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色延安令人向往 少数民族革命者奔赴圣地

2012年01月04日 10: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解说:在学生中年龄最小的云照光受到老师、同学们的不少关照,可他觉得自己是男子汉,不该比别人差,所以他上课听得格外认真,他有一个特点,就是课堂笔记记得又快又好。

云照光:很奇怪,做笔记做得很快飞快,我的字写得很快,现在写快字,下来一些大同学还得拿我那个东西做对笔记,他们记得慢,记不上,没有课本,哪有课本,对笔记,我也奇怪,我现在想怎么速成那么快呢,政治速成、文化速成,这个环境的关系。

王仲方:像云照光那么个当时最年轻的一个,我记得当时只有14岁左右,这个给他发这个衣服,不可能给他量身做衣服,把普通的衣服给他穿上以后就当棉袄了,但是学习也很认真,所以我后来看着云照光解放以后给我送他的写的剧本,写的书,我挺感慨的,我说这个小鬼,在民族学院的时候,认字还不多,想不到成了作家了。

解说:国民党政府对陕甘宁边区实行封锁,边区经济陷入严重困难之中,没有笔记本,每人发一张油光纸,自己裁成32开小张,白油光纸没有了,就用红油光纸,油光纸没了就用自己制造的马兰草土纸,写字没有笔,学生们就自己做。

云世英:那个时候没用过钢笔,我在家里没有见过钢笔,但是去了延安以后,我那个侄子领我去参加了革命叫云生格,他人家这个什么呢,他的姐姐是乌兰夫的夫人,他那还也给了我一点钱,我就买了一支钢笔,这支钢笔买得很漂亮,而且我用的写子写的挺好,以后把这个钢笔不知道怎么就丢了,我到现在还很遗憾,所以从那个时候用钢笔字,而且我钢笔字写得挺好。

王仲方:一个人发一个笔尖,就那个笔尖,然后把那个高粱秆切断,高粱秆中间是软的,把笔尖插进去,然后墨水,就是用做衣服的颜料,染料的时候,颜料泡水,一个班里面发一点,自己泡水在那里写,那么更多的有时候要想,你想多写呢,就拿树枝在那个窑洞门口,那就是土地啊自己画画写写的。

解说:王仲方把学校的艰苦条件写了封信,向毛泽东汇报。

王仲方:我说现在生活条件太困难了,这些民族同学的身体也会有影响,是不是能够给予特殊的照顾,能够照顾一下,我给毛主席写了信以后,不到三天毛主席就回信了,仲方同志你来信收到,这个民族学院是归这个西北军领导,我已经把你的信转给高岗同志,找你谈来解决民族学院的问题,此致敬礼,毛泽东。

我看了以后挺高兴的,后来给学生们传着看,大家都很挺兴奋的,说哎呀毛主席这么关心我们民族学院的这个事情。

解说:不久后,西北局就给民族学院送来了粮食和文具,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这样写到,以窑洞为教室,石头砖块为桌椅,石灰泥土糊的墙为黑板,校舍完全不怕轰炸的这种高等学府,全世界恐怕只有这么一家。

民族学院第一批老师有二十余人,教授文化课、政治课、少数民族语文课,教育处处长乌兰夫在民族学院并不教课,但他每次作报告,师生们都会争相去听。

王仲方:乌兰夫讲话时候,还是那套在那个国民党统治区讲话,兄弟怎么怎么,兄弟怎么样,他都是,不说我或者你怎么,兄弟怎么样怎么样,就笑啊,大家就笑,延安的人没听过这样。

解说:不仅宣讲革命形势和抗日政策,乌兰夫还会给师生们讲他的革命战斗经历,蒙古族的少年们和他都很亲近,他们经常往乌兰夫的窑洞跑,和这位从大草原走出来民族干部,也是他们的老乡有说不完的话,但是对于学生们的毛病,乌兰夫会毫不留情地批评。

云照光:两个墙报的对立,一个墙报叫二日露,两天出一期,中间表扬了很多人,也揭露了一些反面现象,这是第二班我那个班,第一班布赫那个班,一班文化比较高一些,就弄了一个指针,指挥的指,指南针,指针,就是指出我们的错误,对立了,叫乌兰夫发现了,以后开会好批评了一顿,你们弄些别的不行,你们两个墙报对立墙报有这个,你为什么矛盾,你为什么利害关系,大批评,停止办你们两个墙报,乌兰夫是很严格的,对我们是很严格的。

解说:30岁的王铎是东北人,在民族学院任教育处副处长,他曾经在东北大学边疆政治系学习,对蒙古问题有颇多研究,学生们称他是“蒙古问题的百科全书”,王铎在学校里给学生讲时政,有一次一位学员问,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老婆是否也给分配,王铎笑了笑说,不可能,共产主义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但这样的分配讲的都是指物质,而共产主义里男人和女人都是自由的、平等的,只有双方都自愿才能结为夫妻,听了王铎的讲解,学生们都笑了。

解说:周吉是民族学院为数不多的女教师,她毕业于延安女子大学,1942年周吉被调到延安民族学院当教员兼三班班主任,周吉每餐都和学生们一起吃,刚开学的时候,伙房在山沟下面,学生们每当听到开饭的哨声,就会拿起饭碗争先恐后地朝山下跑去,后来有了专门负责打饭的人,他会把饭挑到窑洞外。

周吉(原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副书记):有个小鬼,小鬼去打饭,一头挑菜一头挑水,一头挑饭,菜和饭在一头,就是那个外国的装洋油桶,半截截开,搁铁绳拴着,完了就搁那打饭打菜。

解说:吃饭前师生们会先唱首歌,然后每人拿一个碗蹲在地上,围成一个圈吃饭。

周吉:干饭,棒子面的,小米的,大米的,反正各样,菜呢就是大烩菜,土豆都带皮,土豆是带皮的,菜挺大的块子,反正那时候年轻嘛,那就每天吃挺好的,打来饭呢,大家就是那样这个组的人就都出去,自己拿着碗,拿着碗,碗里头就盛菜。

云照光:这个是,就是校部的各个处室领导,你像乌兰夫教育处长,这个也就是刘春、王铎啦,反正校部一些领导住在这片,一溜,从那边开始就是学生,你看见了吗,学生宿舍,原先没有那么好,他们给稍微增加了,真正的,像那沟里头那个,那边的窑洞,从这边从那边窑洞,全部是窑洞,荒山,全部都是荒山秃岭,没有草,现在好多了,这个地方开会,成立大会,就全部在这里头了,整个教育机构的运转,就是这些个窑洞。

解说:延安民族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在同一排窑洞生活,每天朝夕相处。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延安 革命者 少数民族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