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玄武门血案里的父子兄弟
2009年08月21日 14:40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搞不定尉迟敬德,李建成又派人用金帛去引诱右二护军段志玄,同样遭到拒绝。

笼络引诱不成,李建成换了一招,说起来也是老把戏——他指使李元吉向李渊进谗言,诬陷尉迟敬德,企图让李渊下诏将其诛杀,在李世民的坚决请求下,才保住尉迟敬德性命。紧接着,李建成又谮毁左一马军总管程知节,要将他调离京城,到康州去做刺史。程知节抗旨冒死不肯离开。这还不够,李建成和李元吉分析,这秦王府里的谋士,关键人物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于是又向李渊谮毁,把房玄龄和杜如晦驱逐出了秦王府。如此一来,李世民的心腹谋士就只有长孙无忌留在秦王府中。形势非常严峻。

走到这一步,难道李世民就一直没采取任何手段,只是一味退让吗?贞观史籍里有一段记录:谋士魏征“见太宗勋业日隆,每劝建成早为之所”。就是说,当时任太子冼马的魏征,意识到李世民对太子的威胁,所以常劝太子早早下手,除掉李世民。从这里看出,如果李世民没有任何动作,他的态度是妥协,那么何来的威胁。所以,李世民并不像贞观史籍中所说的处处被动挨打,他没有坐以待毙,他干了两件顶重要的事儿。

第一件:通过妻子长孙氏争取到李渊嫔妃的支持,收买东宫集团的心腹人物。

第二件: 收买了玄武门的值班将士常何。

准确地说,对于夺取皇位继承权,李世民一直是有准备没决心。虽然他蓄谋已久,但何时夺位,以何种形式夺位,一直是不明确的,只能说句大白话,没逼到那份儿上,逼狠了咱也不怵。

由于房玄龄和杜如晦被调离秦王府。长孙无忌、侯君集和尉迟敬德等人日夜苦劝李世民,让他诛杀李建成和李元吉。李世民犹豫不决,去向灵州大都督李靖请教,李靖推辞,说无可奉告。李世民又向行军总管李世勣请教,李世勣也推辞,同样无可奉告。这两位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在初唐的历史中,都是颇具影响力的人物。李靖具有很高的军事指挥才能,熟悉兵法,战功卓著;李世勣则跟随李世民征讨窦建德、王世充、也立下过赫赫战功。这二位对李世民想要夺权的暗示置若罔闻,没有反应就是最大的反应。李靖和李世勣的想法无非有两个:

一、李世民若诛杀太子齐王而夺权,势必产生变革,而变革直接导致的是权力的重新分配。李靖和李世勣当然不愿意因为变革影响到自己。

二、李世民兵变是否成功,他们没有把握,从朝廷势力对比来看,朝廷官员基本都倾向于太子李建成,宠臣裴寂更是公开支持太子。宇文士及、陈叔达等人心里支持李世民,但又不敢公开;大臣封德彝则是首鼠两端。李渊每次外出,都让太子留守京城,这就使大臣和各地的都督大都依附于太子。因此,太子李建成在京城势力比李世民雄厚多了。说到底,李靖和李世勣是不相信李世民会成功的。如果支持他,一旦失败得罪了太子,将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因此,“二李”的态度是保持中立。这让李世民更加犹豫。犹豫并非心软。李世民很清楚,兄弟自相残杀,是古今大恶,这场争斗虽然早晚要发生,但李世民想等太子方面先发动,自己再以道义的理由去征讨他们。

李建成何尝不是这样想呢?

两兄弟的箭都搭在弦上,都想站在所谓正义的一面,等待一个契机,一个突发的动力,将毒箭射向对方,置对方于死地。

这个契机还真来了。

武德九年,东突厥郁射设率领数万骑兵,屯兵黄河以东。侵入大唐边塞,围攻乌城。李建成向李渊推荐李元吉带军北上征讨。李渊听从了李建成的建议。敕令李元吉为都督,右武卫大将军李艺、天纪大将军张瑾等人去援救乌城。李元吉这时就使了鬼心眼儿,他请求调用秦王府的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以及右三统将军秦叔宝等猛将同行,而且,还挑选秦王府里的精锐士兵来补充军力,全部编入出征的部队。

这是一副猛药,先把你掏空,然后再杀你,让你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对比后宫力量和朝廷势力,东宫集团和秦王集团的悬殊很大。只有战斗实力有得一拼,这下可好,战斗实力也给你挖空了。人家是刀俎,你李世民是鱼肉。

先前说过,李世民通过妻子长孙氏争取到李渊嫔妃的支持,收买了东宫集团的心腹人物。这个心腹人物就是太子宫率更丞王晊。他向李世民秘密报告,说太子告诉齐王:“现在,你已兼并秦王的精兵猛将,拥有数万之众。我与秦王在昆明池与你践行,就在践行宴席上,派壮士将秦王杀死。然后上奏父皇,就说秦王患急病死去,父皇不会不信。到时候,我再派人进宫游说,要父皇把国事大劝移交给我。而尉迟敬德等人也落到了你手里,正好将他们全部坑杀,谁敢不服?”

率更丞这个职务,是“掌宗族次序、礼乐、刑罚及漏刻之政令”,一把手是率更令,率更丞是两个副手之一,级别是从七品上。从职务来看,这个率更丞王晊应在太子率更寺任职。作为太子率更寺的官员,王晊提供的这个情况应该是可信的。而且,李建成、李元吉利用这个时机机下手,也是符合逻辑的。

李世民立即把王晊的密报告诉给长孙无忌等人。为了彻底清除李世民的心理障碍。幕僚们循着房玄龄“行周公之事”的思路,找出新的论据:假如当初舜在疏浚水井时,没有躲过他父亲与哥哥在上面填土的暗算,他便成为井中之鬼了;假如当初舜在粉刷粮仓时,没有躲过他父亲与哥哥突然放火的毒手,他便化为灰烬了。怎么能够登上天子之位,使自己的恩泽遍及天下呢?所以,舜在父亲用小棍棒打他时,就忍受了,在父亲用大棍棒打他时,就逃跑了。这是因为舜心目中所考虑的只有大事啊!”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罗杰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