没有一届民主党代表大会曾出现过僵持局面。别的人只抱有获胜的希望,但肯尼迪却拥有支持他的代表——这是肯尼迪高明所在。

史蒂文森和约翰逊都可能提出由肯尼迪做他们的竞选伙伴,但肯尼迪对此明确地予以拒绝。他对一个猜测史蒂文森和肯尼迪会联合的人说,“来,我可以答应你,倘若我与谁搭档接受副总统提名的话,我就把明年的参议员的薪金给你。”他的父亲表示:“我们决不会为胜负、金钱或留个芳名而接受副总统的位置。”

肯尼迪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一次民权集会上和代表大会前招待所有候选人的一次宴会上公开讲话,他集中谈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而不是评论别人。他说,惟一的“健康”问题是“今天美国经济的贫血问题”;惟一的年龄问题是对我们的年老公民坐视不管。他把所有时间都用来拜访那些尚未作出许诺的代表团和领导人,就像一个沉着冷静、富有目的感的人物在一堆杂乱物品中快步向前走去一样。

此外,别的问题也让肯尼迪和他的竞选班子忙得不亦乐乎。竞选纲领大部分是在政纲委员会主席鲍尔斯领导下起草的,以肯尼迪个人的观点来说,他认为竞选纲领许诺了太多的根本无法兑现的相互矛盾的东西,提出了太多的无保证的希望和无必要的担忧。资格和规则委员会提出了一些非重大的问题。代表工会的许多行政和人事问题,都是事先由劳工代表和自由派代表组成的一个非正式的秘密委员会制定的,肯尼迪和汉弗莱也参加了这个委员会。

主要问题仍然是761张选票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是在第一轮投票结束时就扭转局势,否则,就要等到第二次投票了,一些受法律限制只能投一次票的人就可能帮不了肯尼迪的忙,结果失去的选票还不足以补偿从别的一些总统候选人那里争取来的选票;但是如果有必要投三次四次票的话,一种僵局就可能导致幕后妥协。

星期三下午,每个候选人的提名和表态工作都在进行之中,约翰·肯尼迪在最后的时间里要求明尼苏达州州长奥维尔·弗里曼为他做主要提名演说。弗里曼是一个适合上电视屏幕的、强有力的发言人,他是中西部人,农场主的好友,自由派,新教徒,一州之长,肯尼迪希望在他这个州里从史蒂文森和汉弗莱手中夺走选票,弗里曼具有一切必需的品质。但这一决定耽搁了很长时间才做出,原因是开始肯尼迪想劝说史蒂文森来担任这一工作,史蒂文森没有同意。

民主党1960年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竞选演讲和候选人该做的工作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地结束了,所有的候选人和竞选班子的工作人员虽然还无法放下心来甚至只能把心提得更高,但毕竟也无法再作任何努力了。

众目睽睽的重要时刻终于来临了。1960年7月14日上午10时07分,所有代表都将票投进了票箱,唱票工作在嚣闹的会场进行。

一切都来得那样平静。肯尼迪在第一次投票中就取得了胜利。

肯尼迪得知自己获得提名后,第一件事就是用他的专用电话线打了一个电话给杰奎琳。杰奎琳当时待在海恩尼斯港,等候小约翰的出生。接着,他便赶到大会会场,向围着他的家人和政治上的主要支持者作简短的致词,表示谢意。然后,他就返回寓所,他也许太困了,他目前需要的,也许仅仅是休息。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1960 民主党 全国代表大会 肯尼迪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