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70
No.370

专访刘太格:
亚洲人地位会不断提升

作者:易心 李文豪 时间:2017年11月22日
说,虽然阿拉伯五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但这个波斯湾小国凭借文化外交的努力,并没被世界孤立。

现代世界,不管国家大小,似乎都有文化野心。文化与国家间关系,今天到底在如何互动,未来又将如何决定国家、甚至一个地区的地位?

被称“规划之神”的全球著名规划大师刘太格,在新加坡“国际华人文化周”接受《凤凰大参考》专访时说,将来亚洲人在世界上的地位会不断提升,因此更有必要做好一件事。

要让西方意识到 不来亚洲就有遗憾

凤凰大参考: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亚洲访问,外界对各国接待环节倍加关注。在北京,接待地点就放到了故宫。从文化和建筑结合的角度来讲,您是怎么理解的?

刘太格:我认为,既然美国总统来到中国,就应该给他看中国最好的文化作品。故宫当然是很有代表性的。特朗普能不能领会是他个人的事,但中国一定是要做到给他一个最大的机会,来了解中国的建筑文化,以及城市开发的文化。那么在接待他的过程中,同时又带着一种礼节,同样也是一种文化。(编者注:外界在特朗普惊叹的照片中,也看到了他对中国古老皇宫文化的印象。)餐饮、饮食、饮料也都是一种文化。我觉得把中国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他看,是一种好事。

中美两国元首在故宫。

凤凰大参考:对每个国家来说,古老建筑都是一种非常有代表性的东西。

刘太格:对,尤其是老建筑。现在我们把整个世界称作全球村,概念是一个村,但在过去,交通非常不便,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语言、方言,地球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同的世界。而且,每个地方的人们过去用的建筑材料都从当地采集,当时没有先进科技,所以要解决环境、通风、热涨等等问题,都要靠当地的智慧,适应当地的气候特色来做。在这一方面,老建筑特色的体现是非常明显的。

而现代城市建筑的特色就比较不明显,因为现代科技全球都在使用,交通工具的发达让人们可以到处飞。我们作为一个现代人,是一定要接受现代科技、要接受国际化的审美观。可是,每个地方仍然有它的地理环境特色。比如新加坡的这个建筑,我们就要适应热带的地理环境来做。同时,还要考虑到它的历史文化的特色。所以,做一个现代建筑,在使用现代科技的大前提下,还是需要把地方特色、历史特色体现出来。现在要说做一个好的建筑设计,其实就是六个字,现代、地方、历史。

今后亚洲经济的发展会非常庞大,而且亚洲人现在也比以前更能够解决自身的问题。所以,将来亚洲人在世界上的地位会不断地提升,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跟欧美在科技、文化,环境,还有经济方面的处理水平并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有必有,一方面表达亚洲人的文化风俗习惯特色,一方面又通过这样的做法,让西方人意识到亚洲值得来,不来就是遗憾。如果他们来到这里,看到的又是欧美的建筑,那么他即便不来也没有损失。

凤凰大参考:是的,您在这方面的发言非常有说服力。因为除了建筑、艺术领域,您也曾经是新加坡的官员。对于文化如何促进国家间的关系,有着非常直接的了解。

文化和老的东西 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刘太格: 我明年就80岁了,但活动行程排的非常满。

刘太格接受《凤凰大参考》专访。

凤凰大参考:刚才我们参观了新加坡整个中国文化中心,发现有空中廊庭,水在头顶,似乎都能讲出不少故事。

刘太格:是的,在新加坡,我们每一块地,政府都有指定的建筑面积,不许超过规定。所以,就要求在建筑空间上见才能了。

凤凰大参考:除了规划新加坡,我知道您去过非常多的国家,据说您有一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画画、素描,除了用眼睛看,更着重去感受那个国家的文化?

刘太格:第一当然是要逛街;第二,有可能就要去跟当地同行或朋友对谈,问问题;第三,我会画他们重要的建筑,尤其是西方的教堂,或者是东方的寺庙,中国的寺庙。通过画画,就会很用心去观察,去吸收当地建筑的特色。

不过,我做这个还有其他目的,就是每年要送圣诞卡给朋友,春节要送贺年卡,所以我每年就把这些画稿抽出一两张来寄给朋友,一方面让他们知道我今年去过什么地方。另一方面,也给他传达那个地方的美。

凤凰大参考:您最喜欢的国家是哪个国家?

刘太格:各有千秋。不过总的说来,西方的城市环境还是比较完善、优美,而且每个地方特色也比较明显。因为他们这些城市是经过几百年的缓慢增持;东方城市,因为现代科技进步,加之东方人口也多,所以开发速度快。我觉得东方国家在快速开发的同时,因为还来不及了解城市规划的基本文化和原则,所以败笔也比较多。不过,我还是比较倾向喜欢那些老的东方城市,比如老苏州。

凤凰大参考:我在苏州住过半个月,它的中心老城区是保护起来的,建筑高度都有严格规定。

苏州运河。

刘太格:对,这个是好事,包括周围的新区,靠近老苏州的地方,也有一个高度的限制,好像是12米,这个是非常好的事。不过呢,现在的老苏州没有以前那么美,因为它里面现在建了几条大道,就把原本苏州的完整美分割开来。就如一块美玉,现在切成了几块小的玉,虽然城市变得比较干净,但一块大玉的价格跟几块小玉的价格,你说哪一个比较值钱?

所以,我有时候跟苏州朋友讲,我在八十年代去苏州的时候,觉得苏州是又脏又臭又美。现在虽然切了,不脏也不臭了,但也不美了。

凤凰大参考:那要怎么办呢?再把它拼起来吗?

刘太格:来不及了,因为那几条大道切完,过去的老房子已经不见了。(编者注,对于老房子的价值和给现代人的美感,人们在越南古镇惠安有着最为清晰的感受。这个古镇的特色和文化历史背景,吸引着全球游客前往。据当地旅行社介绍,许多西方游客对其迷恋不已,以至许多人一待就是一两个月,甚至数月;而它在外交舞台上发挥作用的例子更是举不胜举。)

越南惠安古镇。

中欧印文化上类同 但美国却不一样

凤凰大参考:说到苏州,它的饮食文化其实也源远流长,跟新加坡一样,您去到其他国家的时候,会去体验他们的饮食,并把感受带到您的设计里面?

刘太格:饮食不会直接影响城市规划,不过从城市的发展纵观考量,是很重要的。我再补充一下,因为中国的城市跟印度、欧洲的城市比较类同,这些地方都是悠久历史,所以跟美国不一样。在欧洲,每个小地方都有它的餐饮特色,不同的乳酪,不同的酒,中国也一样。但美国就谈不上这个,因为它是相对年轻的国家,没有悠久历史传承下来的这些特色。

此外,中国跟印度和欧洲还有一个很重要特色:每个地方会有其不同的工艺产品,或工艺作品,这虽然也不会直接影响到规划,但仍会有一些影响。比如在新加坡有牛车水、小印度和阿拉伯街。牛车水是过去华人居住的地方,所以它的华人特色比较强;小印度离其不远,自然带着印度的特色;再往东走,有一个阿拉伯街,则是很明显的马来文化特色。这些因素我们都很在意,它们让一个国家和一个城市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新加坡华人街道牛车水。

凤凰大参考:在城市规划过程中,您自己认为是偏理性还是偏感性呢?

刘太格:我觉得都要有,缺一不可。我经常说要把规模做好,就三句话:一是人文学者的价值观,二是科学家的脑袋,三是艺术家的眼睛。

人文学者的价值观,就是要把做这个规划的目的抓清楚。其实归根结底,最最关键的,就是要为人、为土地着想。为人要宜居,为土地要功能完善,生态可持续。要做到这几句话,就要做许许多多工作,其中两点,一个就是要有科学家的脑,一个城市就相当于一部生活的机器,有不同的零部件,每一个零部件的尺寸大小,做一部机器都要知道,而且每一件零部件在这部机器里面要多少个,它们之间怎样配置等等,这些都是科学家的工作。只有做好这些,这部生活的机器才能够运作。

第二,城市都是人住的地方,有文化的内涵,因此有关文化还有几件重要的事:一个是尊重自然山水,二是尊重历史古迹、文物,三要尊重地貌。很可惜的就是,在中国好多城市,很多山被铲平了,河道被填满了,古迹当然也破碎较多。我希望三线四线的那些城镇尽量多保留。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刘太格

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主席,著名国际城市规划大师,是新加坡“花园城市”和“居者有其屋”理念的实践者。刘太格除了作为建筑、艺术领域的大师,也曾是新加坡官员。对于文化如何促进国家间的关系,有着非常直接的了解。刘太格先后参与中国30多个城市的规划设计,为中国带来先进的设计理念和风格。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胡逸山: 特朗普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随着一带一路推进,以及当今世界秩序演变,文化、贸易与国家关系三者间的联动,成为越来越值得学界紧密跟踪的话题。 近日,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华人文化周”,恰让我们看到全球华人对这一问题的即时思考。 巧合的是,“国际华人文化周”举办期间,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首访亚洲之际,这让《凤凰大参考》与马来西亚前首相政治秘书胡逸山博士,在文化周活动上的独家对话更多了实际参考背景。