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五条人的走鬼民谣

2013年02月01日 04:05
来源:都市快报

原标题:五条人的走鬼民谣

■我听我鉴

文 张晓舟

假如非要我在2012年度的中国摇滚与民谣唱片中挑一张年度之选,我挑“五条人”。

尽管他们唱着听不懂的鸟语(广东海丰福佬话,属于闽南语系)和充满乡音的蹩脚普通话,但逐渐获得了全国性名声,“五条人”去年参加了西湖音乐节和香港的文艺复兴音乐节。假如不打歌词字幕演出效果会大打折扣,但他们在外地的演出也经常能够掀动群情,这只能说明他们音乐的感染力大有提高。“五条人”和上海的顶楼的马戏团乐队已经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两支方言乐队。

这堪称“混沌民谣”。混沌民谣推翻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专制,混沌民谣不用空气净化器少含文艺添加剂,混沌民谣用朋克,用唱戏,用日常聊天,甚至用吵架骂娘,来不断打破或者说拓宽民谣的疆域,混沌民谣既不城市又不乡村,它是城市和乡村之间无家可归的私生杂种。

假如说大多数民谣都像是洁白无瑕的护士,那么“五条人”却不介意露出伤口——分裂,愈合,再分裂——城市与乡土,全球化与山寨的分裂,愈合,再分裂,经过扁担加菜刀的海丰民谣起义,从第一张专辑《县城记》到了第二张专辑《一些风景》,他们甚至已经拆下民谣的线,露出了摇滚的血口。然而揭竿起义后,“五条人”把我们被抢走的东西又还回给我们,古惑仔的外表,治愈系的心。

从2009年的《县城记》到2012年的《一些风景》,他们的进步是惊人的,除了仁科招牌的手风琴,箱琴音色也更为透彻,编曲干净利落,即使像《含叭哩细》《雨来淋秀才》这样简单无比的歌,也能收拾得游刃有余,更不用说《一些风景》这首的大气跌宕。《一些风景》是一张拳打脚踢虎虎生风的专辑。

《一些风景》这套双CD专辑假如依旧不得不称为民谣,那也是“朋克民谣”,这个生硬然而生猛的称谓或许比folk rock来得有趣。巧合的是,“五条人”新增的湛江籍鼓手老尾曾经帮盘古录过一张专辑,他有意用当年录盘古用过的一对鼓棒,录了五条人。朋克往往靠三个和弦,然而第一首《曹操你别怕》只有一个和弦,第二首《抄电表》只有两个和弦,只能说这是二流子民谣加半吊子朋克。

“五条人”多少受过两支台湾方言乐队的影响,交工和新宝岛康乐队。不过陈升都不大能接受《一些风景》,他跟我说他一边打扫房间一边听“五条人”,“他们的音乐为什么要这么贫穷呢?” 他所谓“贫穷”,指的是美学上贫穷,这与他老派的精致编曲实在相去甚远,他恐怕也是受不了头两曲,假如先让他听《县城记》,听《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他肯定不会这么说。

“五条人”是冒着牺牲民谣固有音乐属性的危险来拓宽民谣的张力,不只是通过增加摇滚的火力,还借鉴了县镇和乡村的民间野戏(当地俗称“白字戏”)。

他们在街头,田野与舞台之间摸爬滚打,他们打破了街头,田野与舞台的界限。必须区分两种情形:有时候五条人确实是音乐能力有问题,是真的穷,但有时候却是装穷哭穷,粗野,无礼,话痨,是有意用生活去激怒艺术,调戏艺术,甚至打破艺术的头。

深情而又戏谑,这是走鬼与豪猪的民谣。

他们为什么要那么贫穷呢?

因为他们就像你手里的扫把一样自然。我回答升哥。

标签:走鬼 民谣 专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