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世界杯”奴隶

2013年10月06日 03:17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世界杯”奴隶

卡塔尔为2022年世界足球盛事修建配套工程传出虐待外国劳工丑闻,最终或导致4000名工人死亡,FIFA声誉悬于一线。

英国媒体《卫报》近日的独家调查发现,在卡塔尔,过去数周后已经有数十名尼泊尔劳工死亡,还有数千名正忍受残酷剥削和虐待。这桩新闻对这个海湾国家举行“世界杯”的资格提出强烈质疑。

今夏,尼泊尔劳工在卡塔尔死亡的速度是每日一人,很多年轻男子死于突发心脏病。在为2022年“世界杯”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大型基建中,尼泊尔男子组成卡塔尔外来劳工最大单一群体,调查发现他们面对的剥削、虐待和种种不公待遇,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 rganisa-tion)的定义,这堪称现代“奴隶制”。《卫报》记者从尼泊尔驻多哈大使馆获得的资料显示,在6月4日到8月8日之间,至少有44名工人死亡,这些仅是有记载的,其中过半逝者死于突发性心脏病或者工地事故。

这次独家调查还发现:在规模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中有强迫劳动的证据。

很多尼泊尔劳工表示,已经有数月没有收到工资,建筑公司扣押其收入的主要目的是防止工人逃跑。

很多工人表示,被雇佣公司没收护照是“常规”,公司也拒绝向劳工发放身份证明,这些手段实际上使这个群体沦为非法难民。

一些工人投诉,在酷热的沙漠工作环境下,他们不能获得免费饮水。

已经有30名工人向尼泊尔驻多哈大使馆寻求庇护,期望能逃离雇主剥削以及惨无人道的工作环境。

从尼泊尔的小村庄到卡塔尔的最高领袖,以上指控在尼泊尔和卡塔尔双方都引起巨大反响,普遍得到的信息是:为了筹备全球最盛大的体育活动,一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正在剥削一个最穷困的国家。

被Lusail城市发展公司(Citydevelopm ent)雇佣的一个尼泊尔外来劳工说:“我很想回去,但是公司不准,对公司对待我们的方式我很愤怒,但是我很无助。后悔来到这里,但是又能怎样?来这里只为了求生,只是我们的运气太坏了。”

L usail城市发展公司正在多哈市郊新建一个新城,计划名为Lusail C ity,耗资预计是450亿美元,最终可能更昂贵,这里会有一个能容纳9万名观众的体育场,2022年“世界杯”的最后决赛将在这里举行。负责筹备具体事务的“卡塔尔20 22最高委员会”(Q atar2022 Suprem eC om m ittee)对记者说,针对“世界杯”基础配套的建设其实才刚刚开始,但是委员会对针对Lusail城市发展公司下属一些具体承包商和次级分包商的指控非常关注,认为这是“极端严重”的。委员会表示:“我们已经被知会,有关政府部门正在对指控展开调查。”

《卫报》的调查还发现很多工人挤在拥挤宿舍和酒店里,最糟糕的情况下12个人共用一个房间,很多人因为恶劣的公共卫生而染病,不少人不愿被迫工作,又拿不到之前的工资,只能跟其他工人乞讨口粮。

27岁的拉姆·库玛尔·马哈拉说:“我们24小时都空着肚子,工作的12个小时没有吃的,晚上睡觉也要挨饿,如果我抱怨,我的经理就会把我从工人睡觉的帐篷里赶出来,因为完全没有收入,我不得不跟其他工人乞讨食物。”几乎所有外来劳工在家乡都有巨额欠债,有的债务年利率达惊人的36%.他们相信来到卡塔尔工作能在短时间内攒钱还掉欠债,至少负责在尼泊尔招工的中介是这么说的,但是来到以后发现情况根本不像想象中那样,不仅没有收入,健康和生命还受威胁。

今天,全球范围内,普遍存在着扣发工资、没收证件、强迫工人超时工作、体罚、限制工人自由等现象,有2100万工人处于现代奴隶制状态下,如今在卡塔尔这个富裕的海湾国家,因为“世界杯”的建设,对尼泊尔劳工的剥削更是到了令人激愤的程度,难怪尼泊尔驻卡塔尔大使玛雅公开表示:卡塔尔已经变成“开放的监狱”。

非盈利组织“国际反奴”(A nti-SlaveryInternational)负责人艾丹说:“《卫报》所揭露出来的种种证据已足以证明在卡塔尔出现了大规模、系统性强迫劳役现象,甚至这些工人的生活状态、工作状态以及密集的死亡案例,已经超过了旧时代、当奴隶不被当作人看待的年代。‘世界杯’不是有可能建设在奴隶制之上,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在卡塔尔,外来劳工和本地劳动力的比例是世界最少的,在这个本地人不想工作的国家,有超过90%的劳动力是移民,而9年后的“世界杯”催生大量基础建设项目,预计一共需要150万外来劳工完成所有体育场馆、道路、酒店和港口的建设。这些设施是否真的需要还有待观察,但这个国家对大型地标性项目的狂热是毋庸置疑的。在卡塔尔所有外来劳工中,来自尼泊尔的占40%,仅去年就有超过10万尼泊尔人离开故乡来打工。但因为在亚洲的中介机构含糊其辞,在卡塔尔的承包商不遵守规范,这些劳工面对不公剥削显得很脆弱。“最高委员会”已承诺,有关“世界杯”的建设合同必须坚持“体面的”的劳动标准,但是背后是好像蜘蛛网般复杂的项目经理、建筑公司、就业中介机构和劳工介绍所联合运作。

根据统计,卡塔尔将投入1000亿美元于与“世界杯”的相关基建,其中还不包括9个类似艺术品般的体育馆。政府还承诺将投资200亿美元建设新的道路,投资40亿美元修建从卡塔尔到巴林的堤道,投资240亿美元兴建国内的高铁系统,将新建55000个酒店房间以欢迎比赛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和游客。

事实上,卡塔尔早有计划在未来20年内把这个沙漠小国全部改头换面,而“世界杯”的建设是这个庞大基建计划的组成部分,虽然现在主要场馆还没有开始修建,但是已经着手配套基建,在多哈郊外的新城Lusail City已经破土,在“世界杯”期间,这里将承担很多比赛。英国工程公司H alcrow是Lusail City建设计划的顾问,主要责任是“基础设施设计以及建筑质量监督”,该公司最近向“最高委员会”发表声明,声称“公司对强制劳动以及其他人口走私行为是零容忍”,并表示公司的监管内容也包括确保在建筑工地上工人的健康、劳保、安全、环境和人权获得保障。

一个在Lusail City工地上干活,自称名叫SBD的工人说,公司扣押了他两个月的薪水,主要目的是防止他逃跑。其他承包商则会扣押工人的护照以及其他证件,同时拒绝给他们身份证。在卡塔尔,如果没有护照、临时居留证件或者工作证明,在街上走动是非常危险的,随时可能被捕入狱。承包商这么做其实是让工人无法离开工地。很多工人已经在卡塔尔干了数年还没有身份证。此外,没有身份证也剥夺了这些劳工在当地的一切权益和法律保护。卡塔尔执行的K afala制度让工人们不能随意更换工作,除非获得雇主的允许,更不可能离开回国。

工地上的条件也很糟糕,白天地面的温度在50摄氏度左右,工人们被迫长时间工作,同时没有饮用水供应。卡塔尔劳动部表示,政府对于工作场所的温度要求有严格规定,同时对于工人工资的尽速支付方式也有详细规定。政府会进行不定期的检查来保证这些法规执行,如果发现有公司拖欠工人工资,会给予罚款、司法起诉等惩罚。

所有这些都给卡塔尔举办“世界杯”蒙上阴影,讽刺的是,在卡塔尔宣布获得主办资格的时候,多数人都在担心:在当地如此炎热的环境下,足球明星们的健康如何保障?他们的表现会不会受影响?却没有人想过外来劳工的血汗、艰辛,一个工人的一轮班相当于举行了8场足球比赛。

案例:16岁男孩两个月后累死异乡

在加德满都机场,经常能看到全球化过程中最令人揪心的场景:在离境处的大门口,满怀希望、强忍泪水的父母们对胸带花环的儿子们挥别,这些年轻人将加入成千上万的劳工大军,前往其他国家工作。在入境处的大门口,伴随着人流而来的是行李推车上的一副副棺材,里面是死去的劳工,等着家人来认领。有些亲人当场昏厥,有的趴在地上痛哭,平均来说,每天都有3到4副棺材回到机场。

这些人是这个星球上最贫穷、最被边缘化、被剥削程度最高的人之一,他们是前往中东打工的尼泊尔人。

嘎内什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对他来说,卡塔尔是沙漠中的绿洲,是一块希望之地,能帮助他和他的家族打破束缚他们几代人的贫穷。向村子里的其他男孩一样,他遇到了招工中介,他们对他承诺出去打工会有很好的收入,给他自己和家里人带来新机会。嘎内什离家的时候承诺母亲一定会回来,回来以后就给家里盖新房子。

他的确回来了,就在两个月之后,但是躺在棺材里回来的,年仅16岁。

祖母说:“我们不曾想到他会这样子回来,也不曾想到我们会这样子痛哭。”

救护车把棺材送回来的时候,整个村子都被惊动了,家人整夜趴在棺材上痛哭,哭声让所有村民都没能入睡,黎明的时候,大家做了最后的告别,完成下葬仪式。

只有16岁的嘎内什还不能获得合法工作资格,但是这并不影响当地招工中介为他制作假的护照,上面显示他已经20岁。中介承诺嘎内什将在卡塔尔从事收入很高的清洁工,为了支付这笔中介费,嘎内什的家人欠下15万卢比债务,相当于1400美元,年利率是36%.

每年有40万尼泊尔男人和女人离开家乡到海外寻找机会,其中10万余人前往卡塔尔,那里兴旺的基建业需要大量廉价劳工。但是中介承诺的收入和安全多半看不见,劳工们陷进了剥削、腐败、欺骗、奴役甚至是死亡编织的网络。对于其中多数人而言,在离开尼泊尔之前,他们的命运是严格保密的,尼泊尔人出发之前不会问任何问题,只要能赚钱,他们就愿意走。

正在进行的卡塔尔Lusail City建设项目有一个个纷乱的工地,有的工地可能有数千名工人,有的别墅项目可能只有几十个工人,不一样的是规模,一样的是炎热和潮湿。工地上工人们浅蓝色的工作服全都因为出汗而变色,他们把湿掉的衣服包在头上抵御阳光无情的暴晒,只留下眼睛露在外面。

2022年,这个距离多哈16公里的新城将成为光芒四射的新都市区,也将是“世界杯”最重要的比赛场所。可在这里辛苦的工人表示,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收入,只能眼看着家乡债务利息累计而无能为力。一小群劳工最后勇敢地罢工抗议,这么做只是希望以最小代价得到政府关注,获得免费食物、拿回护照和工资然后能回国。但是罢工的效果很有限,一个已经参加过4次罢工的工人说,每次罢工雇佣方只会给2到3个月的工资,其余还是拖欠,他们曾求助当地警察,但是警察不管。为了得到全部工资和护照,他们还是得回去工作。

白天,大家忍受高温、忍受没有饮水、忍受长达12小时的工作,晚上,他们回到住处还要忍受肮脏和饥饿。很多工人聚居在多哈市郊的一个废弃工业区,污水横流,卫生条件极为可怕。600人只能分享两个厨房,厨房里到处是蚊子、蟑螂和虫子,苍蝇和人共享食物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不仅是为了“世界杯”,外来劳工面对的种种待遇在卡塔尔整个建筑领域都很常见。在尼泊尔驻多哈大使馆接待处一间小得不能再小的房间里,挤满了几十个等待救助或者赔偿的劳工。其中一个说:“我为期两年的工作合同早就期满了,但是他们还是不让我走,我跟雇主说想回家,他总是承诺马上给我出期满证明,但是从来没有给。后来他把我卖给另外一个雇主,但是我逃跑了。”为此,这个25岁的劳工已经花了一年时间争取回家却还没有结果,现在他希望警察能逮捕自己,然后就能被遣返。

很多人投诉长期没有收入,但是只要能离开,就算拿不到钱也认了。一个32岁的劳工说:“我们来这里是为了钱,但是现在生命都难保,我已经有10个月没有工资,不过只要他们给我护照和一张机票,我能走多快就走多快。”

过去几年,尼泊尔海外劳工的死亡率逐年上升,根据“尼泊尔外国就业促进局”的统计,在2012年有726名劳工死于海外,比例比2011年上升11%.当地慈善组织表示,这些统计数据只是死者家长要求保险赔偿的,实际还要高至少一倍,可能在1300人左右,使得尼泊尔的境外劳工比南非的死亡率还更高。多是尼泊尔劳工在建筑领域工作,但是他们毫无相关经验,而建筑业的工作也比其他行业更危险,有的人因工作而死亡,有的是在绝望中选择自杀。

最常见的死因是突发性心脏病,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孩子或者丈夫离家的时候还没有任何健康问题,短时间内就会猝死,现在大家把这种现象称为“突发性死亡综合症”。

尼泊尔心脏基金会的帕拉喀什医生说:“死去的劳工都很年轻,但是心脏病在年轻人中发病率很高,可怕的工作条件和糟糕的居住环境是个诱因,而超高的精神压力以及长时间在极端环境下工作是更可疑的直接原因。”

嘎内什的家人被告知,在离开加德满都6个星期后,嘎内什因为心跳停止而死,这是他们难以接受的。父亲说:“我的儿子很强壮,甚至都不会咳嗽,他出国后却突然死亡,是气候原因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尼泊尔政府面对现状似乎不愿有所作为,只是把所有责任推到中介身上,指责中介的欺骗行为以及把中介费用越加越高,导致劳工及其家庭债台高筑。政府外国就业部主管迪瓦斯说:“我们知道有这些问题存在,也对有责任感的中介进行了管理,我们也想做得更多,但是没有人手,也没有资源。”

对于嘎内什全家,儿子离开的那天就带走了所有希望,之后他们陷入不确定和等待中,最后等来的是死亡。在村里众人的愤怒渐渐平息后,父亲要考虑的是嘎内什留在身后的大笔债务,虽然孩子带着成为富翁的梦想离开,但家里从没有收到来自卡塔尔的一分钱。他说:“我不知道该怎样还清为孩子出去工作欠下的钱,我知道债主不会饶了我,我再也不想听到卡塔尔这三个字。”

原作:P eteP attisson/加德满都、多哈

原载:TheG uardian

网址:http://w w w .theguardian.com /w orld/2013/sep/25/revealed-qatars-w orld-cup-slaves

http://w w w .theguardian.com /global-develop-m ent/2013/sep/25/qatar-nepalese-w orkers-poverty-cam ps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