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座货楼藏深巷,见证老西关商业传奇


来源:信息时报

人参与 评论

5座巍峨的方形青砖建筑,分布在广州桨栏路、光复南路的内街深巷,很多人曾误认为是当铺。省城风物小组得到街坊、住户的帮助,找到老字号“黄祥华”的石刻牌匾,访问到道亨银号职员后人,并得到汤国华教授的指点,证实这是清末民国时期大商家用来储存贵重物品的专业货楼。广州的商业建筑,又“增添”了一种很特别的类型。

原标题:5座货楼藏深巷,见证老西关商业传奇

黄祥华货楼。  道亨银号货楼。

李鸿章为黄祥华题匾。

黄祥华货楼窗框。

黄祥华货楼拉杆固定环。

商业行名录记载的道亨银号。

□特约撰稿 @省城风物 摄影 陈晓平

5座巍峨的方形青砖建筑,分布在广州桨栏路、光复南路的内街深巷,很多人曾误认为是当铺。省城风物小组得到街坊、住户的帮助,找到老字号“黄祥华”的石刻牌匾,访问到道亨银号职员后人,并得到汤国华教授的指点,证实这是清末民国时期大商家用来储存贵重物品的专业货楼。广州的商业建筑,又“增添”了一种很特别的类型。

这幸存的5座货楼,见证了老西关商业的宏大规模。作为千年商埠,广州商业自成一格,积累了丰富的经营智慧。广州商业史研究,仍有大量空白点有待挖掘。

1 黄祥华货楼发现记

先前,有成员踏勘过桨栏路内街由义巷等地,说是见到几家当铺。由此,我们对广州的当铺地址作了地毯式整理,将1934年出版的《全国银行年鉴》、《广东之典当业》、《广州指南》中所有广州当铺地址合并整理,制作出《1934年广州当铺名录》。令人失望的是,这100多个当铺地址中,就没有涉及光复南、桨栏路一带的。鉴于此地是广州传统商业中心,我们认为不是遗漏。

要解开谜团,唯有动手动脚动口。小组成员莫凡、婷婷一次从由义巷4号加建的楼梯爬上去,住户徐伯正在浇花。问询之下,徐伯侃侃而谈,透露这栋“碉楼”的北面冷巷,藏着一块巨大的麻石,上面刻着“黄祥华”三个大字。

谜底由此逐步揭开,我们渐次确认,这附近5座“碉楼”,都是储存贵重物品的专业货楼。经初步测量,黄祥华青砖墙厚达60厘米,而一般“标准”砖墙只有18厘米。按徐伯的说法,黄祥华墙体“比长城还要厚”。货楼四周,用青砖砌出一米多宽的隔火带,显示黄祥华经营者考虑十分周全。货楼后面由义巷6号,据徐伯所说,是黄祥华的私宅,虽历经破坏,其二楼的拱门、雕花仍精美异常。

黄祥华创始人黄兆祥是佛山人,家族原来从事“花灯”制作,祖铺在佛山文明里。传说同治年间,黄兆祥之父黄元吉及两个弟弟同时病倒,幸得白衣庵老尼路过,赠以秘方,药到病除。黄兆祥第四子黄奕南(楠)将此“神方”制作为成药“万应如意油”,大受欢迎。为扩大影响,增加销路,黄奕南将总铺设在广州桨栏路。

黄祥华与李鸿章

光绪十年(1884年)四月,李鸿章为黄祥华药店题匾“韩康遗业”。我们反复研究题匾复制品,并得到近代史学者叶曙明先生指点,从其下款“钦差大臣太子太傅前文华殿大学士署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加一骑都尉世职李题”以及“韩”字笔法判断,认为确系李鸿章题字无疑。1884年正是中法战争交涉的关键一年,朝廷派李鸿章为钦差大臣与法国进行谈判。“前文华殿大学士署直隶总督”,所加的“前”“署”两字,正与此时李鸿章丁忧开缺的清廷档案记载吻合。到了八月份,李鸿章服阙(丁忧期满)授还原官,就不必再加“前”“署”两字了。

黄祥华家族传说,1884年李鸿章南下广东,有一姬妾生急病,随从仆妇掏出黄祥华如意油给她搽用,立即起死回生。李鸿章因此慷慨挥毫。这个传说的细节尚可商榷。查阅李鸿章年谱,因慈禧太后和醇亲王奕譞对军机处办理中法交涉不满,光绪十年三月十三日清廷罢免全班军机大臣,这是前所未有的政坛大地震。四月十日,翰林院编修梁鼎芬疏劾李鸿章有“六可杀之罪”。四月十七日,李鸿章与法国舰长福禄诺在天津订立《中法简明条约》。我们在年谱中没有查到他这一年四月份南下广东的记录。由此推测,黄祥华是托人牵线在天津求李鸿章题匾,而这个中间人很可能是佛山人张荫桓。

黄祥华与黄兴、孙中山

李鸿章的题匾无疑让黄祥华更加声名大噪,生意兴隆。到清末民初,黄祥华家族已成为佛山首富,在广州也是妇孺皆知,并在双门底(今北京路)开设了分店。1911年3月29日,黄兴率队进攻两广总督署,因寡不敌众,且战且退,从华宁里转到双门底上街。正当双方枪战之时,子弹乱飞,黄兴拉起手边的黄祥华铜招牌抵挡,虽被打断了两根手指,总算保住了性命,得以安全撤往香港(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亲历辛亥革命》第223页)。

黄祥华富名过著,引起当时驻扎广州的滇军将领垂涎。1925年初,滇军一个杨姓旅长派兵包围黄祥华总铺,竟将黄奕南绑架而去。黄奕南之子黄伯臣迫不得已托人向孙中山申诉。当绑架之时,滇军逼迫黄奕南在一张事先拟好的字据上签字,估计是要黄奕南“认捐”巨额金钱。孙中山闻讯震怒,下达一纸《给杨希闵的训令》(见《孙中山全集》第十一卷第603页),要求彻底销案。据一些回忆文章所述,黄奕南是交了十万大洋才获得释放。

沦陷时期,黄祥华佛山祖铺陷于绝境;桨栏路总铺则被汉奸王惠波收购。1950年,黄奕南的孙子黄凝鎏与母亲迁居香港,利用手中掌握的祖传配方,在香港恢复生产,艰难困苦中将祖业发扬光大,注册“黄祥华流行堂帆船牌万应如意油”商标,把生意做到东南亚各国。

民国初年,黄奕南为纪念祖父、父亲的功绩,凝聚族人,出巨资建成美轮美奂的兆祥黄公祠,占地3000多平方米,1949年后曾归某部队使用,1989年被列入佛山市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经过修葺的黄公祠被辟为广东粤剧博物馆。2012年,香港黄祥华后人返回佛山恢复祖铺。今年,我们发现了广州桨栏路黄祥华总铺的匾额,以及位于桨栏路由义巷的5层货楼,为当年总铺的辉煌提供了见证。

2 道亨银号历尽沧桑

从黄祥华私宅出来,热心街坊指着对面3号有趟拢门的民居,说这里可以通向另一座货楼。幸运的是,住户林姨刚好购物回来。问过来意之后,林姨一句话让大家开心不已:“这栋楼属于道亨银号,是用来放银的,我家公是给道亨打工的,我们一家人一直住在这里。”

道亨银号货楼看起来有五六层高,林姨却告诉我们,实际上只有三层。从外面看,其麻石窗框砌法与众不同,沿着楼梯拾级而上,我们参观了林姨的私宅。虽然居住在货楼里面,里面的家具陈设却十分讲究,古色古香,有着浓厚的传统广府味道。

据林姨介绍,道亨的物业一直从桨栏路铺面延伸到今天由义巷3号,他们家的租簿地址写的是桨栏路84号。另据我们查阅资料及现场踏勘,道亨银号民国时候的登记地址是86号,但铺面很大,实际包含了桨栏路84~90号几个连续门牌。今天临街铺面已彻底重建,无法一睹当年风采。

道亨银号由广东中山人董仲伟1921年创办于香港,不久即在上海、广州等地开设了分号。在广州除了官僚背景的银号之外,道亨银号的实力居于前列。

广州道亨银号经理梁善朝,顺德人,在广东银业界资格很老,手段圆滑,经验丰富,为同业所推崇。1947年广州银业公会改组时,被推选为常务理事,是公会的核心人物,代表着银业中“顺德帮”势力。公会曾创设“强华体育会”,邀请梁善朝的手下吴杞亭在会内教授太极拳,借此联络感情,扩张势力。1948年,公会改选,梁善朝当选为理事长。临近解放半个月,梁善朝离穗前往香港。广州道亨银号从此消失在公众视野。

香港道亨银号1952年改组为道亨银行,后被外资收购,1993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01年,大股东国浩集团将道亨银行控股权出售给新加坡发展银行,现改名为星展银行。

3 有待认定:光复南路后座

在光复南路71号后座、105号后座、139号后座(祥金里4号)另有三座货楼,其身份还有待于认定。祥金里4号货楼装设有厚重至极的铁门框,据住户介绍原来还有铁门扇,很早就被拆走。这座货楼正门正对着光复南路143号的后门,而光复南路141~143号其实是同一建筑。查阅民国商业行名录,当年广州数一数二的绸缎庄裕泰祥正座落在此处。

裕泰祥实行的是产、供、销一体化的模式,自创品牌“三羊牌”。裕泰祥出口的绸缎、香云纱,曾获1915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奖章。按《广东省志 丝绸志》的记录,其年度营业额500万元(当时货币),列广州全行业之冠。裕泰祥实际上是一家企业集团,在上海有联号企业同生祥、同永泰,在广州有联号企业同裕泰、同安泰。而上海同永泰的老板,就是杨仁南17号“凤笙大厦”的主人陈凤笙。陈凤笙是顺德陈村人,在上海经营丝绸业兼营杂粮豆麦,与兄弟陈文笙、陈玉笙合伙,在上海广帮丝绸商中排在首位,业务遍及东南亚各国。

标签:广州 笔法 挥毫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