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32
No.332

周志怀:研究两岸统一时间表难回避

作者:周志怀 时间:2017年8月2日
日前举办的“第26届海峡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台研所前所长周志怀,提出要研究两岸统一时间表问题后,引起各界广泛反响。

台湾《旺报》与《凤凰大参考》由此共同策划同步报道,推出由周志怀详细论述的“研究两岸统一时间表问题难以回避”,并于两岸同步刊出。

提出研究统一时间表大受关注

笔者提出国家统一需研究时间表后,有台湾学者认为,这与去年“5.20”蔡英文“就职演讲”后,笔者评价蔡的讲话“符合与大陆相向而行”的乐观说法有很大不同,“或许个人有压力”;或者认为,过去一年多以来,笔者“一直放话要给民进党开后门、留小路”,现在这样的“转折”无疑是明示了北京对民进党政府的政策出现完全变化。

也有台湾学者认为,如果贸然提出“时间表”,只会造成台湾民心反感,因为目前主流民意仍是“维持现状”,民调结果要统一的人极少数,这时候提时间表,“只会让两岸关系更恶化”。还有学者认为,此时提出研究统一时间表,是为大陆要出台“国家统一法”作铺垫。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笔者在提出这一论点前已特意申明,完全是个人观点与看法。我从未受到来自任何方面的任何压力。退一步说,即使个人有压力,难道就可以随意附和一个什么观点吗?

特别应该指出的是,无论是给民进党开后门、留小路,还是给国民党开大门、留大路,两者完全不是对立的,虽然路径不同,目的都是为了实现国家完全统一。

此外,如果台湾“主流民意要维持现状”,那么大陆民意就不能要求统一吗?邓小平先生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明确指出:“如果台湾当局永远不同我们谈判怎么办?难道我们能够放弃国家统一?”也就是说,如果台湾要永远维持现状,如果“台湾民心反感”,大陆就永远不能追求统一?这个道理显然说不通!

“5.20”蔡英文“就职演讲”

到了认真研究统一时间表的时候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倒逼我们要研究两岸统一时间表。

在努力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今天,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那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祖国完全统一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不是统一时间表?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开始提出这个问题。

对于要不要提出时间表,提出什么样的时间表,大家意见并不一致。前美联社驻台湾记者温逸德近日撰写评论,称“中国大陆将在2018年会武统台湾”,他认为两岸“武统”条件已日渐趋向完善,预估2018年下半年可部署完成。这种揣测显然缺乏根据。

部分专家认为,我们不应该提出一个明确的时间表,要留有一个模糊空间,以保持政策灵活性和弹性。在本世纪初,也曾有专家提出,国家完全统一与中华民族复兴两者之间不必挂钩。因为从历史上看,英国在19世纪鼎盛时期也没有解决统一问题,但没有人能否认英国头号强国的地位。迄今英国仍存在北爱兰问题。世界上也没有人否认英国是一个发达国家。二战后德国、韩国等一些国家和地区成功崛起的历史经验亦证实,一个国家和地区在领土未完全统一条件下,甚或处于分裂状态的民族,照样地可以和平崛起。

笔者认为,在21世纪的今天,已经到了我们应该认真研究两岸统一时间表问题的时候了。

20年前提时间表是一种战略考虑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大约40年前,1979年1月邓小平访美前,曾会见27位美国记者,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劳瑞曾向邓小平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对于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采取什么态度?在这个问题上有没有时间表? 邓小平回答说:“我们当然力求用和平方式来解决台湾回归祖国的问题,但是究竟可不可能,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承担这么一个义务:除了和平方式以外不能用其他方式来实现统一祖国的愿望。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手捆起来。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手捆起来,反而会妨碍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这个良好的愿望。至于时间表,中国是有耐心的。”

也就是说,邓小平并没有正面回答时间表问题。这是因为,在当时的时空背景下,提出时间表,条件显然是不成熟的。

邓小平答美国记者问约20年后,江泽民1998年6月27日在北京会见来访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时说:“台湾问题马上解决有困难,但不解决是不行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坦率地讲,台湾问题不可能一直拖下去,要有一个时间表。”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明确提出解决台湾问题要有时间表。此前, 1995年1月30日,江泽民在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等单位举办的新春茶话会上,发表了题为《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的讲话,讲话提出:无限期地拖延统一,是所有爱国同胞不愿意看到的。

1979年的邓小平和美国总统卡特

2000年2月21日,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白皮书,首次以政府文告的方式,详细、系统、全面地向国际社会阐述了中国政府有关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立场和政策,和对在两岸关系、国际社会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若干问题的态度主张。

白皮书最后指出,随着中国政府相继对香港、澳门恢复行使主权,全中国人民迫切期望早日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的完全统一,不能允许台湾问题再无限期地拖下去了。我们坚信,在包括两岸同胞和海外侨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完全统一一定能够实现。2002年11月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江泽民再次重申了解决台湾问题的紧迫性,强调“国家要统一,民族要复兴,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如何解释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包括江泽民同志所说的要有时间表?2000年2月29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钱其琛同志在中国侨联第六届二次全委会上发表讲话,他认为,提出“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正是为了推动两岸关系的发展,敦促台湾当局坐下来和我们对话和谈判。也就是说,当时提出时间表问题应该是一种战略考虑。

伟大复兴与统一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再梳理一下国家统一与中华民族复兴关系的相关论述:

早在1999年,江泽民同志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大会的讲话中就提出:“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和维护祖国的安全,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基础,也是全体中国人民不可动摇的坚强意志。”

2008年12月31日,胡锦涛同志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三十周年大会上,发表了《携手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讲话,提出了六点对台政策方针,明确指出:解决台湾问题的核心是实现祖国统一,目的是维护和确保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追求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华儿女的幸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台湾的街头人头攒动

2013年10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印尼举行的亚太经合会上会见萧万长先生时强调,着眼长远,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终归要逐步解决,总不能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这与江泽民1998年6月会见克林顿总统时所说的“台湾问题不可能一直拖下去”,实际上是相同的意思。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9月26日会见台湾统派团体,提出“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的论述之后,在2016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又再次强调,“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从1986年9月2日,邓小平在回答美国记者“台湾有什么必要同大陆统一?”时说:

“这首先是个民族问题,民族的感情问题。凡是中华民族子孙,都希望中国能统一,分裂状况是违背民族意志的。”

到1992年,党的十四大报告首次提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再到上述民族复兴与国家统一关系的论述,显示我们党对国家统一的认识不断深化,亦即:从民族感情到民族利益再到民族复兴,这一脉络十分清晰。

已不能再回避这个问题

如果说,40年前或者是20年前,我们提出“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台湾问题要有时间表,只是一个战略考虑,是一个愿景,难以落地,那么今天再提出类似问题的条件已趋于成熟了。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祖国完全统一,应该是有有机联系的。我们不能再回避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应该开始研究时间表问题,拿出一个30年的进程表来。

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大陆可以耐心等待。但民进党当局如果继续放任切香肠式的“去中国化”动作,不断加速 “台独”分裂挑衅活动,那么中国完全统一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必将会进一步提速。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周志怀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前所长。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海峡两岸关系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委员,全国台湾研究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李政鋆(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王湘穗:东南亚才应是一带一路核心

目前,北京很多人还在看纽约、看欧洲这些地方。但将目光投向东南亚的人,说不定又会上演“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王湘穗认为,中国做“一带一路”,第一步虽然把中巴经济走廊作为旗舰工程,但从成熟度和法律健全角度考虑,东南亚才是核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