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凤凰访谈

扫描微信
微信

李毅中:受处分官员不是故意犯错误的,要给出路

2013-03-07   第005

李毅中(资料图)

李毅中:受处分官员不是故意犯错误的,要给出路

3月6日下午,全国政协财经委副主任、前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北京会议中心接受媒体对话,回顾从部委到政协的从政心路历程。

李毅中曾在中石化系统工作34年,2003年3月进入国务院,与李荣融搭档主政国资委,当时恰恰是国企改革最为敏感的时期。

两年后的2月14日,辽宁孙家湾发生特大矿难,中央将安监局升格为国家安监总局,并任命李毅中为局长。那三年,李毅中频频在各种事故现场亮相,给人留下铁腕清洗“带血GDP”的印象。李毅中在任期间,全国累计关闭小矿井8884处。

2008年3月,国务院启动大部制改革,将安监总局与其他部门合并,成立工业信息部。李毅中出任该部首任掌门。

2010年12月底,年满65岁的李毅中卸任工信部长,转任政协。有媒体这样评价,李毅中“每次转身均肩负重任”。

对话主持:陈芳

8年部委从政路:国资委低调安监总局高调工信部融合

问:以今日心态回看自己8年的部委从政路,从国资委党委书记到安监总局局长,再到执掌新成立的工信部,有何感悟?

李毅中:这个有点意思。我原来在中石化,在石油系统工作了30年。2003年人大会议通过组建国资委,让我和李荣融搭班子。简单说,在国资委就是要低调。当时正面临国有企业改革、国有资本重组、国有经济有进有退,是非常敏感的时期,中国国有企业处在一个艰难的转型期,内部有很多困难,外部有好多评说,像国有资产的出让、国有企业职工的下岗,这些都是热点。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就是多做少说,保持低调。小平同志讲不争论,时间证明我们这个方向是对的,在这个过程中,摸索建立起国有资本监管的框架,应该说现在和那个时候大不一样了。

2005年2月14号,辽宁孙家湾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214人,当天又是情人节,这是个历史的巧合,那天既是个高兴的日子也是个沉痛的日子。中央、国务院决定将安监局升格安监总局,没想到把我调到了安监总局当局长,那我就为国分忧吧,讲得冠冕堂皇一点。

当安监总局局长,我定的工作作风就是高调,为什么?因为在那之前安全工作不能说不重视,历届政府、社会、企业都很重视,安全第一、预算为主,出台多少法令?但事故仍频发,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了严重损失。如果这时候还是低调,那你就无所作为,原来就是这样,你去了还这样,不就无所作为嘛,所以比较高调。

当时条件很艰苦,安全生产的工作没有被全党全社会高度重视,事故来了重视,事故一走又习以为常,生产力发展水平有限,又在追求GDP的高速增长,所以当时的死亡人数是历史最高点。我们分析了十四个发达国家走过的历程,事故的死亡人数和工业化的进程,几乎都是抛物线,前面陡后面滑,都有最高点,当时我们就处在最高点,你低调行吗?

面对这种情况,需要有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措施,那我必须高调。我们讲了句风趣的话,“我们安全生产工作没有枪没有炮,只有一把冲锋号”,现在回过头来有一定道理,要把这把冲锋号吹得嘹亮,唤起全党全社会的重视。所以那几年形成了安全发展的理念,叫节约发展、清洁发展、安全发展,并把它写入了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构成了可持续发展,胡锦涛总书记把这肯定为是我们党对科学发展的新认识。经济发展不能以破坏资源、污染环境为代价,更不能以牺牲劳动者的生命和健康为代价。因此确立了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综合治理、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方针,人大进行执法大检查,高法高检出台了司法解释,国务院出台煤矿安全特别条例,中纪委查公务员和国营企业领导煤矿入股情况,可以说引起了全党全社会的高度重视。如果只是安监总局,我们没这个权力,我们只有一把冲锋号,吹得嘹亮,要唤起全社会的关心,唤起全党的重视。

回忆那几年,媒体把我说成救火队长,我承认也是救火队长,我有责任第一时间到事故现场,2005年就有14次。但媒体还不了解背后,那时候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中纪委、地方省委、省政府,可以说各方对安全生产几乎没有什么异议,所以我这把号才能吹响亮。如果不是这种环境,你吹这个号成了杂音,成了噪音。

2008年3月,大部制改革,成立了新的工信部,我到工信部。新工信部就是要融合,因为大部是由来自不同部委的同事组合在一起的。工作经历不同,专业不同,行业文化不同。而且实事求是讲,并过来的部门不是说原来没人管,国务院说这事没人管你来管,人家有人管,人家自我感觉还不错,现在你要从人家兜里边掏出来,有那么容易吗?要是你,你心里也会有些不顺畅。

走在一起就互相取长补短,学自己不懂的东西,多看人家对方的优点,大家是为了一个目标走在一起的,内部要融合,后院不能起火,况且外部压力那么大,又赶上金融危机、抗震救灾一系列问题,如果内部再不团结,那就有问题。这就需要融合,工信部内部融合,地方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也有这些问题,该争得争,该让得让,融合才能和谐,大部制的职能才能到位。

回顾这8年从政,我就用低调、高调、融合来概括。

(此稿专供凤凰网使用,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

问:您的这三个职位,前两个都是要得罪人的?

李毅中:第三个也是要得罪人的。

问:您卸任工信部长时,外界有报道称您面对了来自不同利益集团的阻力,您是带着遗憾离开的?当时的阻力来自哪里?也能为今天的大部制改革提供一些建议?

李毅中:该争得要争,该让得要让,该退得要退,退一步海阔天空。

人家原来管得好好的,现在从人家兜里掏出来,肯定不太顺畅。这就要磨合,就要硬着头皮,磨破嘴皮,不要怕丢脸皮,你得说;有时候有难处了你该让就得让,该退就退,硬顶着完不成。

大部制是权力和利益的再分配,要说阻力,确实有阻力,还有人员的结构性矛盾。有的部门转眼可能就人员过剩,有的部门位置多,来的人少,机会就多一点,这个确实带来一些问题。我到发改委一看,我说张平你这里搞得真好,像国务院一样,花园式办公环境,他们才100多人。我们那里陈旧、落后、人满为患,原来300人,现在扩大到747人,挤不下。这样来看,发改委是什么地位?工信部是什么地位?有的同事不愿意来。换成我,我也不一定愿意来。

好多事情就是这样,大家要坚持原则,但也要有换位思维,有的事情退让一步也可能就办成了,你打不了100分,咱们打个70分、80分也可以,60分也可以,当然不能不及格,不及格不行,所以这个问题要处理好。

问:您这也是给今天的大部制改革提供一点经验。您从政这么多年,有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李毅中:在我退下来那一天已经说过了,2010年12月26号我还是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上午我们开全国工业信息化工作会议,我做最后一次工作报告,下午三点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免去我的部长职务,任命苗圩同志为部长,这都是安排之中的。实践证明这些决定都是非常正确的,这两年工信部做了很多工作,很多贡献,有了很大进步。

当时记者问我有没有遗憾,我说有遗憾,遗憾是什么呢?

第一,就是大部制改革正在艰难爬坡,在这个爬坡中不能熄火,不能减少马力,不然就倒退了、就下滑了;第二,我们工业经济要平稳较快发展,处在困难的时期,应对危机的工作还没有做好。

做官要尽心尽责做人要与人为善

问:您给人留下的印象有这样几个关键词:铁腕、直率、敢言,也可以说是个性官员,媒体会比较喜欢。但官场内部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比如低调。能否谈谈您的为官之道和做人准则?您是怎么做到二者的平衡的?

李毅中:我的主要经历还是在企业里面,从基层到领导岗位,我在中石化干了34年,其中16年是在领导阶段,后来从政8年,到2010年退下,所以没什么为官之道。

但我觉得不论担任什么领导职务,尽心尽责这是最基本的,交给你一件事情,无论大事、小事、难事,无论好办不好办,都要尽心尽责。尽责是职业道德,尽心就是真心实意、全心全意的,这恐怕是一个公务员、一个领导干部、一个从业人员应该有的最起码的素质。

为人上,回想起来,我想应该是与人为善,好多事情要换位思考。

举个典型的例子,在安监总局的时候处理事故,一定要追究责任,严肃处理,这有党纪国法。但也对不起被我强制处理的一些同志,除了那些犯罪的,我们的领导干部都还是为党为国家忠心耿耿的,主观故意失职渎职、官商勾结的人是极少的。发生事故他有责任,领导责任、管理责任,在这个岗位上,就应该负这个责任,不处理你处理谁呢?

最典型的就是山西副省长靳善忠,离退休还有15天发生了一个百人遇难的事故(编者注:2007年12月5日,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瑞之源煤业有限公司井下发生一起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105人遇难,时任山西省副省长靳善忠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你说怎么办?我说“善忠,你老兄没有善始善终,最后这十五天你还得受一个处分”,他也想得开。我刚接手安监总局局长时,辽宁孙家湾矿难,时任辽宁副省长的刘国强副省长挨了处分,到最后是靳善忠,回想那几年,一共六个副省长受到处分。

我可以说他们都不是主观故意的,不是失职渎职,他在这个位置上要承担责任,但这些处分不能影响今后对这些干部的提拔,即使对有错误的干部,也还是要帮助、教育、挽救、给出路。所以要与人为善。

对死难矿工家属,他们遭受了不幸,我们科学发展观的本质立场是以人为本。以人为本要以人的生命为本,你连生命都不重视,怎么要以人为本?与人为善,我觉得是以人为本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样我们社会才能和谐,才能进步,大家才能团结融合。当然这样说并不是不分原则。

问:所以有一些官员被处分后来又复出,也是这个原因。

李毅中:无论是受过处分的干部,还是那些被关停的小矿主,对我的工作还是能理解的。有些矿主对我还是蛮感激的,我就讲个笑话,有一次我去湖南检查小煤矿安全情况,我给小矿主算经济账,给他讲煤矿管理,给讲资产负债表,他之前根本就不懂,讲了以后很感激。我们离开时,他说“李局长一路走好”,他是好意,我听了以后又高兴,又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别扭?我又没死?(笑)。小矿主绝大部分也是好的,黑心矿主、无良矿主也是少数,很多处在愚昧的状态,管理混乱,造成事故。

基本实现工业化是我们几代人的梦想

问:您刚才回顾作为政府官员时自己不同时期的风格,低调、高调、融合,能定位下现在自己作为政协财经委副主任的这三年吗?

李毅中:有位老同志调侃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现在的事不要再问,将来的事不要再想”,他讲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们政协处在参政议政、民主协商、民主监督的第一线,过去说我们退居二线是从政府角度而言,但是政协本身也是第一线,工作性质、工作方法、位置要转变,但不能放宽要求,意志不能改变。引用范仲淹的一句话,“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现在我们“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都是为国家的发展、为民族的振兴。所以老同志劝我的三句话可以作为参考,“过去的事不要再提,现在的事不要再问,将来的事不要再想”,就这三句话,有一定的道理。

问:您的中国梦是什么?

李毅中: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这是中华民族一百多年以来的梦想,说得远一点,从李鸿章洋务运动时期就开始,到改革开放,到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这确实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也更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一部分,尤其是我们搞工业、搞经济的几代人、十几代人的梦想。我看就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你要问我有什么中国梦,我看我也就这个梦。

(此稿专供凤凰网使用,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