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襄垣透水事故调查:安全形势严峻 制度健全需落实

中新网太原4月20日电 题:山西治水先进县透水事故再调查:安全形势仍严峻 制度健全需落实

作者 李鹏飞

一周前的清晨8点,本该昨夜12点下班的张建兵一夜未归,手机应答:“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不详的预感被证实是妻子因循传言在善福联营煤矿大门口看到林立的警察和拉起的警戒线。

官方通报称,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善福联营煤矿于4月13日凌晨1点发生透水事故,11人遇难。在此之前,因防治水工作突出,长治市一直作为全省煤炭工作先进典型被称道。

山西省煤炭安全监察局法规处处长黄文升认为,政府、职能部门和企业应摆正安全与发展的位置,加强规范生产过程管理,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由人来将政策规章落到实处。

襄垣透水11人亡

4月14日的黄昏时分,位于襄垣县善福乡的幸福广场上空无一人,数米外的桌球俱乐部播放的流行音乐回荡在广场上空,马路上车辆行人异常稀少,与之相比,百米之外通往善福联营煤矿的大门口则聚满了盘踞不去的人群,张建兵的堂弟张华兵就在人群中。

自13日得知哥哥被困井下后,张华兵就发布微博密切关注搜救进展,14日从忻州赶来的他,和其他家属一样被警察挡在门外。

被困矿工马晓天的哥哥马靖远远的眼看着众家属与警察据理力争,紧抿着和脸色一样发白的嘴唇,环抱双臂一言不发。

多位矿工家属确认,掘进一队被困井下的工人上班时间均为下午4点到夜里12点,并不应成为官方通报中凌晨1点多发生事故的受害者。

这里的一切,马靖只能瞒着家里患有脑梗的母亲。

4月16日19时15分,最后一名遇难矿工遗体终于找到,被困井下的11名矿工全部遇难。

防治水先进市的先行先试

自2010年震动中央的王家岭事故发生后,同年8月,在防治水工作成绩突出的长治市召开了全省煤矿防治水工作会,该市率全省之先建立了专门的煤矿探水队,结束了从前探采一体,探水工由采掘工兼职的历史。

据该市市长张保介绍,2010年该市成功排查了4次较大水患,“相当于两个‘王家岭’矿难时的水量。”

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王学军在2011年6月23日的全省煤矿防治水暨汛期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表扬该市为加强防治水管理,专门设立防治水科的探索,并称赞该市提出的“物探先行,钻探跟进,探掘分离,不探不进”的防治水新工作方法,“从根本上实现了由被动防治向主动探采的转变,为全省创新煤矿防治水工作措施和方法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尤其提到“部分市县根据实际提出了防治水新方法、新思路。如长治市襄垣县建立了‘专家提措施,部门搞监管,企业抓落实’的防治水工作新格局。”

山西省安监局长张根虎对长治的安全生产工作表示满意,称其已率全省之先,告别明显好转阶段,进入安全生产稳定好转阶段,正迈步向根本好转阶段挺进。

非法生产酿惨剧

襄垣此次事故终结了“全市地方煤矿连续9年未发生6人以上较大事故”的记录,当地司法机关已依法对善福联营煤矿涉嫌瞒报等违法犯罪行为的矿主、矿长等21人实施强制措施,并查封了该矿的全部资产和账户。

虽然长治市煤炭工业局总工程师李树林称,关于事故的原因仍在调查中。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即事故主要因该矿非法生产所致。

据黄文升介绍,早在2009年,善福煤矿与崔庄煤矿合二为一,组成现在的善福联营煤矿,核定产能90万吨,但相关证照均已被吊销,只有采矿证今年11月到期,依照规定严禁生产建设。

此外,由于该矿事故发生前主体模糊导致该县提出的“企业抓落实”最重要的一环缺失。

黄文升说,该矿在2009年的整合主体为七一煤矿,但因矿主有不同意见,重组进程推进缓慢,后又在2010年启动整合主体变更为长治三元煤业有限公司的动议,但受权限约束,直至事发,该矿的兼并主体仍不明确。

“正是由于主体不明,导致监管无法真正到位”,黄文升认为,地方政府与相关职能部门在此次事故中亦难辞其咎,“驻矿的五人小组,要求每周都下井,企业违法生产为什么不行使执法权?煤矿生产要用工、用电、火工品、运输,相关职能部门在做什么?”

山一样堆在矿上的煤炭,和工人、拉煤司机、周边民众均可证明,该矿在证照不全的监管真空下从去年至事发前一直在非法生产,“连过年都没放假”。

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王学军在去年召开的全省煤矿防治水暨汛期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指出,个别煤矿仍存在“重生产轻安全”现象,怕探放水工程耽误进尺和产量,摆不正安全与生产的位置。

执行!执行!

据黄文升介绍,截至今年3月底,重组后山西1053座煤矿中,边生产边建设的四类矿井还有104个。

这意味着安全形势仍将十分严峻,日前召开的山西省煤矿安全集中整治专项行动汇报会上防治水问题被再次提出,煤炭整合后又有新情况。

王学军曾指出,重组整合后全省煤矿水文地质条件逐步趋向复杂,被整合区内原小煤矿采空区多、水文地质情况不清、水害隐患严重,个别煤矿受老空水、采空水、承压水威胁,部分小煤矿过去还存在超层越界开采问题,新的整合主体还难以收集到完整的地质、水文、开采技术资料,存在较大的邻近层和本煤层采空水危胁等。

为此,该省煤炭行业已实施了煤矿水害隐患排查治理、专项督查、专家会诊等一系列专项制度措施,逐步完善了煤矿防治水管理、技术等自身水害防治各类制度,用制度管理人、管事、管安全,实施制度保障、重典治安;实行了主要负责人负总责,分管领导具体负责的“一岗双责、层层负责”责任制,建立了“业务保安、环环相扣”的防治水安全共管机制,部分煤矿实施了探放水激励机制和防治水作业优先机制;建立了以总工程师为主的技术管理体系,设立了专门的防治水机构等等。

“防治水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是先探再采”,黄文升说:“但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如何将现有的规章制度执行到位,将“有掘必探”真正落到实处。(完)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