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邓小平会见卡扎菲后评价:这个卡扎菲趾高气扬

2011年10月28日 14:06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时延春 王年华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这些项目包括修建人工河--一个项目就几百亿。修铁路、合作开发石油、建民用住房、铺设通信设施等。当时我国刚改革开放,很重视这些项目,谈了将近200亿美元的单子。我国又派对外经贸部部长陈慕华去利比亚考察。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人工河项目被韩国拿去。在石油开采项目上,利比亚选择和意大利、法国合作。我们只得到了一些意义不大的项目。

在整个会谈期间,卡扎菲表现得都比较张扬,趾高气扬的。

邓小平会见阿拉伯客人基本上都是我做的翻译。会见侯赛因国王时,他就对我说,这个侯赛因国王彬彬有礼。而那次与卡扎菲会谈完,邓小平说:“这个卡扎菲跟侯赛因国王截然不同,趾高气扬。”这是邓小平对他的印象。

卡扎菲此访有一件引起轰动的事情,就是他的女保镖们。访华时,卡扎菲及随行人员、警卫人员分乘两架大型专机抵京。我们事先一再询问有关人员准确情况,但对方一直未能提供这些材料。代表团全体人员抵京后,我们才发现很多女兵。对方称,他们是卡扎菲的女保镖。他们还提出,这些女保镖要参加卡扎菲一切对外活动的警卫工作。

当卡扎菲进入人民大会堂时,女保镖们拼命往前冲,并且自动散开抢占最佳位置。这些女孩子一个个长得都很秀气,身着草绿色军装。她们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格外引人注目。我后来特意跟她们聊了聊。她们来自不同的阿拉伯国家,在利比亚的黎波里女子军事学院学习。陪同卡扎菲出访是她们的一项特殊任务,一般是大家轮流担任,但人员要经过严格审查挑选。她们对能有机会陪卡扎菲到中国来感到非常荣幸。

我与卡扎菲的合影在利比亚成了护身符

卡扎菲很喜欢了解中国的情况。他问我关于中国的各种情况,包括我个人的问题。他问:“你业余生活怎么过?”我说:“我的业余生活主要是节假日推着孩子到公园转转,看看电影。”他说:“你过得比我好,享有充分的自由。我就没这个自由。我的所有事情都是他们给安排好的。”

我和卡扎菲同岁,他知道后很高兴。他说:“你不要叫我阁下,叫我兄弟就行了。我也没有官方头衔,就叫我领导人兄弟,我叫你翻译兄弟。”到机场送行时,他说:“我很喜欢你这位兄弟,你是我的好朋友,我邀请你作为我的私人客人到利比亚访问。”

卡扎菲让我到他的帐篷里做客,与我探讨他的《绿皮书》。他说,利比亚“九一”革命就是为了人民和民族自由,再三强调利比亚是个信仰自由的国家。

我当时表示感谢后就没在意。两个月之后我收到了卡扎菲亲笔写的邀请信。但由于各种原因,我那次并未成行。

1992年初,我被派去中国驻利比亚使馆做政务参赞。当年9月30日,参加了在苏尔特召开的利比亚全国人民大会。卡扎菲在会上向中国代表颁发勋章,感谢中国对利比亚的支持,表彰中国在“洛克比空难”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

那天晚上,卡扎菲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当时会场气氛热烈,掌声、欢声雷动,甚至淹没了卡扎菲热情洋溢的讲话。我登台领奖时完全听不清卡扎菲对我说了什么,在他给我佩戴勋章时,我才听清楚他说,“再次见到你很高兴,感谢中国的支持”。

卡扎菲是个神秘的人物,利比亚也是个神秘的国家。为了保障国家安全,利比亚采取了各种防范措施,对外国人做了很多限制规定。我与卡扎菲的合影便成了珍贵的通行证和护身符。有几次,口岸海关坚持要开箱检查中国代表团和记者的托运物品甚至手提箱,我把那张合影一亮,问题就解决了。还有一次,我带人去参观一处名胜古迹,被挡在门外,让我们改日再来。这张照片依然灵得很。对方不仅立即放我们进去参观,还派了一位向导为我们解说。

我当时的邻居阿明以前是卡扎菲的警卫,还是远房亲戚。他对卡扎菲的评级堪比开国明君。

而我经常买东西的小卖部老板之前是一名高级军官,后被解除职务。慢慢熟悉后,我想跟他聊聊卡扎菲和利比亚,他总是摇手不语。反对的声音不敢言,有一些异见人士你也接触不到。

利比亚新政权缺乏统一的领导

利比亚现在虽然结束了卡扎菲统治的时代,但新的执政当局也面临几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执政者内部的团结问题,一个统一的领导还没有形成。一开始,卡扎菲的反对派多是乌合之众,在北约的支持之下逐渐发展起来。虽然现在他们掌握了政权,但里面有许多的派系,不统一,不团结。

就连卡扎菲的葬礼问题,利比亚都没有统一意见。像“全国过渡委员会”贾利勒,他在利比亚反对派、利比亚东部部族和利比亚民众中声望较高,但他与旧政权的关联使得老百姓也无法完全信任他。贾布里勒,“全国过渡委员会”二号人物,代表了从国外回来的反对派,但也并没有权威。此外,各个部落首领也考虑自身的利益,另外势力比较大的是伊斯兰激进组织。各种人都有,鱼龙混杂。所以一个国家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机构,没有一个权威的领导人,现在他说话也不权威了。

第二个问题是利比亚的部落多。最开始,80%的部落倾向卡扎菲,到了后期纷纷倒戈。他们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来决定支持谁,并没有明确的政治信仰。现在如何处理部落与政府、部落间的问题,直接摆在了新执政当局面前。

第三是利益分配的问题。北约、西方国家想满足的目标:战略要地和石油利益。另一面是反对卡扎菲的这些势力也想在权力分配中争取最大的份额。

最重要的安抚、赔偿问题。老百姓现在盼望的,一是稳定局势,二是改善民生。如果在这两方面没做出成效,新政权也很难维持下去。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卡扎菲 邓小平 时延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