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六成受访流动商贩不知疏导点

2013年09月17日 00: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六成受访流动商贩不知疏导点

8月20日,广州火车站旁,一名熟食小贩看到城管慌忙离开,推着小车到环市西路上。南都记者 林宏贤 实习生 孙俊杰摄

8月20日,广州火车站旁,一名熟食小贩看到城管慌忙离开,推着小车到环市西路上。南都记者 林宏贤 实习生 孙俊杰摄

←9月4日,沥滘流动商贩疏导区,一处水果摊位打出转让广告。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9月4日,沥滘流动商贩疏导区,一处水果摊位打出转让广告。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南方都市报、中山大学、凯迪数据分析中心联合发起的“广州市流动商贩千人调查”结果显示,约6 0 %受访者不知道“广州为流动商贩划定疏导区”这一政策。知道疏导区位置的12 .5%受访者中,没有在疏导点摆卖过的超过90 %.这意味着,知道、听说也很少有人愿意去尝试。有过在疏导点摆卖经历的受访者仅为8 .1%,他们当中,近60 %的人认为疏导点的摆卖效果不如其他地方。这也解释了为何愿意尝试进疏导点的人那么少。

记者走访

2009年6月,广州市首个流动商贩疏导试点———萝岗区夏港街普晖社区疏导点开张至今4年有余,广州市的流动商贩疏导点在十区(从化、增城除外)遍地开花,达126个,提供摊位9000个,摆卖面积共计9 .6万平方米。

这126个疏导点真正起到疏导效果吗?真的能成为流动商贩的出路吗?

带着这些疑问,近日,南都记者兵分多路走访多个疏导点,发现存在转租成风、监管缺位等现象。

网申瘫痪

网页久不更新 注册无法登录

登录市城管委官网“流动商贩网上服务”专区,页面右侧大片区域显示了“临时疏导区公示”。目前最新的两个疏导区公示都来自白云区金沙街。页面左侧有“入场经营网上申请”的登录框及流动商贩网上服务的内容。

南都记者选择申请“新市萧岗市场南街流动商贩临时疏导区”的摊位。查询显示,该疏导区只有一个摊位被占用。南都记者试图申请一个铺位,但接下来的注册账号的流程就“不灵了”。记者完成注册后登录,却屡次被提示“账号或密码错误”,重新申请账号,问题依旧。在群众意见回复列表中,记者发现也有网友反映这一问题。

回到“入场经营网上申请”模块,位于申请入场的疏导区列表第一个的是“南沙区的鸿成市场自产自销摆卖区(二)”,该市场的公示时间是去年底。也就是说,去年底到现在,该网站都没有更新列表。

随机点开多个疏导区的“摊位使用情况”,所有摊位或绝大部分摊位都显示“未被占用”。南都记者曾实地了解到浅水湾疏导点目前已经关闭,网站上却显示摊位全部可申请;沥滘疏导点绝大部分摊位已被占用,却显示全部可申请。

转租成风

档口公开转让 开价动辄上万

疏导区带有一定公益性,按照规定,流动商贩实行“持证经营制”,摊位只能由申请者本人或其直系亲属经营,不准租售摊位和变更使用性质,摊位要通过管理处流转。但南都记者走访时发现,疏导区私下转租的情况颇为普遍,而且转租价格动辄上万元。

8月底,南都记者来到广州面积最大的疏导区———海珠区沥滘疏导区。离门口不远的一个档口墙上,赫然贴着“转让”二字。南都记者以租档口为由与老板攀谈。每个月1850元的租金,还有押金、机器的成本……老板首次开出2万元的转手费。

“原来的老板和管理处签了3年的合同,交了上万元。转让给我的时候加了一些钱,如果要再转给你,肯定要加钱的”,老板坦言,他也是“二手”业主。

记者在白云区萧岗疏导点粗略数了数,共有16个档口高挂“转让”通告。一名档主告诉南都记者,疏导点建起不到两年,租金涨了近5倍,“以前每月近600元,现在少说都要3000元。”

记者在白云区京溪疏导区打听租档信息。“先找到愿意转租的档主,转手费行情是1万元左右,再请管理处的人‘喝个茶’”,一名卖女鞋的小贩指点记者,“喝一次2000元左右,也可以让转租方‘包茶’,看你们怎么谈。”据悉,京溪疏导点设立之初,铺位月租500元,押一付一。

不过,记者稍后到管理中心求证,管理人员回应,“不容许转租。”

天河区黄村疏导点,一些小贩直接表示自己就是二手租来的,甚至有两位小贩直接向记者表达了想转手的意愿,开出的转手费分别为5000元和4000元。记者询问靠近地铁站一边的一名摊贩,他表示“4万元可以考虑转租”。记者一惊,摊贩称,“地段好,多年经营已经积聚了客源,而且我跟老板(即疏导点负责人)比较熟,管理费也低,只要40元。”

“这里转租的那么多,做了几个月不都没事?”黄村疏导点一名小贩传授“经验”,转租的理由可以称是亲戚帮忙,也可以死不承认。

记者走访中,绝大多数疏导点管理方都表示,“不容许私自转让档位”。但疏导点“转租”已成公开的秘密。“不怎么管”,这是很多小贩对疏导区管理方的印象。“管理员每天来市场转两圈,不会查的”,沥滘疏导点一位档主如是说。

管理混乱

摊位没有公示 想加位有得倾

按照规定,疏导区的管理方要及时公示摊位流转信息,便于小贩申请。但记者走访若干疏导区都没看到明显的公示,如果没有找到管理方,根本无法知道摊位流转情况。而且,摊位设置数量似乎也比较弹性,按照一名小贩的话讲,“都是管理处说了算”。

记者在京溪疏导区管理处咨询摊位申请,“一张身份证复印件,留个电话就行,不过你前面还排着200多人”,京溪街流动商贩管理中心负责人称,“只能等京溪街南侧的疏导区建成才有空位。”

天河区黄村疏导区设在地铁黄村站B出口附近,是两排简易的蓝色篷区,看起来就像一条“迷你版”商业街,长度不超过30米,主要售卖汤粉、包子煎饼等小吃。靠近地铁站的档位管理费50元/天。中段开始往后,管理费降至45元/天。

记者在区内转悠,疏导点末端设有1顶广告帐篷,与疏导点统一的蓝色帐篷不同。记者询问广告帐篷的邻位档主。“管理处加的临时摊位”,档主称,城管来了不用撤。他指了指两米外另一顶独立的广告帐篷称,“那个是新加的,但城管来了就要撤。”

记者质疑临时摊位的合法性,一旁小贩忍不住搭腔,“还不是管理处说了算。”记者稍后致电管理处负责人,询问可否申请摊位,对方表示没有空位了,再询问是否可以再加一个临时摊位,“不能加”,对方先是回绝,又补充说,“周一上班再谈。”

监管方回应

沥滘疏导区管理处负责人明确否认该区有“转租”现象,并称“发现转租立即收回铺位”。“那你们日常如何巡查杜绝转租呢?”记者问题一出,该负责人以“有事”为由挂断电话。南洲街道办城管科相关负责人称,“沥滘疏导点的管理方是沥滘村,只要没有投诉,我们是不会管的。”

白云区萧岗街城管科有关负责人称,萧岗村委会对疏导点负责。而萧岗村委会有关工作人员甚至指点记者“自己去找档主商量转租”。该工作人员称,管理方只对“一手”档主负责,后续转租管不着。对于炒高三四倍的档位租金,他认为,“市场越来越旺,租金水涨船高很正常。市场化就是如此。”

疏导试点 遍地开花

4年

126个疏导点

9000个摊位

9.6万平方米

从“堵”到“疏堵结合”,广州城管摸索了不短的时间。

2007年12月5日,市人大常委会公布《广州市城市综合管理条例(草案)》,对城市流动小贩和城管执法行为作出严格规范,强化对流动商贩严格执法。这种以“堵”为主的管理模式,牵制了大量城管队员的精力,同时也在屡次冲突中使得城管形象屡受媒体挞伐。对流动商贩的治理效果则仿佛进入了“治理—复燃—再治理—再复燃”的死循环。

广州对流动商贩治理的研究于2008年、2009年达到一个高潮。这期间伴随着《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条例》的出台。

2008年5月15日,31名流动商贩来到海珠区素社街道办事处,参加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就《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条例(草案)》召开的座谈会。流动商贩期望被招安的心声得到重视“疏堵结合”治理流动商贩的思路,终被写进2009年9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条例》。其中第三十条规定“政府应当在规范管理的同时积极引导流动商贩入场(室)合法经营”。

在实操层面,2009年6月,萝岗区夏港街首个流动商贩疏导试点开张。流动商贩日交10元可限时限地摆卖。

4个月后,市城管委开始紧锣密鼓地推广萝岗模式,但因选址落地难题,疏导试点在各种利益关系的博弈中一度偃旗息鼓。

2010年,亚运会的“倒逼”敦促广州市必须在城市秩序和流动摆卖之间取得一种平衡。流动商贩的管理在立法层面和试点层面双“提速”。

2010年8月开始,以荔湾区逢源街为代表的一大批疏导点试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市城管委官方网站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9月,广州市在城管委备案的流动商贩疏导点达126个,提供摊位9000个,摆卖面积共计9.6万平方米。126个疏导点覆盖广州市十区(增城、从化除外),其中海珠区有56个居首,其次是番禺区设有20个。荔湾、越秀、天河、白云等老城区设点都在10个以内。

立法层面,2010年8月,《广州市流动商贩管理暂行办法》面向公众征求意见。2011年5月11日,《广州市流动商贩管理暂行办法》更名《广州市流动商贩临时疏导区管理试行办法》正式颁布实施,成为广州各区设立流动商贩疏导点的指导性文件。

2012年11月,广州市城管委流动商贩服务管理中心负责人柳庆义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广州市城管委将继续完善《试行办法》,制定《广州市流动商贩管理条例》(暂定名)。条例将设立流动商贩管理的常设机构,出台最快也要两年时间。

统筹:南都记者裘萍

采写:南都记者 梅雪卿 裘萍 实习生徐全盛 李梦阳

标签:疏导 商贩 小车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