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首个文字狱:司马迁外孙杨恽之狱
2010年01月07日 15:46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何木风供稿)

对我们而言,杨恽的名字其实比较陌生,但他的外祖父却是大名鼎鼎,他就是司马迁。杨恽后来被腰斩是因人告密,但这位汉代历史上比较著名的人物却是因告密而发迹的。

杨恽的父亲,也就是司马迁的女婿杨敞是汉昭帝时的丞相。杨恽出身名门,聪慧明敏,自然“以才能称,好交英俊诸儒,名显朝廷”,被皇帝招到朝廷为官。

不过在此之前,杨家并不显赫。杨敞当时只是被汉武帝任命为顾命之臣霍光的一个小幕僚,霍光虽然器重他,但杨敞天生胆小。在元凤年间,同被汉武帝任命为顾命大臣的上官桀很看不惯霍光的大权独揽,密谋杀掉霍光。要知道,当时霍光权势盛天,想要造他的反,必须要有严密的计划和十足的把握才行。但是,上官桀的密谋几乎成了光天化日的运作,其要造反的消息居然被负责收取稻田租税的稻田使者燕苍探知,燕苍深知自己身微言轻,汉武帝之后,朝廷对告密者不是很重视。于是,燕苍找到了时任大司农(财政部部长)的杨敞,希望让他出面来进行告密。

杨敞天生胆小,他考虑一旦告密不成,如果无此事,上官桀想要搞死他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相当。所以他坚决不做告密者。燕苍也不请求他,因为他现在是一个怀揣着稀世珍宝的人,肯定有人做他的买卖。他又找到谏大夫杜延年,杜延年听了这个消息后,险些没跳起来,这是老天开眼,该当他富贵。二人立即向霍光告密。结果,查证属实,两人通过告密升了官。不知道燕苍是否把自己曾找过杨敞的事跟霍光说过,我认为是没有讲。因为不久后,杨敞就替换了丞相王欣。如果霍光知道他有密不告,一定不会给他这种待遇。

前74年,被霍光扶持了十二年的汉昭帝驾崩。霍光依旧大权在握,他和富平侯张安世立了昌邑王为帝,可昌邑王不懂得珍惜,日夜荒淫。霍光与张安世密谋,准备废王更立。两人象征性地把这个密谋告诉了丞相杨敞,据史书记载:“敞惊惧,不知所言,汗出浃背,徒唯唯而已。”当他汗流不止,就要惊惧而晕时,他的夫人及时出面了,不愧为司马迁的女儿,几句话就把杨敞说得呼吸恢复平静,他的夫人认为,你同意,霍光也是废,你不同意,还是废,倒不如顺水推舟。

这两件事就足以见得,杨敞不但胆小,而且听到告密之事如同见到鬼一样。可他的儿子却跟老子完全不是一个路数。杨恽是绞尽脑汁去探听别人的秘密,然后上告。历史记载他这个人时有这样一句话:“恽伐其行治,又性刻害,好发人阴伏,同位有忤已圪,必欲害之,以其能高人。”就是说,杨恽天生喜欢挖人隐私,越是别人的秘密,他就越想知道。用心理学来解释,杨恽很可能有心理疾病,跟偷窥狂、露阴癖有一比。

但霍光在世时,杨恽似乎没有多少密可告。公元前68年,霍光去世,当时的宣帝在许多人的怂恿下,对权倾朝野的霍家进行“去皮见骨”似的打击,霍光的儿子霍禹和家族成员最终无法忍受家道的日益衰落,密谋谋反。前66年,杨恽第一个知道了霍家人要造反的消息,第一个向宣帝告了密。其实我们不难理解,杨恽本就是个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人,霍光死后,皇帝逐步削弱霍家势力,杨恽很可能就猜到,一向不甘人下的霍家肯定会有所动作。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长时间的窥探后,终于有了他想要的结果。霍家被皇帝削平后,杨恽因告密有功,升为中郎将,封平通侯。

后人对平通侯杨恽的确有些想要向他脸上吐几口痰的冲动,首先,告别人的隐私就不是什么好事,其次,如史学家王鸣盛所说:“敞以给事霍光幕府,为光所厚爱,致位宰相。而敞之子恽,即以告霍氏反封侯,亦可谓倾危之士矣。”王鸣盛就认为,杨恽这个人虽然是个挽救汉朝政权的人,但从道德上讲,的确不怎么样,即使你的恩人的确正准备触犯国法,可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你来告密,而且你还是首告者。

无论在道德和法制上怎么评价杨恽,他是听不到了。在成为平通侯后,杨恽的好日子是过得如火如荼。但他始终没有把“发人阴事”的嗜好忘掉,整个宣帝朝廷,一旦有人的隐私被人曝光,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喜欢“发人阴事”的杨恽。杨恽也不客气,对众人的“认定”不做任何辩解。

但是,常走夜路,总会遇上鬼的。杨恽不是不明白,即使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只要有人胆子大,黑夜中装成鬼站出来吓他一下,就够他惊魂半天的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何木风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