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文化甘肃】大堡子山秦公墓:文物保护之路

2011年12月08日 08:24
来源:中国甘肃网 作者:岳超群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礼县的甘肃秦文化博物馆。

礼县的甘肃秦文化博物馆。

大堡子山秦西垂陵区出土的部分文物。

大堡子山秦西垂陵区出土的部分文物。

文物保护,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

礼县文物局为了保护好秦西垂陵园,防止出现过的文物流失,进行了一系列尝试。目前,该县正联合陕西省文化遗产研究院拟定保护规划,建立先秦文化展示区。

历史遗恨

“现在我们见到的西垂陵区的文物主要是圆顶山等地出土的,大堡子山秦公墓因为发掘时已遭受了严重破坏,文物流失严重。现在许多文物流失海外,像法国的鸱枭金片、美国的秦公壶、日本的秦子钟等等,见也难得一见了。”提到大堡子山秦公墓文物的流失,原礼县先秦暨三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陈建荣很是遗憾。

今年11月中旬,央视《探索·发现》栏目播出了纪录片《寻秦》,其中略探了秦公大墓流失海外文物的一些情况,法国巴黎的集美博物馆工艺精美的鸱枭、金虎,美国纽约古朴大方的青铜器秦公壶等,还有众多已现形的或仍不为人所知的,不胜枚举。

甘肃省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白坚主任表示,说到甘肃近些年的文物流失,主要就是大堡子山秦公墓,这也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中期盗墓猖獗等导致的历史遗留问题。

1993年,大堡子山秦西垂陵园在村民“挖龙骨”过程中不幸暴露在“有心人”的视野,不少人加入到“挖金玉”的行列,秦公大墓遭遇了拉网式盗掘。原礼县先秦暨三国文化研究会的马建营回忆,当时他坐在公共汽车上,就经常在途中看到一群人拿着铁锹和短把镢头,从徐礼公路及西汉水两岸涌向大堡子山。“1993年9月12日,永兴乡龙槐村赵某等59人盗挖大堡子山秦公墓,盗得金器、青铜器共17件,经西和县西峪乡王磨村王某介绍,以26万元卖给山西闻喜县文物贩子曹某。文物未追回。”类似的记载见诸当地公安机关的档案中。就在这样的“盗”与“贩”中,秦公大墓的文物急遽流散,在后来的岁月中,几经辗转,终流失海外,成为难以弥补的憾恨。

“太多的精品文物流落到国外,这也给日后的研究造成了诸多不便。秦公墓最初就因发现的时候陪葬物基本被洗劫一空,给墓主身份的认定增加了重重难度。陈建荣感慨。

1993年6月15日,甘肃省政府召开全省电话会议,有关领导在会上对礼县盗掘古墓葬、倒贩文物的严重违法犯罪问题作出指示。11月15日,省政府有关领导带领省公安厅、省文物局负责人在礼县召开打击盗掘古墓现场会,并限期让礼县县委、县政府刹住盗墓歪风,次日,又在天水召开截“源”堵“流”打击文物走私现场会,对礼县盗掘文物通过天水倒卖的现状提出了具体的措施,反盗掘古墓葬和倒贩文物的工作大力开展起来,礼县抽调100多名政法干警、300多名干部组成专项斗争工作组,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严打”斗争。此次严打共查获盗掘、倒贩文物案件15起,涉案人员224人,逮捕49人,追缴、上交文物600余件,追缴赃款100多万元。

归期难期

1995年底至1996年初,礼县大堡子山盗墓风潮又一度复苏。

整座山被挖了盗洞,有些能看出是专业的探铲所为,有些干脆就是农用锄头的“杰作”,做着发财梦的盗墓者继续在其中搜罗,地上还零星地散布着被盗墓分子遗弃的石甬、陶罐碎片。

1996年2月,甘肃省文物局安全检查组赴该地检查时,当场发现二三十人正在盗掘,发现检查组一行,盗墓分子仓皇逃走。后来有人发现不是公安人员,逃跑几百米后,竟然集体站在山头上向检查组挥舞铁锹示威。盗墓分子的猖狂令人气愤。

1996年春,大堡子山秦公陵园被甘肃省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同时,公安机关加大了打击力度,1997年以后,较大规模的盗挖活动基本得到遏制。

当地工作人员提出或可以由国家提供资金,由当地政府出面,及时征集尚流散在当地民间的文物,遏止文物的继续流失。若可以给上交文物的人一定的经济补偿,且不追究其责任,应该还是可以挽回一部分文物的。毕竟有些手上有文物的人并没有相应的销售渠道,也害怕事露后承担法律责任。

但也有人表示这样成效可能不大:“先不说价钱上的差异,如何建立信任就是个问题。现在说是不追究,日后呢?毕竟这不是什么合法的事。而且,完全免责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纵容了文物盗窃的不法行为?”

甘肃省文物局副局长廖北远认为:“民间流散文物征集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要按实际情况区别对待,像涉及到违法的文物就只能是收缴。”

“流散在民间的文物,有些尚可以由当地政府出面征集,但这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困境。而流失国外的问题就更复杂,只能由国家出面。”白坚说。

秦西垂陵区被盗挖的文物在美国、法国、日本、比利时等,都曾见其踪影。

西垂陵区流失的文物,也有所回流。继马承源之后,上海市博物馆曾从比利时古董商手中购回了几件秦公墓出土的文物。2009年著名美籍华人收藏家范季融、胡盈莹夫妇无偿捐献了9件国家级文物,其中有3件就是秦公鼎、秦公簋。

关于大堡子山秦公墓的流失文物,廖北远表示,许多情况仍在调查之中,尚没有形成定论,最终将如何解决,仍难以言说。

“已经流失在国外的文物,要实现大规模回流只怕不是很现实,起码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礼县文物局局长马世峰说。

其实,流失文物的回流从来都是很有挑战性的问题。

中国流失海外文物的回归,主要通过依法追索、回购和捐赠3种渠道来实现。但不花钱、真正通过法律途径追索回来的文物为数甚少。回购也是挑战重重。流失文物交易价格节节攀升,也引发新的焦虑:“付出的经济代价攀升,刺激了文物拥有者的胃口,这是否会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加剧国家的负担,且导致文物成功回收更加困难?

完善保护机制

白坚表示,省文物局对文物保护是极为重视的,但工作需要层层推进。在大堡子山秦公墓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文物流失。

“我们在县、乡、村层层成立文物保护组织,签订层层责任书,鼓励全民参与其中。而且,现在也正逐步完善行政责任追究制度,努力将工作做得更好。现在我们正在联合甘肃省公安厅,进入打击文物犯罪的收尾阶段。”省文物局安全监管、督察处的工作人员说。

文物保护,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

礼县文物局为了保护好秦西垂陵园,防止悲剧重演,进行了一系列尝试。“大堡子山遗址我们派了两个人24小时监守,对其他遗存我们也是重点督查,并进行定期不定期的宣传,培养当地居民的文物保护意识。我们还逐步建立起县乡村文物保护网络,并聘任了文物保护员。”礼县文物局局长马世峰说。

目前,礼县正联合陕西省文化遗产研究院拟定保护规划,预计建立大堡子上线秦文化展示区-蒙张-赵坪先秦文化展示区。马世峰说,进一步的考古挖掘和文物保护尚在进行规划,力争从源头上对文物流失进行防范。

而礼县也建立了规模宏大的甘肃秦文化博物馆,力求能给幸存的文物一个“舒适的家”,也让当地人对文物有更深的了解和认同感,以调动全民的文物保护意识。

“要有效地遏制文物流失,法律上必须进一步完善,有关部门也要强有力地执法,防止保护队伍的腐化没落,此外,调动起全民对文物保护的重视也是极为重要的。”礼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赵旭东表示。“文物是一个民族极为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蕴涵着广袤的信息,其价值难以估量。已经流失到国外的,大多数我们已经基本没办法了,这是难以弥补的缺憾。但是,对于现在还流散在国内的,或者尚未被盗掘的,我们还能做一些工作,这是我们的责任。”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陆建松曾经谈道,文物犯罪是一个综合性的复杂的社会问题,其三个主要环节——文物盗窃、非法交易和走私存在着相互滋长、伴生的关系。巨额的非法利润是引发文物走私犯罪活动的主要因素,而文物走私又刺激了文物盗窃和文物黑市,并为文物走私提供了“货源”,文物盗掘、盗窃和走私活动的猖獗又加速了文物黑市的发育和兴旺。因此,要有效地遏制和杜绝文物犯罪活动,必须在三个环节上同时着手,进行综合治理,要求文物部门和公安、海关、工商等部门密切协作。

■ 文/图 本报记者 岳超群

 
标签:文物 子山 公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