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地铁13号线旁的新车站


来源:北京晚报

人参与 评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铁路渐渐成为学校向东发展的瓶颈。1956年,铁道部和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批准了铁路改线的提议。根据设计方案,将校区的铁路拆除改铺,东移800米。同时取消原清华园车站,另建新清华园站,1960年,铁路改线工程完工。

原标题:地铁13号线旁的新车站

清华园火车站遗址

清华园车站的今与昔

清华园车站

与清华大学无关

1949年6月22日凌晨1点, 一辆老式蒸汽火车头拉着有数节车厢的列车从北京市西北郊的清华园火车站悄悄地出发了。选择偏僻的清华园车站, 选择深夜出发, 就是为了保密。

车上坐的是刘少奇率领的中共访苏代表团。那时北平刚刚解放, 情况还很复杂,国民党特务还十分活跃, 这次中共代表团出访苏联, 是要求高度保密的。清华园火车站是个废弃了的小站, 基本不用。当初党中央从西柏坡迁往北平时, 李克农就是看中了这个远离市区的小站, 临时让毛泽东周恩来等从这里下车, 经颐和园去香山的。可以说毛泽东踏上新中国首都的第一脚,就在清华园火车站。

清华园车站是京张铁路上的一站。京张铁路起建于1905年,由“中国铁路之父”称号的詹天佑亲自主持勘测、设计并修筑。铁路起于北京丰台镇,终于张家口,全长201.2公里。其中北京段80.2公里。其沿线站房形式基本相同,但能保存下来的已不多。

清华园车站建于1910年,是个三等小站,单层,建筑面积290.8平方米。按照詹天佑最初的设计,其建筑平面以主入口为中轴线,两侧对称。车站规模虽小,但候车室、售票处、货运仓库一应俱全。

清华学堂初建时西接圆明园旧址,东邻铁路。原京张铁路的路基就是现在清华大学南门一直向北的马路 (即现在的学堂路)。当年的西北郊比较偏僻,清华大学的师生进城常在清华园车站乘火车。解放前清华师生进城参加示威游行,1949年进城参加开国大典,都是在此集合上车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铁路渐渐成为学校向东发展的瓶颈。1956年,铁道部和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批准了铁路改线的提议。根据设计方案,将校区的铁路拆除改铺,东移800米。同时取消原清华园车站,另建新清华园站,1960年,铁路改线工程完工。

那清华园车站取名“清华园”,到底和清华大学有没有关系呢?答案是否定的。清华园车站建于1910年,而清华大学建校于1911年,从时间上看是先有清华园车站,后有清华大学。车站以“清华园”命名,倒是有可能与清代园林“清华园”有关。清华园在明代曾是万历皇帝的外祖父李伟的私家园林,到了清代亦是著名园林,在当时是很有名的地方。

一百年过去,清华园车站已不再使用,铁轨亦已移至别处。除了偶尔接受慕名寻来的游人的拍照外,大部分时间,它不为人知地伫立在清华大学和五道口的熙熙攘攘中。

杂院里的百年老站

清华园车站的旧址与五道口相距不到一公里,但即使是周围开店的师傅和散步的大妈,也难说清其具体所在。

出清华南门,过天桥向东走,在蓝润大厦的东侧有一条小胡同。走过一排排“马兰拉面”、“桂林米粉”和“巫山烤全鱼”,在一家理发店的背后,便是昔日的清华园车站。一路上问了约六七人,才寻得其所在。

走到车站附近,首先闻到的是一阵辣子鸡和炸鸡混合的味道,阵阵的油烟混着后厨的翻炒声、剁菜声直冲云霄。被油烟熏得黑亮的砖墙面上零碎地残留着一些广告纸,墙拐角处竖排写着“清華園車站”五个大字。一些脏兮兮的蛇皮袋倚着墙堆在字下方,占据了一小半路面。拐角另一侧的墙面上,悬挂着“北京市海淀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的牌子,落款是“海淀区文化委员会,二零一二年一月立”。

由于上午刚下过雨,站旁的土道显得潮湿而松软,道上除了碎砖块外,还散落有一些粪便,稍不留意便可能踩上。再往前走,便是火车站正面,詹天佑手书的灰底匾额嵌在“崮”字形小楼的正上方:清華園車站(CHINGHUAYUAN)(上图),宣统二年冬,詹天佑书。

清华园车站的北侧一半已经被拆除,露出些凹凸不平的砖块。据老人回忆,老站房过去是行车运转室,前面就是站台,原来还有候车室、售票处、货运仓库等,现在已经全部拆除了。保留完整的这两面墙上的三个拱形门,也都已经加砌了红砖,安装了铁皮防盗门。油烟的气味,就是从这些门旁的管道里飘出来的。

在附近居住的一位大妈说:“这几家都是人家租的餐馆,做好吃的。”

从一扇敞开的防盗门里,可以看到一些二十岁左右的男男女女在灶台前择菜、炒菜。伴随着一阵年轻的喧闹声,几辆载着“可可炸鸡”外卖箱的自行车在另一扇敞开的门前停下,穿着五颜六色T恤的小伙子们掀开门帘走进房间,与灶台前裹着围裙的男女青年大声地聊起来。

“你好,你们和后边是同一家餐馆么?”

“不,不是。”一位黑衣男青年伸过头来。

“你们在这个地方租了多久的房子了?”

“一年多吧,去年三四月份来的。”

“你们知道北京市文物保护的事么?有没有人过来看过?”

“我们不知道,我们刚来的。”黑衣男子摇摇头说。靠近天花板的地方突然探出一个男青年的头,从上铺的栏杆间直勾勾地看过来。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屋里,还站有其他三四个男女青年。

铁路东移后,清华园车站废弃,原址建起“清华园铁路宿舍”,现在至少外租给四户人家。

詹天佑亲笔题写的车站匾额仅有三块,“张家口”站牌失落,居庸关火车站旧址的“居庸关车站”匾额在“文革”时被毁,“清华园”匾额成为仅存的一块,其价值无需多言。

在展春二桥西侧的一条胡同尽头,坐落着现在的清华园火车站。铁路与胡同并行,中间密密匝匝地隔着些铁丝网。胡同边上有不少砖房,围成小小的院落,中间扯些雨布,小孩子在周围跑来跑去。

在靠近车站的地方,一块被粉刷成白色的站牌搁在土路边,上写有“清华园QING HUA YUAN,清河-北京北站”。站牌表面布满裂纹与灰土,边角已破碎缺失,空空地露出数根钢筋骨架。

住在砖房里的一位抱孩子的大婶说:“这个站牌原本就在这儿,本来有两根柱子支撑着它呢,前几天我们看柱子坏了,怕小孩乱跑,砸着小孩,我们一些人就把它放下来了。”大婶是山东人,近几年才来此居住。“房租不便宜。”大婶摇摇头。

立有“清华园站”四个红色塑料大字的平房就是候车室兼售票室,两扇标有“进站”和“出站”的玻璃门里,不时走过一个旅人。

候车室不过一间普通中学教室的大小,除安检仪外,还安放有一排座椅供候车的人们休息。在发车前几分钟座椅往往是不够用的,多数人都在小小的房间里或踱或立。站内贴着的票价表显示,从本站出发,可以到北京北、清河、昌平、怀柔、承德、八达岭、延庆等站。车站工作人员说:“这趟车一般就是上下班的,上午有一些旅游的。”市区房价较贵,上班族在南口、延庆等处购房,每日刷公交卡乘列车通勤,这种现象已持续了一两年。

现有的候车室修建于2011年,在此之前,清华园车站用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充作简易候车室。车站东侧有一排灰色外墙的老房子,红漆书写的“清華園站”已经泛出了灰白色,房檐下靠着垃圾桶、自行车和梯子。按照车站平面图标示,此处应为售票室,但现在已挪作他用。“后边放的是铁路的机械,扳道的那些,老账房里头全都是这些干活用的。”车站工作人员说。

每天在这条线路上来回有十二对火车运行,但只有九趟或者十趟在清华园站停车。同时,进出清华园站的旅客以乘坐S2线为主,普速列车停靠少,客流量也不大。

“这儿上午人多,下午人少。”安检员坐在监视器后面的椅子上,不时望向窗外。窗外的站台下是黑色的铁轨,与铁轨并排的地铁13号线的高架桥伸向远方,载满人群的地铁列车在高处呼啸着一路南奔,五分钟一班。高架桥背后,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与各种企业大厦鳞次栉比地立着,一动不动。

清华园火车站的实用价值已被新清华园站所取代,然而在历史的意义上,清华园火车站却弥足珍贵:清华园火车站是现存不多的几个京张铁路老车站中离北京城区最近的一个,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海淀区文委于去年1月将其确定为海淀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但没有保护级别。而京张铁路沿线的几个老车站中,除了西直门、青龙桥、南口、张家口被列入文保单位外,其余各站则与清华园火车站一样,没有入选。在没有法律性保护的情况下,不知这些老站会矗立到何时。

标签:站牌 改线 公交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