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逃港风鼎盛时 广九直通车重开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人参与 评论

从广州火车站乘坐广九直通车出发,3个小时左右可抵达香港市中心的红磡车站。至今年4月4日,广九直通车已恢复通车35年。如果说广州火车站是改革开放后内地务工者进入广东的大门,那么广九直通车就是内地与香港乃至国际沟通的桥梁。

原标题:逃港风鼎盛时 广九直通车重开

广九直通车开通初期,采用全国铁路唯一的空调车来运营。每节车厢前后还加装了电视。

早年广九直通车乘客以港澳同胞、外宾居多。

早年广九直通车乘客以港澳同胞、外宾居多。

1979年4月4日,中断30年的广九直通车恢复开行。时任港督麦理浩携夫人出席通车仪式,并乘首车返回香港。

1979年4月4日,中断30年的广九直通车恢复开行。时任港督麦理浩携夫人出席通车仪式,并乘首车返回香港。

广州新史记 之 火车站纪事(二)

1979年广九直通车的恢复通行,是当时已建成三年的广州火车站迎来的首件大事。

从广州火车站乘坐广九直通车出发,3个小时左右可抵达香港市中心的红磡车站。至今年4月4日,广九直通车已恢复通车35年。如果说广州火车站是改革开放后内地务工者进入广东的大门,那么广九直通车就是内地与香港乃至国际沟通的桥梁。

穗港间早在清末就有火车直通,抗日战争期间中断,日本投降后一度恢复。19 4 9年建国时再次中断,至1979年再度复通。恢复通车初期,广九直通车每日只发车一趟,绝大部分乘客是港澳客、外宾。如今这条全长178 .55公里的铁路上,每日12对列车往来,广州到九龙之间车程已缩短至2小时,成为内地游客赴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之一。

建成清末穗港间直通火车

广州与香港直通火车的历史可上溯百年。1911年(宣统三年)广九铁路就已经建成通车,彼时香港已经沦为英国殖民地,罗湖铁桥上以红油画地为界分出铁路的华段、英段。在中国大陆,这条铁路名为“广九铁路”;在港英,就被反过来唤作“九广铁路”。

线路起于广州大沙头,通达香港尖沙咀(后终点站迁至红磡),全长178.55公里。以罗湖桥第二孔第二节点为分界点,往广州大沙头为华段,全长142.77公里;至香港九龙为英段,长35.78公里。通车初期每天开出两班蒸汽机车直通穗港,行车时间约2小时55分。座位分头等及二等,票价分别为5.4银元及2.7银元。

盛行民国时期开通豪华列车

早年不少经济条件富裕的港人青睐乘直通车前往新界、内地游玩,所以当年的广九直通车就推出了差异化的豪华列车服务。九广铁路公司出版的《百载铁道情》中对当年的豪华列车服务进行了详细的描述:1936年、1937年,九铁先后将两辆轨道车改装成了豪华直通车———一辆银蓝色,一辆银绿色,分别命名为“广州淑女”(C antonB elle)和“大埔淑女”(T aipoBelle)。车厢一分为二,前半部分为吸烟厢和酒吧,后半部分为观景厢。内部装潢采用经打磨抛光的柚木,配置软垫座椅,车上还有侍者服务。

广九直通车的服务在抗战时期开始受到影响。1938年日军侵占广州前后,广九铁路受战火破坏,直通车只能有限度地提供服务。1941年12月,香港沦陷,广九铁路全线被日军占领及转为军用,直通车服务停止。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一度恢复,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再度终止。

中断1949年后需步行过罗湖桥

直通车中断后的广九铁路并未废弃,只是被分为两段运营。

1949年10月后,广九铁路从罗湖桥被分为两段。广州至深圳段改成广深铁路,内地所有列车跑到深圳站一律停止前进;罗湖至尖沙咀则成了香港的市内交通线路。穗港间还是可以乘火车出行,但所有旅客均需在深圳站下车办理过境手续,从罗湖桥步行过境后,在罗湖站重新购票乘车。两站之间相隔不过百米。

广州机务段的老司机、今年74岁的张正南在1979年前跑广深线,1979年开始跑广九线。1979年前,开车到深港边界的他每天都看到步行过罗湖桥的乘客。张正南说,当年内地物资缺乏,年节时分来内地探亲的香港人往往会携带大批物资。春节、元宵、中秋、端午、清明时分,就看见2条铁路宽的罗湖桥上,挤满了拎着大包小包的人。有人携带的东西太多,还用扁担前一半后一半地担在肩头。

乘客需下车步行过境,货物也需换车载走。张正南说,虽然广九铁路线路一直联通,但1979年之前内地运去香港的货物,火车停在深圳火车站货场的制定位置,香港的火车头进来拉走。香港运往内地的则由香港车头拉来这里,再换内地车。《百载铁道情》一书中称,即便是上世纪60年代初内地经济困难时期,国家依然执行“三趟快车”政策,内地每日开出三趟快车,专门供应港澳鲜活冷冻食品,分别由上海、郑州、武汉(或长沙)开往深圳再转运到香港,未有一天停止过。

突破邓小平批示“尽快开行”

恢复广九直通车的努力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进行。《广州市志》记载,1950年和1956年,大陆与港英当局分别进行了7次会谈、谈判,因各种原因均未达成协议。但邮运、货运直通车,得以在1954年12月和1973年12月提前恢复。直到1979年2月,广州铁路局与九广铁路局才签订了《关于开行广九直通旅客列车协议》。

对于当时的广州铁路局来说,1979年的恢复通行交涉来得有点意外。时任广州铁路局局长杨其华,在接受广东媒体采访时曾讲述过这段经历:1979年1月,香港九广铁路局局长侯伟志应邀来广州铁路局谈货运业务增开的问题。达成协议后,对方提出洽谈客车直通车的问题。虽然这是广州铁路局一直以来的愿望,但涉外事务必须由北京决定,广州铁路局只能以不了解情况为由暂时搁置此事。事后打听才知道,国内与港英政府已有代表洽谈此事,遂正式写报告请示铁道部。

“当时的铁道部部长郭维城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给国务院写了个关于开行广九直通客车的报告。我们后来看到这个报告,邓小平同志批示,‘应尽快开行’。”时任广州铁路局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的李伯阳说。

复通港督麦理浩访京后坐首车返港

《广东省志·铁路志》记载为了保证开行广九直通车,广州铁路局还扩建了广州火车站。在基本站台南端新增联检站,为旅客出入口岸边防、海关、检疫等联合检查用。直到1997年初广九直通车迁至广州东始发,广州站的口岸便拆除。

开通初期,广州至九龙直通车的旅客客票,广州至深圳价格为人民币13.3元,港币40元;九龙至罗湖为港币10元,人民币3.3元。

1979年3月16日广九直通车顺利试车。4月4日上午8时30分,中断30年之后第一趟广九直通车准点从广州站开出。时任铁道部副部长耿振林、香港总督麦理浩参加了通车典礼,麦理浩夫妇则乘首车返回香港。

4月4日的通车日期确定还有一个小插曲。李伯阳回忆,1979年3月下旬,双方铁路部门正商量开行时间的时候,时任港督的麦理浩应外贸部邀请到北京访问,访问期间,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与之会见。麦理浩提出,4月4日结束访问时,希望能坐上直通车回香港。当时主持铁路工作的副总理谷牧马上同意,并邀请麦理浩及夫人参加通车典礼。广九直通车的恢复通车时间就此确定。

口述

选列车员严查三代海外关系

刚开始我们尤其紧张,旅客下车后,所有人马上排队上车关门,只呆在车厢里。

———曾在广九直通车上担任车长的姜虹回忆刚恢复通车时的“小心谨慎”。

1979年广九直通车开通之际,广东正值30年来逃港风鼎盛期。铁路部门当时对于每日穿梭穗港两地的司机、列车员提出了严格的政治要求,抵港后不得离开站台,除服务外不得与港人、外宾结交,不能透露个人、家庭、收入信息。同时,也给列车予以最高标准配备:空调车、加装电视、丰富的中西餐饮,考究的列车员服饰容装,以满足港澳客及外宾的需求,并维护国家形象。

抵港后不能离开站台

不许和外宾谈个人、家庭、收入

广九直通车恢复通行的1979年,内地虽然已经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但难以轻易获得赴港准许。那一年是港英政府对内地偷渡者实施“抵垒政策”的最后一年。所谓“抵垒政策”是指,偷渡到香港,只要进入市区并接触到在港亲友,就可以成为香港居民,在边境范围被截获则会被遣返内地。

首趟广九直通车是由原先广深线91/92次列车延伸至九龙转化而来,原先为这趟列车服务的广深二组列车员,也就此转为广九二组,开始为广九直通车服务。广深二组向来是铁路系统内部的优秀团队,但所有转入广九二组的列车员,都要再度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排除三代以内港澳台、海外关系。今年58岁、时任副车长的刘淑英记得,当时就有同事因为一个素未谋面的远亲在香港而被刷下,错失第一批为广九直通车服务的机会。

虽然每天往返穗港,但通车初期,广九直通车乘务员对于香港的感受仅仅是“擦身而过”。因为依当时铁路部门要求,广九直通车抵达香港后,列车员、司机的活动范围仅限于站台,且不许与站台上其他香港工作人员接触。“刚开始我们尤其紧张,旅客下车后,所有人马上排队上车关门,只呆在车厢里,”曾在广九直通车上担任播音员、乘务员、车长的姜虹说。开通时列车上午抵达香港,下午才返回广州,其中几个小时所有列车员、司机只能呆在列车上,午饭就在餐车上吃。

1984年开始,广九线上增开了夜晚抵达九龙的直通车。位于尖沙咀的乘务员公寓应运而生,以解决列车乘务员在港住宿。公寓位于漆咸道南39-43号铁路大厦,门口有专人看守。乘务员从红磡车站出来后,由专车送到公寓,次日早晨再乘专车返回红磡车站。其间不允许外出,也不能在公寓会客和接待亲友。这样的规定一直沿用至今。

铁路部门当时对广九直通车乘务员工作的“政治要求”还包括除服务外不能与乘客攀谈交流,不允许借工作机会结交境外旅客。个人、家庭信息和收入禁止随便透露。直通车上常有旅客看完随手扔下的香港报刊、杂志,但铁路规定除文汇报、大公报外,其他境外杂志和报纸都不能看。列车到站后,乘务员就会收起这些杂志报纸,后统一交给列车长,再由列车长上缴海关,“我们也都从来不会去翻看”,姜虹说。

出境后指导员变列车长

烫发、淡妆、贝雷帽,列车员与香港“接轨”

今年58岁、开通时任广九直通车副车长的刘淑英一直保存着自己24岁第一次烫卷发的照片。那是1980年的事,那个年代,在铁路这种半军事化管理的单位,对职工要求严格,烫发被看作资产阶级情调,被排斥禁止。刘淑英说,那一年突然接到客运段关于“人容着装”的通知,广九直通车乘务员获得了烫发的特许,为的是让乘务员的形象与所服务的外宾、香港乘客“接轨”。接到通知后,她欢欢喜喜地去烫了头发,并拍下照片留念。

这并不是广九直通车上唯一的“与众不同”。刘淑英说,当时国内铁路列车乘务员的标配是每车指导员、正副车长各一人。但由于直通车服务的是香港旅客,对外不能有政治身份,通车时要求出境车辆不配备指导员。所以出境后,指导员的身份对外宣称为车长,每趟车就变成两名车长、一名副车长的配备。

开通后第二年,广九直通车上列车乘务员的服装也开始变化。当时铁路列车员服装是铁道部统一制作发放的白衬衣、蓝裤子、大盖帽和熊猫布鞋,衣服都是宽大松垮的款式。到了1980年,广九直通车的乘务员被安排每人量身定做了两套制服——— 春秋季的外套变成了合身、硬挺的小西装,颜色也不再是单纯的蓝黑色,布料上有了暗暗的条纹。

1984年11月广九客运段成立,广九直通车的制服有了质的转变。客运段领导请来合作伙伴港中旅在香港公司的师傅给制服提意见,改成了贝雷帽、斜襟衫、裙子、大衣等款式。并开始要求列车员工作时化淡妆、穿皮鞋,开创了铁路全国服务的先河。这样的安排在铁路和社会上都引起轰动,广九二组的列车员被同行羡慕,因为当时皮鞋还是紧俏难购的商品,乘务员还因此获得了每月10元的淡妆补贴。

车上港供品内地没有

芒果、易拉罐、泡沫饭盒都是第一次见

1979年恢复通车时,广九直通车服务的乘客绝大部分是港澳台同胞和外宾。因此,列车上的硬件配备和服务水平,在全国铁路中堪称一流。

列车为广深线91/92次列车底,这辆外壳蓝白相间的列车,当年是全国铁路唯一的空调列车。改为广九直通车服务后,每节车厢头尾两端又加装上电视。

乘车指引是录播的视频。作为早年直通车出镜广播员之一,姜虹的形象已被当时的常客熟知。她记得,视频是找香港公司录的,用普通话、广东话和英语三语介绍直通车、两头的车站和穗港两个城市。不仅视频广播为三语,所有为广九直通车服务的列车员都经过了简单的外语培训,便于与外宾交流。

在广九直通车上服务的经历,让列车员姑娘们大开眼界。列车上供应的许多商品是在内地从来没见过的。“当时我们连芒果都没见过,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吃。”姜虹说。不只芒果,还有蛇果、易拉罐、开心果,这些食品全都是从香港采购。而当时列车上销售的快餐,首次采用泡沫饭盒盛装,同样也是内地没见过的东西。

开通初期,广九直通车上提供的餐食,与内地其他列车也是天壤之别。“我们当时是宾馆式的服务,中餐、西餐应有尽有。”早年在广九直通车上做列车长的邬元菊介绍。1985年开始,91/92次直通车首次挂上豪华餐车。

线索征集

说出你和火车站

的故事

广州火车站新史记本周推出广九直通车恢复通行系列稿件。明日,我们还会将早年广九直通车司机、列车员、维修工作人员的回忆和故事一一呈现。

我们对线索的征集仍在继续,你是否在1998年春运前滞留在拥挤的广州火车站广场?是否曾乘坐过在上世纪80- 90年代货车改为客车的“闷罐车”返回家乡?你是上世纪90年代广州火车站广场上“小江湖”的一分子吗?你的脑海里还有哪些广州火车站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段子?你有没有保存与早年广州火车站相关的照片?给我们讲述你与广州火车站的故事,与我们一起记录、丰满广州火车站的历史吧。联系方式:新浪微博@南都广州、电话020-87388888、微信:咩事。

采写:南都记者 熊薇 康殷 实习生 方怡君 通讯员 廖志成 苏艳 郑雯丽 蔡震

摄影:南都记者 马强(翻拍)

标签:香港 罗湖桥 港人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