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揭秘:究竟是谁不允许瞿秋白跟随红军长征的?

2012年05月20日 12:01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王龙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当时关于长征前一切准备工作,均由李德、博古、周恩来三人所主持的最高‘三人团’决定,我只是依照最高‘三人团’的通知行事,我记得他们规定了中央政府可以携带的中级干部数目字,我就提出了名单交他们批准。至于高级干部,则一律由最高‘三人团’决定。瞿秋白同志曾向我要求同走,我表示同情,曾向博古提出,博古反对。

本文摘自《国运拐点》   作者:王龙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讲完了潘恩的故事,这篇文章似乎可以结束了。然而且慢,我的脑海中电光火石般迸出了另一个更加了不起的”牛人“——那就是瞿秋白。他的经历和潘恩极其相似,身前生后都遭致不断的误解,名誉声望几度浮沉。但他对这个世界绝望的反抗,对自我灵魂的残酷解剖,远远比潘恩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潘恩反抗的是整个不合理的外部世界,向一切落后的制度宣战,瞿秋白则是在对革命倾注了所有的热情和心血之后,转而以一种令人悲慨万端的反省方式,试图以残酷的自我解剖寻找更圆满的精神答案,从而成全了一个真诚丰富的心灵和深挚感人的人格形象。

“位非得其所,才未尽其用”

瞿秋白的一生,大起大落,带有明显的悲剧色彩。在风云激荡的时代,他成为被选择的人;而当他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后,却又被自己的政治对手出卖与抛弃;当他终于成为悲壮的革命烈士,却又被和平年代的混乱“革命”所批判和打倒。瞿秋白生前曾说:“历史的事实是抹煞不了的,我愿意受历史的最公平的裁判。”可在不同的时代,他被冠以种种截然相反的称谓,从“革命先烈”到“叛党投敌”,从被“顶礼膜拜”到“掘墓鞭尸”,鲜花与粪土同在,谩骂和颂扬齐飞,那么令人多眼花缭乱的功绩与罪名,也许连从不看重“虚名”的瞿秋白生前也无法想像。一直到今天,历经种种磨难非议,瞿秋白才终于可以被人民永远称为“同志”了。这个饱受争议的人物对革命贡献之巨大,所受待遇之不公,平反昭雪之漫长,实为中国革命史所罕见。

纵观瞿秋白三十六年的短暂人生,就如同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一会儿直冲云霄,一转眼又堕入谷底。他耀眼的头衔可以开列出一长串:在中共“八七会议”开始主持中央工作,两度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是中共早期的理论家和宣传家,也是中国革命文学事业的重要奠基者。他准确翻译了《国际歌》,也是中国最早报道苏联实况的新闻界先驱……可就是这么位鼎鼎大名的革命前躯者,最后的悲情结局竟是为“左”倾路线所杀,被“自己的人按住了他的脖子,好让敌人的屠刀来砍”。

……

去留心绪都嫌重

谁能想到,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瞿秋白的人生可谓光芒四射。他深受共产国际的信任重用,在刚刚成立的中国共产党内,他几乎是唯一的俄语翻译。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也高度评价瞿秋白,说他是中国共产党内除了陈独秀、李大钊外“最好”的同志,也是中国共产党内“唯一懂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人”。他受到各方面的高度重视,并很快进入中共中央核心领导层。可而今政治地位一落千丈,只能被“发配”到苏区搞点教育工作。这个时候临时中央负责人秦邦宪(博古)为代表,留办学生已经占据中央苏区各个权力部门的领导岗位,瞿秋白自然更不受重视,并且动辄还要被扣上官僚主义、文牍主义之类的帽子。

我常常怀疑瞿秋白这种革命者,就是传说中那只不知疲倦的荆棘鸟,它一生休息的时刻,除非是它停止飞翔的那一刻,也是死亡的那一刻。换了别人,经受这么多打击挫折也许早已心灰意冷,偃旗息鼓。可瞿秋白心中的哀怨很快烟消云散,很快就重新燃起对革命真纯而炽切的热情。离沪后半个月,妻子杨之华收到瞿秋白托人带给她的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我将到我们的老家,很快会看到亲兄弟,那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天堂!快来!”这里的“老家”、“天堂”,显然都是指瞿秋白即将到达的中央苏区。

……

瞿秋白:应不应走、愿不愿走、能不能走

首先,看瞿秋白“应不应走”。

瞿秋白是一位公众人物,在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他是一个公开的共产党员,经常来往于广州和上海之间,和国民党各方面打交道。他在黄埔军校作过演讲,黄埔的将领都认识瞿秋白。就是说,一旦留下他随时可以被敌人辨识出来。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瞿秋白 红军 长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