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玛哈穆德二世改革奠定土耳其近代世俗化基础

2011年01月28日 18:15
来源:中国宗教学术网 作者:周国黎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土耳其社会世俗化的另一个更重要的内容是西方化的引入。西方化的引入导致了人类社会化力量和个人化力量的介入,它们与土耳其的传统宗教体制格格不入。如果说由现代化的引入所导致的人类物质化力量的介入,为土耳其提供的是“新的骨胳和血肉”,尚未对传统宗教体制构成严重威胁,那么西方化的引入导致的人类社会化力量、理性化力量和个人化力量的介入,则直接冲击了传统宗教体制的神经中枢系统,对土耳其传统宗教势力的社会基础给予了沉重的打击。人类社会化力量的介入突出表现在国家政体、社会法律及教育等领域的改革。在政体方面实施了国家机构的民主改革、突出人民的作用、建立共和国后将全民主义、世俗主义等作为立国之本而载入宪法,并宣告废除伊斯兰教为国教。在法律方面表现为由西方引进的世俗法逐步取代伊斯兰教法,世俗法庭取代伊斯兰教法庭,致使伊斯兰教法在土耳其世俗化进程中被彻底消除。个人化力量的介入主要表现在精神和思想文化方面的西方化。西方化的人本主义、人道主义等突出个人价值的个人化力量大举介入,传统宗教的精神禁锢被打破,人们摆脱了宗教精神的奴役,从经院的泥沼中解脱。正如著名作家拉赫米(HuseyinRahmi)指出的,“西方文明一直是启蒙我们觉醒的火炬……我们从西方知识精英那里学到了要热爱思考,热爱自由。我们现在的所有思维方式的发展和进步,都是借鉴西方的结果。”①

从这些领域的世俗化发展,不难看出这样的一种世俗化历史现象:伴随世俗化进程即理性化、物质化、个人化和社会化力量的介入,世俗力量(即人类力量)逐步在各个领域取代传统宗教势力的力量(即神性力量在人世间的代理)。再进一步透过现象看本质,便可明了世俗化时期宗教的历史演变特点:伴随世俗化进程,人类力量逐步取代神性力量,致使宗教的神性特征呈衰微的演变。

2.世俗化与宗教本质的演变

伴随土耳其世俗化的进程,土耳其伊斯兰教的构成三要素分别发生了不同的演变。首先看伊斯兰教信仰的演变。在现代化和西方化的冲击下,人类理性化和个人化力量都极大地削弱了伊斯兰教所信奉的真主的神性权威,大大动摇了穆斯林的神性信仰,对宗教的神性力量给予了重创。可见,宗教信仰要素在世俗化的宗教演变中是属于变化的,且呈衰微的演变。

再看伊斯兰教法的命运,随着土耳其共和国的创立(1923年),土耳其伊斯兰教的教法完全被世俗法律所取代,也就是说伊斯兰教法完结了它在土耳其伊斯兰教中的历史作用。伊斯兰教法在土耳其伊斯兰教的这种历史命运,给我们对宗教基本问题的思考以重要启示。启示之一,伊斯兰教法要素在伊斯兰教构成中的存在是非恒定的、非普世的、因而也是非本质的。换句话说,没有伊斯兰教法,伊斯兰教照样存在。事实上,在伊斯兰教初创时期并不存在社会性的伊斯兰教法,当时只有《古兰经》律例、部落习惯或倭马亚王朝的行政惯例,但那时伊斯兰教业已存在。再看世俗化的现代土耳其,伊斯兰教法早已被取缔70余年,但土耳其的伊斯兰教至今仍然存在。此外,散居在很多地区如欧洲、美洲和亚洲各国的穆斯林社团,那里没有实施伊斯兰教法,但伊斯兰教依然存在。可见,宗教法律要素在宗教构成中是非本质的。启示之二,伊斯兰教法的消除,削弱了伊斯兰教的神性信仰,淡化了伊斯兰教伦理的神性特征,因而也突现了伦理主体的本质特性。首先我们可以明白的是,消除伊斯兰教法,同时也就消除了伊斯兰教信仰的社会保障,使得伊斯兰教信仰对于穆斯林个人来说不再成为一种社会责任而只属个人义务,穆斯林从事信仰活动全凭个人自觉意识。信教与不信教不再有社会压力,这就使得有世俗主义思想的人可以心安理得地过没有宗教信仰的世俗生活。可见,消除了神性信仰的社会保障即宗教法律,就等于削弱了神性信仰本身,即削弱了宗教的神性力量,因为宗教的神性力量主要体现在宗教信仰要素上。此外,宗教伦理和宗教法律都要依赖于神性权威的维系,因此反过来也可以说,宗教法律的消除也减损了神性权威的威力,同样也是对神性力量的削弱。再有,宗教信仰即神性信仰与宗教法律有着休戚与共的密切关系。但凡强调神性信仰的宗教,对宗教法律也特别注重。中世纪的基督教神学鼎盛,宗教裁判所也甚嚣尘上。伊斯兰教较之其它宗教更强调宗教信仰(比如穆斯林一日五次祈祷,而基督徒一星期一次),因而伊斯兰教有较之其它宗教更严格的教法。甚至在伊斯兰教内部,十叶派比逊尼派更强调宗教神性信仰(如只承认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为穆罕默德合法继承人),因而该教派奉行较之其它教派更严厉的伊斯兰教法。可见,伊斯兰教法的消除,对伊斯兰教宗教信仰即神性力量的削弱是非同寻常的。

最后再来看伊斯兰教伦理在土耳其世俗化进程中的命运。在伊斯兰世界,发生于19世纪末的伊斯兰现代主义运动,其实质是为伊斯兰教注入理性,而这种理性主要表现为伦理。阿拉伯现代主义之父穆罕默德·阿布杜曾指出,乌玛(umma,即伊斯兰社会)的统一是道德的统一。印巴次大陆的伊斯兰现代主义先驱赛义德·阿赫默德汗也提出,伊斯兰教的真理即伦理。土耳其伊斯兰现代主义创始人、青年奥斯曼领袖纳米克·凯末尔亦曾就伊斯兰教伦理在土耳其世俗化进程中的命运问题发表深刻见解:“是所有东西都要从西方不加区别引进吗?我们自己的道德标准完全足够满足现代文明的各种需要。”从如上所述的土耳其世俗化进程中的宗教演变可知,伊斯兰教法被完全取缔,伊斯兰教信仰、体制和习俗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唯独伊斯兰教伦理仍基本保留下来。尽管有些人主张应引进西方世俗化伦理,但伊斯兰教伦理一直是作为土耳其的社会伦理的主体,而西方世俗化伦理只是一种补充而已。特别是今天,随着伊斯兰教在土耳其复兴,情况更是如此。

在世俗化的冲击下,人们基本肯定了伊斯兰教的伦理,并指望将伊斯兰教伦理转化为世俗伦理,为现代世俗社会服务。伊斯兰教在土耳其经历了近百年的世俗化过程后又得以复兴(伊斯兰教在当代土耳其复兴最早始于40年代),其原因是复杂的。但最根本的原因,首先就在于伊斯兰教伦理的价值,经过世俗化冲击的考验,再次获得了历史的认可。土耳其的穆斯林从西方化的文化渗透中,发现西方的诸多价值观念如在金钱、色情、暴力、毒品方面的道德是不足取的,甚至是有害于社会健康发展的。相比之下,伊斯兰教的道德却显示了特有的生命力。时至今日,土耳其占人口总数99%的穆斯林的社会道德的主体,基本上仍是伊斯兰教的道德规范,只是这种宗教道德已被世俗社会所利用,和世俗社会融为一体。难怪世俗的祖国党领袖伊尔马兹(现任土耳其总理)在96年与繁荣党(有伊斯兰倾向的政党)谈判组成联合政府的一个主要先决条件,便是把伊斯兰教要作为社会伦理看待。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土耳其世俗化对近现代伊斯兰教演变的历史特征和趋势的影响。世俗化涉及到社会与宗教。对于社会来说,它是人类力量增强,并逐步取代神性力量的社会历史进程;而对于宗教来说,则是神性力量逐步被人类力量取代,宗教的神性特征即神性力量呈衰微的历史演变特征,并导致宗教的本质要素即宗教伦理呈现逐步转化为社会世俗伦理的历史演变趋势。

3.宗教未来瞻望

基于如上所述的关于宗教构成与宗教演变的再认识,可尝试对宗教未来瞻望。

很多思想家、社会科学家都认为宗教消亡的预言是错误的。孔德的关于宗教的社会功能替代的思想,提出社会离不开宗教,如果没有宗教,也会有在功能上相应于宗教的替代现象。他实际上为伏尔泰的人类必须有上帝的思想提供了一个新的说法:假如宗教不存在,那么也会创造出一个宗教替代。(儒家文化实际上可说是一种宗教的历史替代,尽管它本质上不是宗教)。杜尔凯姆也曾论证了宗教的不可削弱的社会本质。美国社会学家帕森斯(T.Parsons)和兰斯基(Lenski)也是持此观点的二位代表人物。还有一些人认为宗教消亡的预言已成为现实,索罗金(Sorokin)便是代表之一。

根据以上我对宗教基本问题的论述,我则认为将宗教作为一个整体来预示它的消亡或永存,都是不妥当的。比如就社会宗教来说,在初创时期宗教各要素的形成是先后有别的,最先形成了宗教信仰,然后是宗教伦理,继后为宗教法律(或戒律)。既然宗教在初创时期不曾是整体一次性形成的,那么它的未来命运也应是有别的。从土耳其世俗化进程中宗教的演变可知,宗教法律最先消失,宗教信仰呈衰微的历史演变特征,而宗教的伦理主体则呈现恒定的历史演变趋势。可见,在宗教的历史演变中,宗教有消亡的成份,也有永存的部分。我们可以这样预示宗教的未来:说宗教的消失,是指它的神性特征即神性力量(包括宗教信仰、宗教法律及相应体制与组织)的消失;说宗教的永存,是指其本质要素即伦理的永存。我们不能预言完整意义的宗教的消亡和永存,我们只能预言完整意义的宗教的演变:伴随人类文明的发展,伴随人类力量发展并强大到足以替代神性力量以满足人类终极需求的进程,社会宗教的神性特征必然会呈现逐渐衰微的历史演变特征,而社会宗教的本质自然会发生由宗教伦理转化为社会世俗伦理的历史演变趋势。总之,伴随人类文明的发展,宗教的这种演变是必定无疑的。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土耳其 世俗化 玛哈穆德二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