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难忘航天岁月

2011年12月19日 00:51
来源:扬子晚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心灵点击

王 芮

11月1日5时58分,伴随着零号指挥员“点火,起飞”的指令,在地动山摇的巨大轰鸣声中,火箭喷吐着烈焰直刺苍穹——“神舟八号”胜利发射成功!一直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现场直播的我,激动得热泪盈眶!作为一名曾亲身经历、在现场亲眼见证了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六号”飞船发射的昔日航天兵,我不由得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我想到了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中国航天事业的发祥地,神舟号飞船和“天宫一号”的故乡——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她地处号称“死亡之海”的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年降雨量仅仅40毫米,而年蒸发量则高达3600毫米以上,是降雨量的整整90倍!“一年两场风,从春刮到冬,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四处无人烟,风吹石头跑”是发射中心周边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

1996年,刚从地方院校毕业的我,入伍来到了大漠深处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当军用列车还在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中奔驰时,同行的大学生中已经有人被这儿的偏僻和荒凉所震惊。到基地后,我被分配在部队电视台从事采、编、播工作。喝着盐碱水,住着土坯房,头晕目眩,口鼻出血,皮肤干裂,头发大把脱落,一系列高原反应折磨着我。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采访对象——研究员潘仁瑾大姐。在发射场,人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工作狂,她的名气甚至超过了她的丈夫——时任发射场最高指挥官的基地司令员刘明山将军。60年代初,大学毕业的潘大姐和丈夫一起,双双放弃了在家乡上海和南京工作的机会,来到大漠戈壁,为的是实现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飞天梦。为了这个梦想,将军夫妇在戈壁滩默默奉献了三十多年。当潘研究员从长期的胃绞痛发展到吃不下东西时,她依然还在为中国将要发射的第一艘飞船辛勤地忙碌着,直到有一天突然口吐鲜血,昏倒在工作岗位上,被紧急送往医院。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去竟是她与发射架的永别。在胃癌晚期病危期间,她无限留恋地对丈夫说:“这一段时间,我总是在做梦,梦见我们的飞船真的上天了……” 然而,我们的潘大姐终究没能等到飞船上天的那一刻。她美丽的人生,在成熟烂漫的季节戛然而止。弥留之际,她与丈夫做了一个约定:“飞船上天,勿忘相告!”这一年,她只有55岁。

1999年11月20日6时30分,中国第一艘无人试验飞船“神舟一号” 发射成功!在飞船发射的现场直播室里,我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泪水,心里默默地说:“敬爱的潘大姐,我们的飞船终于上天了,您可以含笑九泉了!”

在航天城这支奉献大军里,像这样有名、无名的航天英雄还有很多很多。每一次的采访、报道,我都被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动人事迹所深深地感动。我曾经采访过基地第三任司令员石荣屺的子女。石荣屺司令员为祖国的航天事业积劳成疾,病逝在基地的工作岗位上。他的子女本来有很多机会去大城市,安排更好的职业,但是,他却让他们全部留在基地,当了普通的工人。当我问石司令的儿子对自己的父亲有无怨言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我永远敬重我的父亲,我为自己能够留在父亲战斗过的地方而自豪。因为,我们的祖国总要有人去奉献,这样我们的航天事业才能有发展,国家才能有希望!”

美国海军上将赖斯在访问东风航天城时,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在这样的地方,我们的军人每半年就要轮换一次。无法想象中国军人还要在这里牺牲自己的第二代、第三代……”

 
标签:发射 天宫一号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