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总参上校忆车臣叛军武器来源:竟为俄军转交
2010年08月27日 09:39 中华读书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译者按:巴拉涅茨上校在俄罗斯国防部总参谋部工作了十余年,工作关系使他与军队中的上层决策人士有着许多直接接触。罗季奥诺夫任国防部长时,他是罗氏的新闻秘书。1997年,巴拉涅茨上校出版了一本书,名为《叶利钦和他的将军们——总参谋部上校日记》。此书刚一问世,上校就被解职离开了军队。他在书中到底都写了些什么,下面就是此书中的一些片断。

车臣战火

在总参谋部的各个办公室流传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消息:在车臣,我们的三个被俘人员被杜达耶夫分子钉在了木桩上。这事恰巧发生在复活节前夕,铁钉穿透了手掌,其中两人立即昏死过去,第三个身体比较壮实一点,他要求给他一颗子弹,车臣人直到最后才“可怜”了他。

当天从克里姆林宫传来消息,叶利钦已经电邀杜达耶夫进行谈判。不久以前,克里姆林宫还把杜达耶夫称为匪徒,现在他却成了“捍卫车臣独立的战士”。

今天,再听一遍当年安全委员会成员的意见,他们当时都反对把军队开进车臣……

这场战争被称为“恢复宪法秩序”。战争用的是斯捷潘申的耳朵,洛博夫的眼睛,沙赫赖的嘴,格拉乔夫的拳头,叶林的头脑,然而良心却是叶利钦的。他们应该对几万人的阵亡负责。这相当于一个小城镇的人口,是战时编制、6个血气方刚的整编师。

最高统帅正在黑海游泳,打网球,品尝南方珍稀美酒,然而他的军队却在附近愚钝地折磨车臣的小村庄,军人们并不十分明白,按总统的命令,他们来建立何种“宪法秩序”。为阵亡同志复仇的盲目愿望,往往可以成为英雄主义的推动力。当士兵不知为何而战时,还没听说过世界上哪个军队能打胜仗。

……当1995年冬天俄军以巨大牺牲为代价攻取格罗兹尼时,莫斯科的人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杜达耶夫从哪里弄到如此强大的军队?那堆积如山的武器是如何搞到的?

这个问题曾几次涉及到沙波尼什科夫元帅的名字。沙波尼什科夫曾是苏联国防部长,后来是独联体国家部队司令,他好像是没有保护好武器并把武器转交给杜达耶夫了。

1995年1月8日沙波尼什科夫决定向人民解释清楚,他在“消息”节目中肯定地说,是格拉乔夫做出最后决定,把武器转交给杜达耶夫部队的,为了证实这一点,他还援引了1992年5月28日俄罗斯国防部密码电报。

沙波尼什科夫在“消息”节目中讲过话并公布了密码电报后不久,在总参谋部,所有向车臣转交俄罗斯武器的有关文件均火速被没收,这个行动恐怕科列斯尼科夫是清楚的。

沙波尼什科夫家的工作电话被切断了,俄联邦反间谍组织中心向总参谋部吃惊不小的工作人员宣传说,目前转交武器问题不是重要的和首位的问题。

格拉乔夫师长

1993年10月,盖达尔、布尔布立斯、沃尔科果诺夫都给格拉乔夫打电话,大家都给他“下达命令”,最后格拉乔夫无法忍受,他忿忿地宣布,指挥他的只有一个人,这就是总统……

叶利钦为将军们的犹豫不决而忿恨不已。他亲自来到国防部为格拉乔夫及最高军事领导层“活动关节”,要求他们使用军队镇压起义。最后,在总统亲自参加的那次国防部会议上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批准了攻打“白宫”的计划,可是格拉乔夫却脸色苍白,慢吞吞地问叶利钦:“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您批准我在莫斯科使用坦克?”叶利钦站在门口,神态恼怒,脸色阴沉。他一字一句,透过牙缝慢慢地说:“帕维尔·谢尔盖耶维奇,我将给您一个书面命令”。国防部长向总统索要关于对保卫“白宫”的人们使用重武器的书面命令,他试图预先得到一种保证,以便将来能从所应负的责任中解脱出来。

但克里姆林宫里的人可不是傻瓜。当夜,叶利钦从国防部回到克里姆林宫后,立即吩咐助手们准备给格拉乔夫的命令。而由这些人准备好的,给格拉乔夫的总统命令的行文中,根本没有对起义者可以使用坦克和战车的字样,甚至没有可以使用一般武器的词句。

这是一项十分微妙的工作。假如说,有一天需要走上法庭,甚至有人控告叶利钦下令炮打“白宫”,那时总统完全有权这样说:“在我的命令中,没有一个字表明我是赞成使用火力的。没有这样的字句。至于国防部长命令用坦克炮进行射击——这应该由他负责。我并没有指示他用何种方式方法执行我的命令……”。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俄)巴拉涅茨著 刘刚译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