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傅斯年任台大校长抱怨:接受杂牌队伍 真正上当

2013年05月21日 16:0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周为筠

核心提示:傅斯年上任后跟李书华抱怨道:“弟到此办此一大学,真正上当,大概说来:办一新大学容易,改革一个旧大学难。弟在北大任内,多是老朋友,吵架固多,办事也有甚愉快处,此地是‘接受别人的杂牌队伍’。”

文章摘自:《在台湾:国学大师的1949》,作者:周为筠,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傅斯年写下“归骨于田横之岛”,笔墨之间满蘸着田横五百士的悲壮,字句之中弥满了凄怆之感。没想到傅斯年竟一语成谶,最后真的埋骨于这片远离大陆的孤岛,所以屈万里曾建议将这七个字刻在傅斯年的墓碑上。

元气淋漓满台大

1949年1月20日,傅斯年正式就任台湾大学校长,并继续兼任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职务。台大此后在傅斯年披荆斩棘引领之下,成为了台湾的最高学府与学术中心,并以丰富的研究资源以及自由的校风而闻名。假如没有傅斯年,台大在那样动荡的时局中,想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奠定一个现代大学的基础,并如日中天地发扬光大,的确是难以想象的。

傅斯年当初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时,台大无疑是个人人望而生畏的烂摊子。台大是以始创于1928年的台北帝国大学为前身,乃日本殖民台湾时代所建立。抗日战争胜利后,台湾经过半世纪的异族统治,终于摆脱了帝国主义的桎梏,从侵略者手里重新回归祖国的怀抱。国民党政府接管了台北帝国大学,并于1945年11月正式更名为国立台湾大学。

当时中国大地战云密布,兵马倥偬,注定民国政府对台湾政治、经济的重建心有余而力不足,动荡的局势波及到台湾岛内,使得岛内出现贪污横行、物资短缺等乱相。可想而知,这时的台大日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加上学校里管理紊乱、学潮迭起,办学经费不能及时足额到位,连师资都很匮乏,各种问题乱成一锅稀粥。

台大校长也像走马灯似的频繁更换,三年换了三个校长。第一任校长罗宗洛原是中研院植物研究所所长,抗战结束后,他被派往台湾接收台北帝国大学,并将其改名为国立台湾大学。他上任后百废待兴,建设经费短缺,日籍教师都已撤回,国内教授又聘请不来,校务、教学工作无法上轨,百般无奈之下,于1946年8月辞职回去继续当他的植物研究所所长了。

第二任校长陆志鸿来后,台大经济入不敷出,工作无法开展,他面对荆棘丛生的问题知难而退。

第三任校长是著名化学家庄长恭,于1948年6月到达人地两生的台湾。他原想辞退一批与当时权贵有裙带关系的教师,但当即遭到当局的反对,面对日趋反动的环境,无奈的他不愿意留在孤岛之中,毅然在1948年底返回解放在即的大陆。

台大的几任校长中,任期长者不到两年,短者仅数月。校长频繁易人,校务工作很久未能步入正轨。傅斯年到任之前,庄长恭只让学医学的杜聪明来代理校长。杜聪明这位台湾第一位医学博士,精于科研,却在大学管理方面束手无策。

傅斯年上任后跟李书华抱怨道:“弟到此办此一大学,真正上当,大概说来:办一新大学容易,改革一个旧大学难。弟在北大任内,多是老朋友,吵架固多,办事也有甚愉快处,此地是‘接受别人的杂牌队伍’。基于政治形势,此地请人大不易也。简直请谁谁不来。”
 

[责任编辑:刘玲] 标签:周为筠 傅斯年 李书华 台大 台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