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哪两位华东野战军战将婉拒为辞世的粟裕写文章?

2012年07月15日 09:35
来源:凤凰博报 作者:张雄文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这两位战将,一位是曾经担任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华东野战军9纵司令员、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另一位战将似乎是九纵继任的司令员、27军军长、也担任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聂凤智。

本文由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张雄文供稿

军旅作家吴东峰先生发表在《同舟共进》2011年12期上的《“沧海一粟”——粟裕大将轶事》一文,其实是他早年《开国将军轶事》一书中“智慧粟裕”的修订版。其中有两个不同之处:

第一个不同是增加了一段前言,记叙粟裕1984年去世后,他不知道粟裕1958年的冤案尚未平反,曾去向南京军区“两位华东野战军著名战将、大军区正职领导约稿,两位首长的秘书很快就回电了,回答的口径一样:首长身体不好,无法写。”

这两位战将,一位是曾经担任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华东野战军9纵司令员、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他以身体不好为由不写纪念粟裕的文章,应该与其济南战役后粟裕几件事以及粟裕尚未平反有关。

一是以华野代前委书记兼代司令员身份令其养病,使其失去了参加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杭州(山东兵团后改称三野第七兵团,由谭震林、王建安率领解放了杭州)等大战的机会。对军人而言,这既是扬名疆场的机遇,也是写进历史的最好机会,但许世友却在平静中遗憾地度过;

二是为打破“无组织无纪律”的本位主义,粟裕将原山东兵团所属的第七、九、十三纵队及渤海纵队重新编制,第九纵队、渤海纵队调出归华野总部直辖,调入宋时轮的第10纵队到山东兵团,只辖七、十、十三纵队。也就是说,济南战役后的山东兵团已经被“肢解”,与过去不是一回事。

三是粟裕1958年“极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冤案尚未平反,许多华野将领依然谈粟色变。一生惟最高权力是从的许世友当然不会冒险,如同邓小平两次被打倒期间,他绝不会施之以手一样。他其实没病,第二年也就是1985年1月军委主席邓小平到南京时,许世友特意起个大早迎接他,还主动提出与这位违背毛泽东既定方针,进行改革开放的邓小平合影,早已忘记了当年向毛泽东承诺的“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我就带兵勤王”的诺言。

但这些对当时很年青的吴东峰而言,是很难知晓其中奥妙的。

另一位战将似乎是九纵继任的司令员、27军军长、也担任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聂凤智。他对华野代司令员粟裕一直很钦佩,没有写大概是两种原因,一是照顾老上司许世友的面子,二是的确有病不能写。

粟裕去世后写回忆文章的人其实很多,后来收入了《一代名将——回忆粟裕同志》一书,其中国家领导人有陈丕显、杨尚昆,1955年授衔大将的有肖劲光,授衔上将的有宋时轮、叶飞、钟期光,授衔中将的有张震、王必成。这些人的人品非许世友所能及。

第二个不同是增加了《刘少奇、林彪均器重粟裕》,取材于我的《名将粟裕珍闻录》一书。这当然与剽窃无关,吴先生在文中特意提到了一段话:“作家张雄文言,粟裕与林彪,可谓一时瑜亮,常常令人有‘千载谁堪伯仲间’之感。”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粟裕 许世友 聂凤智 华东 野战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