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山西区人大代表有4妻10子”属实

2012年12月08日 10:58
来源:晶报

原标题:“山西区人大代表有4妻10子”属实

新华社太原12月7日电 日前,“4妻10子人大代表”引发网上热议。经记者调查,情况属实。据悉,10个孩子中,最大年龄21岁,最小的仅1岁。对于网民最关心的孩子是如何上的户口、多年来为何一直无人监管等问题,当地公安部门拒绝了记者采访,同时表示,一切以联合调查组结果为准。记者调查发现,“4妻10子”现象在当地众人皆知,所在村庄位于人口密集的城中村,有关监管部门对此却是多年不闻不问。

“4个老婆10个娃”

不是秘密

近日,在多家门户网站首页都能看到“山西一人大代表被指有4个老婆 10个小孩均上户口”等相关报道。文中称,山西太原市小店区西温庄乡西攒村,身为区人大代表的原村委会主任李俊文,竟有4个“老婆”,共生育了10个子女。

现年43岁的李俊文与原配老婆生育4个子女,另外三个老婆均20多岁,为李俊文生育了6个孩子。证据显示,其中3个“老婆”和9个子女的户口都落在了村里。

听闻记者打听李俊文的事,数位村民对记者说,在有900多名村民的西攒村,李俊文有4个“老婆”10个孩子,并不是什么秘密,村里男女老幼,无人不知。有村民给记者详细地列出了现年43岁的李俊文4个“老婆”、10个孩子的名字。

网民“Wanghefengo”说,这名人大代表娶4个老婆生10个孩子不是一天一时一晌就能办到的事,在当地应该尽人皆知的公开秘密,为何相关部门不闻不问?

众多网民提出质疑:他的“3个老婆9名子女落户”,那么这样的户口到底是如何上的?而且户口上孩子的“父亲”都是堂而皇之填写“李俊文”的姓名,如此荒唐的事情竟是一名人大代表所为。

“3妻9子”入户

多部门装聋作哑

6日,记者来到西攒村进行调查,该村位于小店区西温庄乡西南方向,属太原市整体改造的“城中村”,现已更名为“西攒社区”。

走进村子记者发现,村民似乎都知道李俊文有“4个老婆10个孩子”事,但只是他们不愿多说、也不敢多说。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李俊文有4个“老婆”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第一个老婆是榆次人,第二个“老婆”是山西静乐人。后来还有两个,一个本村的,另一个是平遥人。“他(李俊文)有4个‘老婆’,10个孩子。在我们村就上了好几个户口了。”

记者辗转找到了西攒村村民的《常住户口登记表》,3个“老婆”和9个子女的户口都落在村里这一事实也得到进一步验证。

西攒村村民的户口是由一位村会计保管。在会计李福贵家,记者见到了全村的常住人口登记表。

李福贵说:“村里换届后,村子向西温庄乡移交了相关财务事项,但上面让交村务材料和常住人口登记表时,李俊文就是不交,所以村里的常住户口登记表就没有交上来。”

“现在全村的户口本是从西温庄乡派出所打印出来的,通过现任的村长和派出所联系了,就重新打印了份。”李贵福说。“俊文有四个老婆,四个子女都是公开的秘密,只不过现在有户口本做证据。”

除了原配老婆和3个女儿、1个儿子外,户主“胡燕燕”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显示的二女儿、三女儿的父亲是“李俊文”,大女儿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的父亲是“李刚峰”、母亲“肖玉梅”,她与户主“胡燕燕”的关系填写的是“女”,她2009年6月26日落户在户主“胡燕燕”名下的原因是“子女投靠父母”。

据村民解释说,胡燕燕和李俊文2003年1月份生下这个女孩时,由于当时他还没有当选村委会主任,没法给孩子上户口,就把她落户在了村民李刚峰、肖玉梅夫妻名下。

《常住人口登记表》显示:户主“李红红”的婚姻状况是“未婚”。女儿的常住户口登记表显示,父亲是“李俊文”、母亲是“李红红”。而儿子《常住人口登记表》只有显示母亲“李红红”。村民说,这个儿子也是李俊文和李红红所生。

代表资格已被暂停

对其采取取保候审

对于这样一位村领导为何成了人大代表,西温庄乡一位负责人表示,区人大代表资格审查的时候,区人大给乡政府提的两条要求:一是是否受到过党内、行政受过处分;二是是否受到过刑事处罚。

据这位负责人讲,李俊文当选人大代表的时候没有受到过相关处罚,所以符合条件,而至于说当了以后,再犯法,则需要按相关规定处理。

针对网上热议,太原市小店区委区政府召集区人大、纪委、政法委、宣传部、公安局、计生委、民政局、西温庄乡等部门成立联合工作组对相关问题展开调查核实。

小店区委宣传部6日向记者表示,网传“多妻多子”的小店区人大代表李俊文的代表资格已被暂停,公安机关已对其采取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其他问题也正在调查核实中。

记者就李俊文户口登记情况向西温庄派出所证实。一位警官表示,需要太原市公安局出示采访申请函,然后经小店区分局批准才能采访。随后,记者赶到太原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在电话中表示,一切以联合调查组为准为由,拒绝接受记者请求。

对李俊文的劣行,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不可能毫不知情,“集体失察”的背后显然是监督失职,是对基层干部滥用权力的放任,是对群众呼声和民主权利的蔑视。

——新华时评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