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加藤嘉一:安倍个人不代表日本政坛向右

2014-02-14   第016

日本广播协会(NHK)新会长籾井胜人近日在就职记者会上称,“强征慰安妇不是日本独有而是普遍存在”,而NHK另一位高层演讲时否认存在南京大屠杀,NHK高层连续违背常识的言论使其广受质疑。

这届NHK高层被曝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籾井胜人为什么会发表这样言论,这与安倍有什么关系,外界评价安倍越来越右翼化,对此日本民众作何评价,日本在安倍带领下何去何从?凤凰网联系日本专栏作家加藤嘉一解读这些问题。

关于NHK高层否认慰安妇、南京大屠杀的问题,加藤嘉一告诉凤凰网,“这种言论(在日本)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但绝不是主流。”NHK作为一家公共电视台,非国家电视台,应保持政治中立立场,NHK会长这一具有高度公共性的人物,发表这样的个人观点是成问题的。

一年来,安倍一方面不停地呼吁中日高层进行对话,另一方面却连续做出参拜靖国神社等在中方看来不能接受的行为。加藤嘉一对凤凰网表示,安倍参拜靖国神社除了迎合党内保守派,同时也是对中国设定防空识别区的反弹。

加藤嘉一告诉凤凰网,不少日本选民对安倍的言行,包括参拜靖国神社等行为持有批评态度,但日本民众的批评并不与日本政治是否右倾化有着必然联系,更多是从“日本应更务实地与中韩在内的国际社会打交道,而不要主动使得自己陷入孤立地位”的忧患意识出发。

加藤嘉一认为,短期看安倍的言行使日本与国际社会的对话会变得艰难一些,但长远地看没什么特别影响,安倍言行和政策不能够影响日本未来的“大方向”。至于外界担心的安倍个人侵蚀公众舆论来使民意转变,加藤嘉一告诉凤凰网,日本社会的言论自由是被宪法保证的,媒体、民众都不可能允许安倍这么干,“在宪法面前,日本首相不过是微小的存在”。(文/边鹏)

NHK是公共电视台 应秉持政治中立立场

凤凰网资讯:NHK在日本的地位是什么?它的会长主要职责是?

加藤嘉一:NHK在日本是唯一的公共电视台,其定位是与英国的BBC是一样的。但这绝不等于“代言”国家政府的立场与看法。它不是国家电视台,而是公共电视台,代表的不是国家政府的利益,而是生存在公共空间的公民的整体利益。

因此,NHK是不播广告的,那么每一个公民家庭有义务向NHK交付一笔费用(虽然许多家庭拒绝交付),不贵,一年大约1000至2000人民币左右。有一条法律叫《放送法》,“放送”是broad casting的意思,它要求所有广电从业者保持“政治中立性”,而不要偏向于某一个特定的政治立场或党派。

需要重申一下,NHK不是“国家电视台”,而是“公共电视台”,前者是为国家政府的利益服务的,后者是为公民社会整体的利益服务的,两者截然不同,千万不能混为一谈。

至于会长的职责,当然是把NHK经营为符合公共电视台定位的,他或她往往是来自非NHK出身的其他业界,在我看来,这种安排为的也是保证NHK的公共性,避免内部勾结等。NHK会长显然带有公共地位,其言行务公正。

否认慰安妇、南京大屠杀等在日本不是主流声音

凤凰网资讯:怎么看待籾井胜人会长否认慰安妇、南京大屠杀这种违背常识的言论,这种声音在日本占据怎样的市场?他为何会在此时发出这种声音?

加藤嘉一:在我看来,这种言论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但绝不是主流。从会长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言论之后,政府、国会、舆论等高度关注,大家都从“成问题”的角度观察评论。毕竟人家是NHK会长这一具有高度公共性的人物,轻易发表个人观点是成问题的。

对于会长所表述的“个人观点”部分,他已经公开表示“撤回”。据报道,会长发表言论后,一共1万2300份意见寄到NHK,其中7200份是批判性的。许多市民,即NHK观众对新会长的做法表示抗议。

凤凰网资讯:怎么看待籾井胜人会长那句“首相向右,我们不能向左”这样的言论?作为国家电视台,他们是为党派负责还是为受众负责?是不是要为政治服务?

加藤嘉一:作为必须保持政治中立性的“公共电视台”的一把手,他显然是要为受众负责,那么此番言论显然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NHK电视台不可能为某一个党派或政治服务的。

凤凰网资讯:很多人评价籾井胜人有很浓的安倍色彩,同时指控安倍晋三涉嫌控制舆论,试图把NHK作为私人工具,你怎么看?

加藤嘉一:这个我不知道。不过,安倍晋三首相对媒体报道的干涉,以及对公民个人言论的封杀问题是被讨论过的。我不知道事实是怎么样,但不少公民有类似的感受,这或许与安倍首相的个人作风有关系。

安倍晋三确实抱有促进日中关系的意愿

凤凰网资讯:安倍为什么一方面呼吁中日高层进行对话,另一方面却连续做出在中方看来不能接受的行为,比如参拜靖国神社等?

加藤嘉一:我曾在专栏文章《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难题》中这样写过。

安倍此次选择参拜的动机主要有三:一是纯粹出于自身的政治信条——安倍一贯认为,一国领导人对为国家而死亡的殉国者亡灵表示哀悼是天经地义的事;二是对自民党内保守派的迎合——担任首相刚满一年之际,安倍认为应该对自己的支持者们做个表态,以便为谋求长期政权巩固权力基础;三是对于中韩两国的反弹——纵观2013年,中国单方面设定防空识别区,韩国方面“反日”言行也持续不断,安倍很有可能判断,“我这边如此克制,他们还那样,反正日中关系和日韩关系已恶化到如此地步,参拜靖国神社也不算什么”。

安倍在参拜之后对记者们表示,“我在参拜时做了再也不发动战争,坚决走和平道路的发誓,根本没有伤害中国人和韩国人感情的意图,希望能有向中方和韩方亲自进行解释的机会”。

作为一名曾在中国求学生活近十年的日本人,我认为安倍2006年第一次出任首相后不像前任小泉纯一郎那样选择参拜靖国神社,并实现了对华“破冰之旅”;2012年第二次出任首相之后,也避开8月15日这一“终战纪念日”和“春秋例大祭”等敏感时期之参拜,说明安倍晋三确实抱有促进日中关系的意愿,即使他这样做是基于实用主义的。

凤凰网资讯:中方很多人评价安倍右翼化倾向越来越严重,日本民众对此怎么看?对右翼思想的态度是什么?

加藤嘉一:日本民众绝对不是铁板一块,言论是多样化的,观点五花八门。日本国民毕竟生活在岛国,所以对于“自己是如何被外界看待的”相对迟钝。最近外国媒体纷纷报道安倍政权右倾化的现象,日本政府和国民也日益意识到自己在国际社会上的处境和评价。

当然,对此不少国民表示怀疑,甚至抗议,认为安倍晋三的一系列言行并不能简单用“右翼”两字来形容。

但在我看来,不少日本选民对安倍首相的言行,包括参拜靖国神社等行为持有批评态度。实际上,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其内阁支持率也几乎没有上调。他们的批评态度并不与日本政治是否右倾化有着必然联系,更多是从“日本应该更务实地与中韩在内的国际社会打交道,而不要主动使得自己陷入孤立地位”类的忧患意识出发。

在宪法面前首相不过是微小的存在 安倍个人不代表日本政坛向右

凤凰网资讯:这是安倍等几个人的转变,还是整个政坛的改变?

加藤嘉一:我此刻还不能用“转变”两个字来表达在日本政坛所发生的事情。毕竟安倍首相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包括修改宪法等问题。若安倍首相要实行,务必得到党内其他人,以及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以及广泛老百姓的支持。

不过,最近被国际社会所批评的右倾现象主要局限在安倍首相本人,因为我们看到,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别说公明党代表山口先生,内阁二把手菅官房长官也公开反对安倍首相的做法,主张那是安倍首相个人的行为,绝不表明政府的立场。

据我所知,外务大臣,防务大臣等负责对外政策的核心人物也反对安倍首相的参拜行为。因此,我个人认为,最近的一系列现象不能够表明日本整个政坛的转变。

凤凰网资讯:英国《金融时报》社评称“安倍似乎打算通过不断地侵蚀公众辩论,来使民意向他划定的方向转变”,你怎么看?

加藤嘉一:据我观察,这篇报道符合日本一部分民众的感受与看法。不过,我相信,日本社会的言论自由是被宪法保证的,所以,法律也好,媒体也好,公民也好,我们不可能允许安倍首相个人侵蚀公众舆论的。在宪法面前,首相不过是微小的存在,否则不叫法治国家了。

凤凰网资讯:安倍的这些行为和动作未来可能会把日本带到什么方向?

加藤嘉一:短期地看,由于安倍首相的言行使得日本与国际社会的对话变得艰难一些,复杂一些,但长远地看,没什么特别的影响。我不认为安倍首相的言行也好,政策也好,能够影响日本未来的“大方向”。包括修改宪法的问题,过程没有中国媒体想象,报道得那么简单。

我曾写过:日本修宪派实现他们自身政治目标的最大阻力不是来自中国、韩国的外交压力,恰是来自日本国内对“国家主义”的厌烦和警惕。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