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最后一个土匪:国民党给师长 共产党给团长
2010年06月12日 11:33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当时国民党来的时候,给一个师长,共产党是给一个团长。当时团长在东北来看也是比较说了算的,因为东北没有几个团在这。面对得来不易的平静生活,在国共两党的利益诱惑面前,出人意料,小白龙的想法显得朴素而真实。他说日本已经亡国了,因为当时我的枪口是冲外的,我打的是日本人,不是我们中国人,知不知道。但是现在来看,国民党和共产党他们俩都是中国人,这个事情就不能用枪来讲话,来敌对,因为啥,不管参加哪边,都是打的是中国人,不管你给什么丰厚的待遇,国民党我也不能干,共产党我也不能干,就是这样,老老实实在家种地。

凤凰卫视6月10日《凤凰大视野》节目播出“林海雪原:东北剿匪记(九)”,以下为文字实录:

曹保明探访中国最后的响马“小白龙”

陈晓楠:时过境迁,虽然60多年前,国共两党那场政治纠葛已经随风飘逝,当年那些神出鬼没的东北土匪,早已经消亡在了新旧时代的更迭当中。但是他们当年真实的传奇经历,以及独特的生存方式仍然为世人所关注,曹保明呢,就是冲着这个来的。

曹保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还有离三里多地,我就打听,我说这个屯子有没有一个土匪叫小白龙,有一个孩子,这么高,看那样也就四、五岁,他说有,我这些年形成一个什么习惯呢?就是在一个地区要了解一种情况,大人小孩都知道的,那么肯定他是出名的,而且东北农村也有这个特点,就是一个村子有一个出名人物的话,大人小孩都知道。所以我当时心里非常高兴,你看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

解说:顾不上长途跋涉的劳顿和饥饿,曹保明顺着老乡指点的方向终于进了村子,各家的狗此起彼伏的叫声,打破了村子的安静。似乎是以这种特别的方式,在欢迎陌生人的到来。而这时一个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进入了曹保明的视线。

曹保明:打门就出来一个老头,我打眼一看,这老头秃头,能有一米八的大个子。那时候是初冬,他穿一个小棉袄,一个旧棉袄,没戴帽子,开口就喊,皮子喘了,谁到了?我一听,因为从前我了解的时候,土匪我了解了大量的黑话,我一听他说皮子喘,就是狗叫,他的话都非常有趣。

解说:老人的黑话吸引了曹保明,也许是曹保明的诚意和执着感动了这位老人,简短、热情的寒喧之后,老人便把曹保明让进了屋里,没想到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正是曹保明要找的小白龙。

曹保明:他说,到屋,台上拐子,火炕他叫台上拐子。我一听更高兴了,他这个话吧,他有很多的话非常奇特,和咱们不一样,但我也知道台上拐子是炕头,我进屋,他对着老伴说,兄弟来了,那时候他比我大,他那时候有七十多岁,已经比我都大四、五十岁,他竟然还叫兄弟,告诉他老伴,兄弟来了,你上北炕坐着去,他对他老伴就像训斥小孩一样,一股子杀气,一股子东北的骠悍的这种男子汉气,就充分的张扬出来。我说别,赶快捡豆腐,做饭,捡豆腐就是买豆腐,因为农村最好吃的就是豆腐跟鸡蛋,告诉老伴马上捡豆腐给兄弟做饭。

“小白龙”骁勇抗击日寇 内战爆发卸甲归田

解说:小白龙以这样的方式,与曹保明展开了彻夜长谈,从深夜一直讲到了天亮,又从日出讲到日落,整整讲了两天,曹保明边听边记,整整写出了厚厚两大本笔记。70多年前,小白龙那段往事又浮现在世人面前。小白龙,原名叫王正坤,山西省太原府徐守县白石村人。9岁时随父亲逃荒来到东北,日本人占领磐石不久,他就被抓去做劳工,血气方刚的王正坤,深受日本人的压榨和屈辱,复仇的心理从此埋下。

王先富(小白龙四子):后来我父亲就有这么个想法,就非得跟日本人打,讲话来干一仗嘛,就这么的,后来他们遇着了“交人好”,完了他就参加他们队伍。

解说:不久,王正坤结识了父亲的拜把兄弟陶喜山,俩人一商量,决定拉起队伍成立绿林帮打鬼子。陶喜山报号“交人好”为大柜,年轻气盛的王正坤报号“小白龙”,成为陶喜山手下的“炮头”(带人上阵的枪手),那是1932年,小白龙20岁。

小白龙:我是中国人就应该跟他们干,如果不是抗日我也活不到这么大的岁数,所以这一生呢,是,我以前在满洲国打官司,上大褂灌凉水,那我觉得也没啥,我不还是我吗。

解说:就这样,20岁的“小白龙”和“交人好”,在自己生长、熟悉的土地上,带着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一起打击日本侵略者。血雨腥风的戎马生活,两人患难与共,结成了生死之交。

周景芳(村民):他们还到过桦甸呢,杨靖宇整编他们,那阵老百姓都管什么不是兵就是土匪,就这么回事。

解说:1934年春,在杨靖宇将军的召集下,小白龙所在的绿林帮,在磐石红石砬子被东北抗日救国军收编,成为磐石境内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装。

王先富:我父亲等到后期杨靖宇来了,后来他们就授了东北抗日义勇救国军,第八路第四分区第一营,他是曹团独立营。第一营我父亲是副营长,第一营的营长就是陶喜山。

曹保明:一九三九年《磐石县志》中,就明确记载小白龙部攻打日本守备队,磐石守备队,天上的飞机都配合来打小白龙。

解说:小白龙骁勇善战、枪法精准,率领部队毙伤日伪军上百名,并缴获日军大量的武器弹药,日本关东军驻磐石的守备队,对小白龙恨之入骨。想方设法追剿他,大难不死的小白龙与日军顽强抵抗,终于坚持到了日本投降的那一刻。1945年8月,东北光复后,磐石境内恢复了平静,小白龙和其他兄弟们商量决定下山回家,卸甲归田。然而,他们并没有如愿,国民党和共产党对东北的争夺旋即展开。由于小白龙的抗日武装颇有影响,不久,国民党和共产党先后派人与小白龙秘密接触,想让他继续带兵打仗。

王先富:当时国民党来的时候,就是给我父亲一个师长,共产党就说是给一个团长。当时团长在东北来看也是比较说了算的,因为东北没有几个团在这。

解说:面对得来不易的平静生活,在国共两党的利益诱惑面前,出人意料,小白龙的想法显得朴素而真实。

王先富:他说日本已经亡国了,因为当时我的枪口是冲外的,我打的是日本人,不是我们中国人,知不知道,但是现在来看,是中国,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他们俩因为都是中国人,这个事情就不能用枪来讲话,来敌对,因为啥,不管参加哪边,都是打的是中国人,所以我父亲就说,那我就不能参加你这个队伍,你给我什么丰厚的待遇,你国民党我也不能干,共产党我也不能干,就是这样,老老实实的我父亲就是在家种地,从打日本鬼子亡国以后,我父亲,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一天没干,一天没打,就在家种地。

解说:小白龙的土匪生涯,随着他卸甲归田并没有戛然而止。没过多久,八路军的工作组进村开展土改运动,有一天,一名干部的驳壳枪意外卡壳了,正当所有人一筹莫展时,村民把小白龙找来帮忙,不料,正是小白龙的这次救急引来了他的杀身之祸。

周景芳:他们的枪卡壳了,卡壳了找他,因为他那阵他摆弄那玩意儿的,完了或者他去给整开的,整开了,别人就问这人是干什么的,他说原先是干什么的,后来说这个人你要不把他逮起来,那他是够你们呛啊,就这么着把他抓起来了,抓起来要枪毙他,后来他跑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