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时代的杂色歌谣 感悟战乱频繁的南北朝
2010年01月01日 17:54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党人碑供稿)

黑暗时代的杂色歌谣

步登北邙阪,遥望洛阳山。

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

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

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的七月,原本应该是一个花团锦簇、万物芬芳的夏季,可年轻的诗人曹植登临洛阳城北、黄河南岸的北邙山顶,举目眺望,看到的却是一片残破、满目凄凉。曾经是世界第一大都市的洛阳,已经变成了一座坟场灰坑。洛阳,似乎注定了要成为中国历史的一泓幽幽的背影,几兴几废、多灾多难,用殷红的鲜血与浑浊的泪行,用累累白骨与残色京观,用云殿华轩的辉煌气度与摩肩接踵的喧嚣热烈,在一幅历史长卷上肆意泼洒激情与豪迈,悲歌与惆怅,感慨与伤怀。

太康元年(公元280年)的四月,一片从石头城头举起的白幡,寄托了中国统一的希望与再铸辉煌的梦想,传递到洛阳。皇宫深院的太极殿沸腾了,司马门外的铜驼街沸腾了,浩浩荡荡的伊洛河水沸腾了,郁郁葱葱的北邙之巅沸腾了。90年一个轮回,90年一段沧桑,洛阳再次成为了帝都京畿,繁华与荣耀再次成为了洛阳的标志。

永宁元年(公元301年),21年后的洛阳,繁华不再,荣耀退却。曾经热闹纷繁的铜驼街,成为了八位亲王耀武扬威的战场;曾经神圣一时的太极殿,成为了权贵奸佞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台。一场祸起萧墙的内乱,由后宫而扩大到了朝堂,由洛阳而蔓延到了全国,由司马诸王之间的争权夺利而变质为匈奴、鲜卑、羯、氐、羌纷纷参与其间的民族大仇杀。随着铜驼隐入荆棘,落日没入长河,九鼎迭失,神器屡迁,社稷倾覆,亡国灭种,三十六王具丧刀头,十六王朝骤兴骤灭,千万百姓生离死别,孤儿寡母夤夜长涕。人有悲欢离合,国有治乱兴废,此事古难全。曾经战乱、受尽苦难的人民,再次被裹胁进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浩劫之中。

将近三百年时间,中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分裂、大黑暗、大屠杀。将近三百年间,中华大地上上演了无数的悲喜剧,命运的旋涡裹挟进了无数的英雄人物。这段历史中飘荡的悲歌,注定是黑暗时代的杂色歌谣。

敕勒川下,放歌豪迈苍劲;幽州马客,吟啸雄浑刚毅;吴地莲舟,浅唱委婉风流;陇头柳色,徘徊质朴深沉。

这便是这个黑暗时代里杂色歌谣的异彩旋律。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党人碑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