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京:闲置地下室尝试创意改造成“网红”


来源:北京日报

近日,安苑北里19号楼560平方米大小的地下室因为创意改造成为“网红”——可健身、可看电影、可读书、可聚会。在“网红地下室”的人防使用证上,用途是“社区活动室”。”  亚运村街道管辖范围内,由其管理的地下室还有60多处,几乎每栋塔楼下都有闲置的地下室,如何利用、如何管理好也是下一步的计划。

原标题:地下室须按规划用途使用

近日,安苑北里19号楼560平方米大小的地下室因为创意改造成为“网红”——可健身、可看电影、可读书、可聚会。

在此之前,这个地下室所遭遇的招租、清退,甚至是租户与楼上居民的争吵,几乎是所有老楼地下室的共同遭遇。而这些老地下室由于楼龄较长,虽已恢复平静,但也面临着漏水等缺少维护的难题,甚至可能影响楼体安全。安苑北里的这次创意改造,成为本市大面积的老楼地下室“转型”的新尝试。主管部门也提醒,地下室改造利用,仍需按照规划用途使用。

过去没人管,维护成本高

安苑北里19号楼地下室改造的主意,是从2015年初开始酝酿的。

2015年以前,这里的地下室被出租成了小旅馆。该地下室管理方朝阳区亚运村街道办工委书记麻晓晖向记者回忆,随之引发的问题很多:小旅馆平时嘈杂、流动人口多,与楼上居民发生争吵是常有的事。2014年底,正赶上本市开始对地下空间进行整治,这片地下室也因此被收回,不再出租住人。

地下室收回之后,也开始面临新的问题——人走了,水进来了。由于楼龄较长,地下室空置缺乏日常管理维护,渗水严重,一些地方积起来的水已接近20厘米深。

其实,这也正在成为北京不少地下室的共同烦恼。在花家地某小区,也有居民此前在网上求助:“地下室渗水问题存在已久,以前有人租住时,租户还管,但现在不让住人了,时不时就哗哗流水。希望相关部门能管管,水看着都到脚脖子了。”昨天记者探访该楼,也有居民反映:“这里的地下室漏水此前是常有的事!”

麻晓晖说,腾退地下空间是好事,但一些地下室也缺乏有效管理。如果地下室处于闲置,渗水严重,甚至还会影响到建筑结构。

即使有人管,地下室维护也要面临着较高的成本。“我们找专业机构检测,这处地下空间竟然有1800多个渗水点。”麻晓晖说,仅堵漏水点这一项成本就需要20多万元。他还算了一笔账,该街道管辖约60处地下室,日常维护的成本一年大约40万元。

地下室创意改造社区活动室

眼看着收回的地下室“千疮百孔”,这一副烂摊子究竟该怎么管?

起初,街道有过改为储藏室的考虑。麻晓晖说,由于是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客厅面积小,特意考虑通过设置地下储藏室来节省老百姓家中的空间;还打算开菜店,方便老百姓日常生活。但由于地下室位于地下二层,居民进出不便,这些方案一一被否。

后来,四处寻计的亚运村街道在网上看到了设计师周子书关于地下室改造的创意设计作品。由此,专门针对安苑北里19号楼地下室进行设计,并在不改变现有结构的前提下进行装修。

这样一来,闲置的空间有人照料,老百姓也有了活动的地方。

记者探访时,恰好赶上一场生日聚会。“4个孩子生日正好挨着,就一起过了。”聚会主角是4个牙牙学语的小朋友。但就在隔壁,4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人手一把扑克牌,唠着家常。虽被叫做“社区活动室”,但与传统以老人为主的活动室迥异。比如,这里一进门的墙上放着几十盒茶叶,每一盒都是老百姓捐出来的,这样大家就能品尝各家的茶叶;再比如,墙上18张画都由社区小朋友创作,第一个人画一幅“臭美的桃子”,还要给下一幅出一个题目“爱看书的橘子”,玩起接力式创作。

这种公益性质的社区活动室,免费区和付费区各占一半。付费区收益用来支付服务人员的工资和水电费,以维持正常运转。“运营了一年,收支基本平衡,也证明这种形式是可行的。”设计师周子书说。

如何用好地下室尚待探索

安苑北里19号楼的“网红地下室”的成功改造,也得益于这个地下室本身的属性。

北京的地下室大多分为两类,人防地下室和普通地下室。这处“网红地下室”恰属于前者。过去,人防工程有“以洞养洞”的说法;而按照《人民防空工程平时开发利用管理办法》,人民防空工程平时应当最大限度地开发利用,以减轻国家负担,增强人民防空建设的发展能力,更好地为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服务。同时,《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办法》也提出来,使用人民防空工程,应当按照所在地区、县人民防空主管部门批准的要求使用。

在“网红地下室”的人防使用证上,用途是“社区活动室”。

不过,对于普通地下室,则有另一种考虑。记者也从相关主管部门获悉,对于普通地下室的使用,目前还需要依据规划为准,“规划用途是什么,就得用做什么。”根据2011年修订的《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办法》,专门增加了第十四条:“使用普通地下室,应当符合规划确定的使用用途,使用人不得擅自改变使用用途。”

亚运村街道管辖范围内,由其管理的地下室还有60多处,几乎每栋塔楼下都有闲置的地下室,如何利用、如何管理好也是下一步的计划。一方面,这些地下空间不能太久闲置;另一方面,地下空间也不能完全同质化,变成一模一样的社区创意活动室。“希望也能为北京如此多的地下室,摸索出一些经验。”麻晓晖说。

[责任编辑:陈艳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政务

凤凰政务热门推荐

凤凰政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