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台作家王鼎钧:只有写才觉得活着 也是"林来疯"迷

三年前,王鼎钧完成回忆录《文学江湖》后,读者以为他退出“江湖”。没想到他最近出版散文集《桃花流水沓然去》。图为他二○○九年七月在纽约《文学江湖》签书会上。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三年前,王鼎钧完成回忆录《文学江湖》后,读者以为他退出“江湖”。没想到他最近出版散文集《桃花流水沓然去》。图为他二○○九年七月在纽约《文学江湖》签书会上。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中新网2月24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写完回忆录四部曲,我觉得蚕已吐尽了丝、结成了茧、变成了蛹;将来是一具殭尸,还是化成彩蛾,已不是我能决定的了。”今年八十七岁的作家王鼎钧,唯一决定的事是继续写下去,“只有写,我才觉得我活着。”王鼎钧承认自己也是“林来疯”迷。因为林书豪“打球的姿态像舞蹈、像书法”。

三年前,王鼎钧完成最后一部回忆录《文学江湖》,读者以为他从此退出“江湖”。没想到他不但继续写,还比以前写更多。最新散文集《桃花流水沓然去》刚由尔雅出版社出版。

“写作如弹道,有升弧,降弧,有最高点、弹着点,四部回忆录应该是我的最高点。”王鼎钧说自己以后大概不能写得“更好”,但必须写得“可看”,“如何让读者‘五岳归来’还愿意‘看山’,是老年作家的重大考验。”

《文学江湖》《巨流河》与《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同年出版。王鼎钧比较三书,有巧妙的比喻。他指出,如果把“海”字半边看成两只联结的“口”,这三本书的书名都有“水”与“口”。“水”代表“逝者如斯”,“口”象征“有话要说”。以风格而言,王鼎钧形容《巨流河》是“欲说还休”,《文学江湖》是“欲休还说”,《大江大海》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文学的黄金年代已逝,曾经历文学盛世的王鼎钧,却不在意写作的稿酬版面。“想当年李白杜甫谁给他们版税!”他举例,李白喝酒写诗,酒店老板把诗贴在墙上,“这就是上网”;来喝酒的人看见抄了下来,“这就是下载”。网络让文学流通如此便利,“李白杜甫作梦也想不到!”

王鼎钧自承“听力衰退,老相衰颓”,不再出席公开活动。他的生活“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夜里睡不着就读书作文。”读书写作之外的兴趣是“看电视”,“为了看形形色色的人”。他认为,作家应该对“人”有兴趣,对众生相有兴趣。

看电视看林书豪打球吗?王鼎钧承认自己也是“林来疯”迷。因为林书豪“打球的姿态像舞蹈、像书法”,而八大艺术出于一源,“看了他可以触类旁通,改进我的文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