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由莫言想到蒲松龄

2012年12月18日 14:59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由莫言想到蒲松龄

莫言以其作品的“魔幻”荣获2012诺贝尔文学奖,在去瑞典领奖时他向全世界传播了几个中国故事。而在二百多年前,他的山东老乡蒲松龄创作了《聊斋》,因其叙事的“诡异”,被后学誉为世界级故事大王。所以,莫言对全世界说,他从小就受到了蒲松龄的影响。

十余年前,我曾走进《聊斋》的故乡蒲家庄,走近了《聊斋》作者蒲松龄先生。只缘在村外就餐时友人给我要了啤酒,竟有了意料之外的几分醉意。

蒲家院中,在我向蒲老先生的坐像致意后,眼前的一切已变得朦胧。随着大家房前屋后地转了一圈,只记得满院的藤萝竹影,满室的《聊斋》故事,但见异风诡起,摇动了树影绰绰的窗棂,撩惹了垂地如泻的薄幔,其中熟知的魅影就在图片上和小院中那绿荫深处飘飘地行走,然都露着善意的笑,没有丝毫的淫邪和丑陋。

我知道,这是她们对蒲老先生赋予的生命意义的感恩。于是,《席方平》、《莲花》、《聂小倩》中众多的狐怪花妖,演绎着古今人鬼未了的情愫,让人们于沉重或惊悚中悟得背后的辛酸和并非只在他界才有的善恶。难怪聊斋堂上有郭沫若先生手书的楹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此一游,若游园惊梦,恍惚记得的尽如上述,其余则全然失忆了。

后来,我凡看到与聊斋有关的物事,就会想,当时不过区区啤酒,怎么就醉了呢?就有了再次拜谒的心事。

2012年,草长莺飞时节,我有机会又一次神交蒲老先生。

蒲松龄,明末清初人,以《聊斋志异》为代表作,成为中国给鬼写史的第一人。

蒲松龄竟其一生的山东省淄川县蒲家庄中,青石铺就的村道还基本保存着老街风貌,一面城砖砌成的古朴的村墙,隔断了村外因聊斋而起的繁华街市,于叫卖声的包围中努力坚守着一段似非凡间所有的历史人文。这里距现今莫言的家乡高密不过三五百里之遥,这是他们之间对爱与善的历史和现实最便捷的思想通道,只是今古故事讲述的背景和方式已大不同。

蒲松龄故居在村街中间,是他的出生地和书房“聊斋”所在,以明清风格的青砖门楼还原了一户典型的中国北方农村普通读书人家的概貌,不失朴素而有书卷之气。进得小院,房舍青砖黛瓦,檐下草木扶疏,一侧竹下,一尊汉白玉的蒲公坐像仍如十余年前所见的那样,还在捻须沉思之中。小院又与旁进花墙月门相隔,古风幽然。由此穿越过去,便是蒲松龄生活及至归老时的旧居,步入正房,可瞻清代著名画家朱湘鳞为蒲老先生所作画像,已为镇馆之宝。东西两边的卧室和书房,所展旧物,锡灯、烟袋、砚台、手炉、笔筒,皆是经出土考证的蒲松龄当年所用,一切清简如常。

蒲松龄一生历尽坎坷,穷困潦倒,创作艰辛。他在自序中说:“独是子夜荧荧,灯昏欲蕊;萧斋瑟瑟,案冷疑冰”。睹物思人,可以想见当年寒灯独烛的摇曳,冷雨薄席的煎熬。可就在这里,蒲松龄以洋洋两百万言之巨, “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完成了《聊斋志异》,以特立独行的揭露和批判,成为中国志怪小说无人企及的高峰而独秀于世界文学之林。果然“孤愤”二字,多会成为思想者金字塔的基石,于历史和后人而言,却是幸事。馆记,先生以七五之身“倚窗危坐而卒”。看到蒲老先生卧室向院的窗棂,似乎可见坐逝仙去的傲骨。终非凡人,死也不同。

蒲松龄别号柳泉居士,柳泉便不能不提。就如同现在高密之于莫言。柳泉在聊斋故居往东约百余米处,现在已经被包装成了柳泉风景区。一侧茅亭,想必是修旧如旧的,毕竟还原了一个历史的场景。据说其时这里为通衢要道,蒲老先生设茶摆烟,请往来客人小憩,谈狐说鬼,收集创作素材,令蒲松龄文思泉涌,这是大家熟知而感佩的故事,然到此一游,还是别有一番感慨。是故其时的大文学家、刑部尚书王渔洋诗曰:“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时。”然姑妄之中,知者几位?

所以作古已远的蒲松龄在《聊斋志异》自序中明白地说了:“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间乎!”也所以,今天电视剧《聊斋》中的小调唱道:“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喜怒哀乐一起都到心头来/几分庄严/几分诙谐/几分玩笑/几分感慨/此中滋味谁能解得开?!”

现在,解开的钥匙找到了。起码有一把在莫言手中。 X017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