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聊聊你不知道的 深圳“做年”风俗


来源:晶报

人参与 评论

宝安西乡地区还流行“抢炮”、“领炮”、“还炮”的大型民俗活动。每当燃放的箭炮冲天,带有编号的炮花从天降落时,人们如潮水般涌至炮花落地处,争抢带有编号的炮花以求大吉大利。后来这种抢炮习俗发展在农历三月初三“北帝诞”举行,西乡八乡村民在西乡河的沙滩上(现西乡戏院处)云集,旌旗飘展,鼓炮齐鸣,抢到带有编号花炮的人,可到北帝庙领到与炮花编号相同的一幅画有北帝画像的双面玻璃镜抬回家供奉,以求来年吉利。至次年二月二十八日,又把北帝“镜画炮”抬回庙,名为“还炮”。此俗曾中断数十年,近年恢复,形成“飘色巡游”等地方特色

原标题:聊聊你不知道的 深圳“做年”风俗

春节舞狮拜年 (晶报记者 刘钢 摄)

廖虹雷

春节,深圳当地人称作“做年”。

做年的一个“做”字,道出丰富的地方民俗文化涵义,它既包括“过新年”、“贺新年”的意思,又有一层“做”——忙碌的愉悦,无论是广府人、客家人,还是潮汕人,在忙碌中享受过年的热闹和欢乐。

早挑“年活水”

大年初一,新年之始,这是民间最为重视之日。新衣、新鞋、新帽,面貌一新,甚至连喝的茶水都要新鲜煮泡。早时深圳的妇女起得特别早,去井口河边挑满一缸水,取“新水活力”之意。隔日茶、水全倒掉,重新煮一壸开水。如今城乡用上自来水,还是有人清晨上梧桐山、羊台山取山泉用作沏茶煮饭煲汤用。

“新年流流,唔瞓(睡)懒觉。”这一天,全家都起早床,起床之后不能再睡,否则穷困一辈。漱洗完毕,向家中父母长老问安:“新年早晨!”然后一家吃煎萝卜糕、芋头糕和猪骨菜干粥等早点。这天忌扫地,庭院门口满地炮仗衣屑也不能扫,让它红旺下去;有垃圾不去倒,怕倒掉财运。如有果皮、瓜子壳、糖果纸屑,要包好放在床底“聚财”。大年初一不进菜园摘莱,更不能挑尿桶去浇菜;不赤脚,不讲不吉利的话,更不许讲粗话,骂人打人;挨打骂的人会“衰”,骂人的人也会口烂舌生疮。

广府人“抢花炮”

除夕夜零时一过,踏入大年初一,家家打开大门,说“开门大吉”!上世纪八十年代禁放鞭炮烟花前,家家户户点燃爆竹,争相“抢头炮”,你放一万头(响),他放三万头,我家更放五万头,一时村村鞭炮齐鸣,烟花升空,震耳欲聋,持续几个小时。到天亮时,再次响遍鞭炮,此起彼伏,高潮迭起。开门出去,大街小巷炮仗红屑铺地,为节日增添不少气氛。近年大气污染,阴霾日益严重,人们过年才理性选择了不放烟花爆竹。

福田、南头、西乡、沙井、松岗、公明的广府人,把这种“抢头炮”又叫做“抢花炮”,旧时由村太公赏田的款项或会社筹款,买来一批炮仗,其中一捆最大的20或30万头(响),年初一凌晨在村里的空地燃放,谁能抢到中间这个炮头,而让它不燃爆,谁就是能人、村中英雄,顿获村人喝彩和长老奖赏。抢得炮头的人,赢得个好彩头。

宝安西乡地区还流行“抢炮”、“领炮”、“还炮”的大型民俗活动。每当燃放的箭炮冲天,带有编号的炮花从天降落时,人们如潮水般涌至炮花落地处,争抢带有编号的炮花以求大吉大利。后来这种抢炮习俗发展在农历三月初三“北帝诞”举行,西乡八乡村民在西乡河的沙滩上(现西乡戏院处)云集,旌旗飘展,鼓炮齐鸣,抢到带有编号花炮的人,可到北帝庙领到与炮花编号相同的一幅画有北帝画像的双面玻璃镜抬回家供奉,以求来年吉利。至次年二月二十八日,又把北帝“镜画炮”抬回庙,名为“还炮”。此俗曾中断数十年,近年恢复,形成“飘色巡游”等地方特色的文化活动。

初一拜神祭祖

深圳当地俗话说“初一人拜神,初二人拜人。”人拜人,即拜年。

年三十拜神,带有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酬神”之意;年初一拜神,则是祈求新的一年获神明和祖宗庇护。[汉]桓宽《盐铁论·散不足》:“古者庶人鱼菽之祭。”深圳本地食荤的大体在初一拜,拜祭程式较为简单,主要在家神台上添香烛,续茶酒;也有人重新做些荤菜,换上水果、糖果礼拜。平时食斋之人或信众则在年初二,带斋祭食品到寺庙拜谒。

年初一还有个习俗,许多不是信佛之人,此日却也三顿吃斋,因为“斋”“灾”谐音,“吃斋”寓意“消灾”。用现代医学保健观点来看,也不错,除夕团圆饭大鱼大肉,煎炸油腻,第二天多吃青菜和斋素食物,清清肠胃,也不失为一种与时俱进的养生选择。

初二出门拜年

年初二是“开年日”,过去大部分私人的店铺要开门做生意。老板请伙计 (也有正月十六)“打牙祭”,宰鸡焖肉,先拜财神爷,后围坐一起饮宴,叫“开年”。店主希望这顿“打牙祭”饭后,工人落力做工,一年生意兴隆。

家家户户吃了“开年饭”,举家出门拜年。按当地老习俗,初一不拜年。客家的村镇,年初二才出门拜年,出嫁女则携婿郎、子女“转外家”;也有的村落年初四才“转外家”,初二去跟公公婆婆拜年。由于近十几年来国家法定春节假期只有3天,加上前后周六日调休共7天,假期十分难得,初一、初三也去拜年了。初三民间历来认为是赤口日,也是“送穷日”,这一天本不到别人家中拜年,如今也无禁忌。

上门拜年,探亲访友,带上礼品手信,不是繁文缛节,而是一种礼貌。当地人多送上蚝豉、蚝油、腊肉、腊肠、浮皮、腐竹、年糕、米饼、煎堆等土特产和酒水茶叶。切忌只带“两梳蕉”(即两只空手)。如今时兴送曲奇饼、进口水果和老年保健品,但传统的还是送去自己养的鸡、自己种的菜,自己做的糕点、米饼,吃得鲜甜,吃得放心。款待到访的客人,也讲究礼貌,一边热情让坐,递茶送水,一边拿出煎堆、油角、瓜子和“八果盒”(盛有糖莲藕、糖马蹄、糖莲子、糖冬瓜、糖姜片、炸糖环、年糕及沙糖桔),主客品尝,寒暄问好。

深圳人制作茶果历史悠久,四百年前清初的屈大均《广东新语》有载:“以糯粳相杂炒成粉,置方圆印中敲击之,使坚如铁石,名为白饼。残腊时,家家打饼声与捣衣相似,甚可听。又有黄饼、鸡春饼、酥蜜饼之属。富者以饼多为尚。”

改革开放头30年,大量洋食品、洋水果冲进国内市场,人们喜“新奇”,但吃了多年后,“厌新思旧”,“古老变时兴”,当地公明腊肠、沙井蚝豉、皇岗米饼、西乡茶果、百年老字号的“合成号”鸡仔饼、开口笑又成为流行手信,许多街道社区又闻打饼声,举办千人打饼节;应了那句俗话“听到打饼声,知道过年来”,体现民俗的生命力。

传统拜年,有一个派利是的重头习俗。“恭喜发财,利是兜(拿)来!”这是深圳当地人一见面的幽默拜年流行语。“利是”是古代拜年时大人给小孩的“压岁钱”。深圳人拜年派利是,不像北方只给小孩,连未婚大龄青年都给。给自己的孩子封三五百,甚至一千元,而且父母各给一封;三代以内的堂、表兄弟姐妹亲戚的子女给五十、一百,夫妇俩也要各给一封;一般朋友、同事、熟人的孩子也给二、三十元。现在利是越派越多,给年轻夫妇尤其是经济拮据的“房奴”负担不少。故有些年轻家庭出外旅游,有意避开此习。本来几十年前派利是只两元,就是现在港澳地区给的利是仍保持十至二十元左右。手信轻重和利是多少不应攀比,图个吉利,心意到了就成。

舞龙舞狮年味浓

拜大年,行花市,逛大街,看舞龙舞狮麒麟舞表演。大锣大鼓一敲,方圆村镇一片喜气洋洋。

深圳有“东麟西狮”之说,也就是东片客家人舞麒麟,西片白话地区舞狮子。新年期间,各村麒麟队、舞狮队纷纷到同宗共族的邻村拜年,联络情感。客家人有舞麒麟送福入屋的习俗。麒麟从村头舞到村尾,一家一户礼拜,屋主鞭炮欢迎,麒麟到了门口就低着身子慢慢进屋,到厨房、天井、厅堂拜三拜,祈求五谷丰登,丰衣足食。拜毕退到屋外,师傅打开“拜柬”(木匣子),主人自动送个红包酬谢(金额随意)。然后,再放鞭炮送麒麟到村里空旷的坪地上为乡亲们表演。麒麟队一个村接一个村,舞到香港新界同姓村,元宵节才回来。

讲粤语的公明、松岗、沙井、福永、西乡、南头、大鹏、皇岗、沙头等镇村,历史上喜欢看大戏。这里说“看大戏”就是看粤剧,春节前,许多村庄搭好“戏棚”,请来广州、深圳戏班大佬倌,“嚓嚓梆!嚓嚓梆!”锣鼓声把全村敲震得热闹非常,《六国大封相》、《碧天贺寿》、《天姬送子》、《八仙贺寿》、《薛仁贵征西》等粤剧,连演五六晚。

龙华、观澜、石岩、坪山、龙岗、坪地、葵涌和大鹏的客家人,喜欢新年对山歌,“赴歌墟”摆山歌擂台。过去龙岗墟还有独特的“龙岗皆歌”唱法,热烈动听的皆歌衬词“一朵鸳鸯牡丹花罗哩”,有成百上千人加入和唱,整个“歌墟”闹得沸沸腾腾。沙头角渔灯舞,也在春节期间表演。盐田渔民把水上迎亲习俗变成陆上迎亲舞蹈进行巡游表演。初二晚上,南澳镇渔民数十人用百多米长的草龙,插上香火,燃放鞭炮,朝海尽舞,祈求渔汛满仓。

深圳民俗文化村、锦绣中华、世界之窗、东部华侨城及南山青青世界等景点,更是用美仑美奂的各民族民俗节目,吸引数十万游客,同庆马年,共祝新的一年马到成功,人人龙马精神。

(作者是深圳市本土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民俗学会会员)

标签:客家人 民俗 民族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