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415
No.415

北京战略界大讨论系列二:
中国对美战略核心就一个字

作者:王湘穗 时间:2018年3月28日
“中
美两艘大船最好的相处方式是调整距离。中国对美要有合作不成,渐行渐远的打算。中国要有相应心理准备。”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对美战略核心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熬”。

中美关系恐怕要熬上十年。因为这存在一个量化指标,10年之后中国有可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而特朗普也已经下台。所以,这恐怕是中美关系非常重要的战略支点。

做好中美不合作的应对

王湘穗在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内部论坛上阐述最新观点。

美国以中国为对手的共识(包括研究界、政界、国会、军方),已经基本形成,但是行动还很难形成。因为美国现实利益分散化,包括各州、各参议员的利益均不同,因此很难形成一致行动。

但是,不可否认,中美关系已经到了一个拐点:竞争成为主题。对这一点,中方应该有清醒认识。中国一直在讲:我们希望合作,避免对抗,但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基本不提合作。所以,中美关系拐点已经出现:求合作而不得,对抗又不可。因此可以说,当前中美就处在这样较为较尴尬的时期。但是,这又是一个基本政治现实。

中方除了要继续寻求中美合作之外,政策以及战略的立脚点一定要找好。也就是说,要做好中美不合作的应对。

战略走向判断是渐行渐远

鉴于以上情况,现在中美关系需要考虑从顶层有所设计。适时调整距离,避免正面对撞。如果以前是寻求合作、管控危机,现在应该有一个基本战略走向判断:要渐行渐远。为什么?以前在美国主导下的全球体系,中国既享受到好处,又做出贡献。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这个体系事实上开始分裂和走向解体。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慢慢分开,是中国长大的必然结果。原来,中国是美国体系下的一员,但现在已经长到与美国体系并行的状态。不管是否愿意,由于中国原有产业结构、政治意向、安全等,已经成为一个“体”,这个“体”是美国的那个“体”容纳不下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艘大船最好的方式是调整距离。

中国对美要有合作不成,渐行渐远的打算。这应该成为我们基本战略选择,中国要有相应心理准备。

核心就一个字 熬

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为连任做准备。

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对美的战略核心用一个字概括,核心就是熬。从策略上而言,很多事情要拖。比如朝鲜问题,就是要有定力慢慢拖,到最后还是按照不能生乱的路线走,这对于中国有好处。很多的事情也是一样,包括刚刚讲到的台湾问题,原则上不能让对方碰触底线,但是很多的事情上,根本不会按照中方的预想节奏走,最后恐怕就得熬。

中美关系恐怕要熬上十年差不多。因为存在一个量化指标,10年之后,中国有可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而特朗普也已经下台。所以,这恐怕是中美关系非常重要的战略支点。

形成币缘联系 不会大破局

笔者于去年写了一本书,《币缘论》。在以前,地缘政治、地缘冲突的概念为人熟知,并大量存在。尤其在工业时代,市场的占领、资源地的占领,都是国家主要利益形态的代表。就像黑格尔讲的,“国家是走在地上的神”。而在今天,国家更多的利益形态,则是表现到货币金融上。

美国的国家利益形态,或称国家生态,大量都表现在货币经营上。然后,围绕核心国际货币体系,形成国际关系。在这一点上,中国的货币国际化,实际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币缘圈”。

虽然目前很多往外走的金融企业并没有这样的政治和思想自觉,但今后是需要的,因为国际大国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从历史上看,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从美国拉回白银,随后荷兰人独立与之打了30年战争,大多现在的银行股份公司,都是那时候建立起来的。即用西班牙人的钱,建立起了荷兰的金融机构。随后,英荷战争打起时,英国遇到工业革命,其股权市场上68%的股票控制是由荷兰人掌握,因此荷兰人又分享了英国工业革命的成果;同时,英国在美国投资超过50%,英国人又分享给了美国。

因此,金融和货币在一定时候可以成为大国合作的纽带。中美一定要激烈博弈一段时期,到最后,很可能又通过币缘联系,形成了某种利益关系,而导致不会大破局,而且还可能在建立新的秩序下,靠币缘政治作为纽带。

编者注:

特朗普2017年12月19日发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称:中俄“修正主义大国”是美国战略竞争对手。为配合该报告,2018年1月19日美国国防部发布《国防新战略》,不仅提倡全方位国家战略竞争,而且第一次把中、俄、伊朗、朝鲜和恐怖主义列为对美国同等重要威胁。

1月30日,特朗普在2018年度国会国情咨文中延续了上述两个报告思路,即把中俄继续定义为竞争对手关系,第一次使用“rivals”(对手)形容中俄,比过去“competitiors”(竞争者)更进一步,而且强调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挑战是全方位的,包括美国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

这种形势对中、美、俄、欧多边关系乃至世界格局、“一带一路”倡议,以及金融企业对美中长期业务,都形成巨大挑战。因此,中方需要对此进行深入分析和慎重评估,为下一阶段企业对外业务提供良好的战略分析支撑。

凤凰大参考文章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王湘穗

中国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超限战》作者。

二维码

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总策划:邹明 监制: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倪峰:两股力量汇聚 美国对华疑虑总体上升

“两个变量,同时也是两股力量,在2017年底向着一个方向汇合。这个方向,就是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战略界甚至得出结论:尼克松以来,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总体是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