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百名新生儿中5.6个有缺陷

2013年03月07日 07:02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百名新生儿中5.6个有缺陷

温建民

陈怡霓

夏宁

□本版统筹 信息时报特派北京记者 李楠楠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特派北京记者 朱小勇 李楠楠 项仙娥 蒋隽(除署名外)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特派北京记者 李楠楠

昨日上午,在广东代表团的第一小组分组讨论上,全国人大代表、清远市人民医院院长周海波介绍,目前我国出生缺陷儿童以每年90万的速度递增,其中很大原因是取消婚检后导致遗传性疾病无法得到很好筛查。他呼吁国家应考虑重新恢复强制免费婚检,以降低我国日益增长的出生缺陷率。该建议也引起代表委员热议。

我国出生缺陷率一路攀升

周海波发言时说,1996年开始,我国出生缺陷率在不断攀升,“1996年的时候,我们的出生缺陷率只有0.87%,2012年高达5.6%,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出生缺陷高发国家。这个数字意味着每年我国新增缺陷新生儿数量达到90万,这是个很可怕的数字。”

周海波说,人口出生缺陷有很多原因,但和2003年我们取消强制婚检有很大关系,“最近一两年,政府部门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很多地方恢复了免费婚检,但还是自愿为前提。虽然经过很多宣传,但效果并不好,像清远市清城区算是比较好的,婚检率只有3%,有些低的地区不到2%。”

呼吁恢复强制免费婚检

周海波呼吁国家应该高度重视,“国家要考虑重新恢复强制婚检,或者强制免费婚检。新浪网做过调查,72%的人是赞同强制免费婚检的,还有8%的人无所谓,10%多的人反对。”

“如果不能做到,我们可以优化免费婚检的流程。”周海波介绍,国人结婚登记在民政部门,婚检是在医院,民政部门和医院隔得很远,很多人觉得不方便。“我们可以简化流程,在民政部门隔壁设一个婚检室,因为很简单的项目,有一两个房间就可以了。这样可以显著地提高婚检率,提高我们民族的素质。”

该不该恢复强制婚检?

支持

不仅关乎个人也关乎社会

恢复强制婚检,这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前几年在政协一直努力提倡的一件事。当时他提交过提案,呼吁恢复强制性婚检。“为了整个民族的素质的可持续发展,我认为应该恢复强制性婚检。”

温建明说,“虽然现在的出生缺陷与环境污染、孕产期不当用药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发现,取消强制婚检后发病率确实明显增高。”温建明告诉记者,包括先天性神经管的发育畸形,也都是比原来多得多。

温建明说,当时取消强制婚检可能是考虑到老百姓的隐私问题,隐私归隐私,这个不是两个人的问题,同时也是社会问题。缺陷婴儿生出来后对孩子对夫妻都没有好处,孩子有缺陷不仅孩子将来自己的工作生活受影响,也会给家庭社会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我建议国家这方面要强制立法,为了以后家庭的幸福,为了整个民族素质的提高,应该立刻负责任地来做这件事。”

温建明认为,婚检的花费并不高,国家有财力可以承担,或者通过医保报销都不失为一种办法。“前两年我也呼吁过,但是没有给我很明确的答复。”他坚持认为,只有通过立法才能达到婚检真正的强制性效果。

反对

两者间并无确凿因果证据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卫生厅厅长姚志彬表示,婴儿出生率缺陷上升与解除强制婚检导致婚检减少之间的关系目前并无确凿的证据。他说,事实上,现在很多人会自己去做生育检查,而并不一定要通过婚检的名义。因此,缺陷率提高并不能简单地将原因归结到婚检上。“强制婚检可能会引起反感,这也涉及到人权的问题。”姚志彬说,他个人并不赞同恢复强制婚检。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陈怡霓表示,强制婚检虽然会引导理性的情绪,但她并不赞同恢复,她认为“婚检应该是人性化的,让民众易于接受”。

陈怡霓说,就算现在婚检免费了,但仍然有很多人不愿意去婚检,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对婚检不了解,存在误解。“一些人认为如果婚检查出传染病就会不予登记结婚,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

陈怡霓认为,婚检要让人们接受,首先应该改变名称。“其实婚检的目的是为了优生优育,与其叫做婚检,还不如改叫孕前检查。”陈怡霓告诉记者,在这一点上,广州已经开始有所行动。她认为这一做法应该在全国推广。

陈怡霓说,孕前检查有百利而无一害,在夫妻准备要小孩至少三个月之前应该进行孕检。“有些病是可以预防的,有些病是可以治疗的。”陈怡霓说,通过检查及早做好准备。要知道,没有经过筛查一旦生了地中海贫血等疾病的孩子,给一个家庭带来的负担和痛苦将是无比沉重的。

中立

多宣传不强制也会有效果

对于强制婚检是否恢复,来自广西的政协委员夏宁则表现得更为中立,“恢复也未尝不可,但其实只要多加宣传,不强制也能得到相应效果。”夏宁介绍,广西是地贫的高发区,在取消强制婚检的早期,曾呈现出生缺陷的爆发增长。随后广西自治区政府和卫生厅都重视该问题,专门启动了防治工程,对免费婚检进行宣教,目前在全国的婚检率排名第一,“广西现在出生缺陷是千分之11左右,全国达到了千分之13,这在出生缺陷传统高发区,是难能可贵的。”

因为,夏宁认为,强制婚检恢复与否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这个检查的意识。因为这对整个民族的健康都有很大的好处,而政府因此付出的成本也不是很多。“只是听到强制两个字,有些人会感觉反感,这些都是误解和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她最后表示,民政的办证部门也要改变作风,当时取消强制婚检的历史背景中,很大部分就是办证人员过分刻板,认为一定要近期的婚检报告才能进行登记,导致登记者觉得侵犯了隐私,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整个制度的废除。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