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记中国潜艇核动力之父、核电事业“垦荒牛”彭士禄院士

2011年08月31日 10:34
来源:新华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新华网北京8月31日电  题:“双核”动力 澎湃人生——记中国潜艇核动力之父、核电事业“垦荒牛”彭士禄院士

余晓洁、昝馨

北京三里河一家小酒馆有位白发常客。他每每由护工推轮椅而来,喝上瓶啤酒,放下20块钱,摆摆手“不找零了”,带着一脸满足的笑容离去。

店家和街坊们都看着这位老者眼熟。然而,很少人知道他非同寻常的传奇一生。

他就是中国潜艇核动力之父、核电事业“垦荒牛”、86岁的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彭湃之子彭士禄。

“这一生,干了两件事”

“我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是造核潜艇,一是建核电站。”彭老开门见山。

1958年,中国打算启动核动力潜艇工程项目。前苏联以中国不具备条件为由拒绝援助。毛主席豪迈地讲:“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彭士禄和同事们深受鼓舞。

1965年,核潜艇项目正式启动。“一声令下,打起背包就走。”彭老告别妻儿,只身入川,主持核动力装置的论证、设计、试验以及运行的全过程。1970年,由他领军建造的1∶1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启动试验,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相应的反应堆功率达99%。1971年,我国第一艘核动力潜艇如蛟龙入海。

在粮食不够、靠野菜充饥的年代里,仅用了6年,中国人就依靠自己的力量造出了第一艘核潜艇,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第5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上世纪60年代末,彭士禄从军工转入民用领域,当起了开垦核电的“老黄牛”。

“也许是因为属‘牛’吧,我敬仰‘孺子牛’的犟劲,不做则已,一做到底。”彭老说。

他带领40多人与上海728院的同志会合,开展秦山压水堆30万千瓦方案设计,确定主参数、系统配置等工作。他力主搞压水堆,为我国核电走“以压水堆为主的技术路线”起到了关键作用。

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总指挥的彭士禄提出了大亚湾核电站的投资、进度、质量三大控制,写出了《关于广东核电站经济效益的汇报提纲》,为大亚湾核电站的上马打下了良好基础。

任秦山二期核电站董事长时,他提出“以我为主、中外合作”及自主设计、建造两台60万千瓦机组的方案,亲自计算主参数、进度、投资等,为二期工程提供了可靠依据。

“在此期间彭老有三大贡献:一是选点;二是提出了股份制,建立了董事会制度;三是亲自计算主参数。他还首次把招投标制引入核电工程建设。”秦山二期首任总经理于洪福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